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201章 伤心的子鱼

    而雷宫自认不是什么弱者,面对端木玉这个对手未必就毫无胜算,尤其是第二轮林逸破解叶落知秋的方法就给了他绝佳的参考,毫不夸张的说,他的胜算至少在六成以上。

    果不其然,在这场志在必得的对决之中,端木玉一上来就使出了叶落知秋这一招标志性的招式,肃杀秋意之下,整个人如同之前一样瞬间隐匿无形。

    “哈哈,雕虫小技!”雷宫对此早有准备,几乎就在端木玉身形消失的同一瞬间,他就已经一记手刀朝她腰侧切了过去,几乎是完全照抄了林逸上一轮的破解方法。

    这一记手刀不求威力只求速度,只要能够顺利切中端木玉腰侧的招式命门,他就必胜无疑。

    虽然有点照猫画虎的嫌疑,但不得不说,他的应对确实不失为一种高明的攻心计,而且胜在反应和速度都足够快,极易让人猝不及防。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他这一记手刀居然落空了,手刀划过,面前仍旧空空如也。

    下一刻,一张巴掌大的玄铁叶猛然轰在他的后背,雷宫本是一个身形庞大的彪形大汉,然而被这一叶轰中之后居然硬生生被当场轰飞,直接越过众人的头顶落入海中,如此一来自然就算出局了。

    “一叶如山!”辛易£et捷眼皮跳了跳,这一招虽然远不如叶落知秋那样知名,但却是叶灵派少有的强硬杀招,其威力在筑基期这个层次乃是一等一的存在,只不过叶灵派真正练成这一招的人少之又少,外人就更加难以见识了。

    这还是端木玉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使出来,能够一招轰飞雷宫这个彪形大汉,一叶如山,果真名不虚传。

    看着端木玉神色平静的走到一旁开始打坐恢复真气,众人不禁面面相觑。这个如男人一般强硬的女子真心不好惹,叶落知秋配合一叶如山,除了林逸那种级数的存在,其他人根本就招架不住啊。

    第三轮比试仍在有条不紊的继续进行,有了前面两轮作为铺垫,这一轮众人的表现明显少了许多试探性的进攻,往往一上来就祭出压箱底的底牌招式,对决一开始就进入白热化阶段,基本上三招两式就能直接决出胜负,这样还能够多省些体力应对以后第四第五轮的比赛。

    很快。宋凌珊众人便再次轮到上场,这一次众人表现一如既往的亮眼,宋凌珊、吴臣天几个不出意外的三战全胜,和林逸一样提早获得了试炼资格。

    而至于康晓波几个虽然没能三战全胜,但也有惊无险的拿到了两胜一负,形势也算是一片大好。

    唯一的一个例外是应子鱼,她是众人之中唯一一个前途不妙的人,三轮下来一胜两负,而且这唯一的一场胜利都还是第一轮遇上雨冰才捡到的。其他两场对阵太古联盟弟子都被轻松击败,林逸之前教给她的对克招式完全使不出来,这样下去可是大大不妙了。

    “子鱼,你……”面对这种情况。就算是林逸也不禁束手无策,他已经绞尽脑汁为众人研究出了各门派的对克招式,这就像事先提供了参考答案一样,众人只需要在考场上把答案背下来就行了。可是应子鱼现在这种情况,他总不可能亲自上阵代考吧?

    “林逸哥哥,我是不是很没用?”应子鱼苦笑道。

    林逸看着她心中一震。这妮子虽然直到此刻都还在强行挤出一个笑脸,但泪水分明已经在眼眶中来回打转,只是拼命忍住不让它流下来罢了。

    “不。”林逸摇了摇头,看着应子鱼故作坚强的表情有些心疼,心中暗暗有些后悔,像应子鱼这个年纪本该留她在世俗界好好享受校园生活的,这一次却临时起意要带她一起去太古试炼,自己是不是太过武断了?

    “看来这一次只能我自己一个人留下来了。”应子鱼落寞道,当初林逸提出来让大家参加太古试炼的时候,她是众人之中响应最积极最向往的一个,然而照现在这种情况看来,她基本上就已经与太古试炼无缘了。

    “别灰心,你还有机会。”林逸安慰道。

    “林逸哥哥你就不用安慰我了,我自己的情况我自己最清楚,想要在接下来两轮比赛都获胜,这根本不可能。”应子鱼苦笑道。

    本来她也许还可以寄希望于运气,毕竟如果运气足够好接下来两轮都抽到自己人的话,她就可以保送获得试炼资格,只可惜宋凌珊、吴臣天这些三战全胜的人提早获得试炼资格,为免他们接下来出工不出力影响试炼大比的公平性,按照规定他们已经不能参与抽签对决了,如此一来真正有可能抽到的自己人就只剩下康晓波几人了。

    这样不仅概率变得极小,就算是真的遇上了,应子鱼也不好意思真叫康晓波他们让着自己,毕竟那样的话就连康晓波他们也都不能确保获得试炼资格了。

    宋凌珊众人面面相觑,有心想要安慰一下,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们可都知道应子鱼的个性一向都是很要强的,要是一句话说不到位非但起不到安慰作用,说不定反而会起到反效果。

    “没什么不可能,凡事不能只从悲观的角度去看,你现在连输两场虽然很可惜,但如果换一个乐观的角度来看,只要再赢下两场就万事大吉了,不是么?何况这种局面并不算太糟,靠你自己也许一时想不出应对之策,但你别忘了还有我啊。”林逸笑道。

    “林逸哥哥你有办法?”应子鱼眼睛一亮,不过随即又黯然摇头道:“没用了,都是我自己太没用,明明你已经把对克招式全都教给我了,可我一站到场中就忍不住紧张,一紧张就把一切都忘得干干净净,根本用不出什么对克招式,我就是一个废物!”

    “不,你不是,你只是年纪太小,还不适应这种氛围罢了。”林逸摇摇头,忽然拉过应子鱼朝停靠在一旁海滩的小木船走去,边走边道:“做好准备吧,接下来两天我要给你进行单独特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