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203章 如此偏袒

    林逸之前说要带应子鱼特训两天,结果现在还没到两天就已轮到抽签了,要是缺席的话岂不是算作弃权,直接就被淘汰了?

    “可是现在恐怕来不及了吧?唉,我们失策了……”雨冰皱眉道,其实他们早该意识到这一点的,只是因为太过信任林逸的缘故下意识就觉得这点小事肯定会在林逸预算之中,却忘了这个时间并不可控,就算是林逸也不可能提前预料到这么快就会轮到筑基初期小组。

    “不管怎么样,我现在就去找老大他们,只要不是被抽到第一场应该就没问题,我想运气应该没那么背吧。”吴臣天当即出发。

    然而还没等他走出两步,这边辛易捷便已当众宣布道:“筑基初期第一场,世俗界应子鱼对阵雪剑派罗杀生。”

    “哈?怎么这样!”吴臣天一个踉跄差点摔成狗吃屎,宋凌珊众人也都是一脸蛋疼的表情,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可怎么办?

    而此时,罗杀生已经带着一身凶悍的气势缓缓走到了场中,一脸狞笑的看着宋凌珊众人。

    虽然第一轮就被宋凌珊奇迹般的逆袭反击,而且宋凌珊那一击也确实正中要害,不过下手其实并没有那么重,所以罗杀生等到第二轮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恢复过来,接下来的三轮比赛他并没有再遇上林逸一伙的任何人。

    放眼太古联盟这次出来世俗界历练的所有筑基初期弟子,罗杀生的实力算不上绝对一流,但毕竟是能够顺利掌握雪势的雪剑派弟子,实力其实不容小觑,没有一流也有二流,只要运气不是太差,以他的实力足可战胜大多数对手。

    不过也许是被宋凌珊打击得够呛,罗杀生实力是恢复了,状态却受到了不小的影响,接下来两轮比赛一胜一负,虽然没有直接被淘汰出局,但也一只脚踩到了悬崖边上,接下来已经退无可退了。

    “真是巧啊,虽然很遗憾不是宋凌珊,但还算是给了我报一箭之仇的机会,我都已经迫不及待了。”罗杀生有些可惜的看着宋凌珊道,第一轮那么莫名其妙的输给宋凌珊他可是很不服气的,接下来几轮他做梦都想再遇上宋凌珊,只可惜没有这样的机会,现在只能拿应子鱼出气了。

    宋凌珊众人纷纷怒目而视,如果现在不是试炼大比,他们非得上去好好教这家伙做人不可,上次要不是宋凌珊手下留情,他现在都已经是一个死人了,竟然还有脸在这里大言不惭!

    说是这么说,不过要说一点都不担心却是假话,以应子鱼前面几场的表现对上这个罗杀生实在是凶多吉少,尤其这家伙怀恨在心,一旦真的被他逮住机会后果不堪设想,他绝对不会轻易让应子鱼认输的。

    “比试开始,请两位弟子入场就位。”辛易捷见应子鱼迟迟不入场,不由转过头催了一句,然而并没有找到应子鱼的身影,几个月下来他跟宋凌珊众人也算打了不少交道,还是能够认出应子鱼的样子,不由愣道:“应子鱼人呢?”

    正常情况下,无论是不是轮到抽签上场,所有弟子都会统一在旁边等候,就算是三战全胜提早获得试炼资格抑或三战全败提早淘汰出局的弟子,除了那些受伤严重的,绝大数也都会留在这里看其他人继续比试,像应子鱼这种明明没有受伤却消失不见的,这还是第一次出现。

    “这个……”宋凌珊众人面面相觑,连忙道:“她有点事情回去一趟,不过马上就回来了,麻烦稍微等一下。”

    “那……好吧。”辛易捷点点头,如果其他人说这话也许未必有用,谁让应子鱼是林逸的人呢,毕竟是师叔祖,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罗杀生见状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不过却也不敢多说什么,他可不是雪剑锋那样的大人物,只是区区一介筑基初期弟子而已,哪敢在辛易捷这种金丹期的带队师叔面前摆谱,所以也只能忍了。

    宋凌珊众人松了一口气,连忙派出吴臣天去通知林逸和应子鱼,然而这里距离北岛青云门的专属小岛颇有一段距离,而且还得划船,没有两炷香时间根本不足以来回,就算是辛易捷也不好意思公然拖延大家这么久啊,只能算作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一炷香过去,其他太古联盟弟子果然都不耐烦了,如果说让他们久等的是林逸这样的大人物,那倒还情有可原,可现在不过是一个实力卑微的小丫头片子而已,辛易捷身为带队师叔和裁判竟然如此偏袒,未免私心太重了吧?

    “辛师叔,等的时间够长了吧,如果她不来,难道我们还要就这么一直等下去不成?”罗杀生终于硬着头皮质疑道。

    “是啊,按照试炼大比规则只要不及时出场者就算自动弃权,等一炷香已经是极限,再等下去花都要谢了。”旁人纷纷附和道。

    “这……”辛易捷为难的看了宋凌珊众人一眼,站在他的立场确实也算是尽力了,只能给出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当即就要宣布:“既然如此,那么老夫就在此宣布应子鱼因为迟到过久,算作自动弃……”

    话没说完,不远处忽然传来应子鱼的声音:“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太好了!”看着林逸和应子鱼一起出现,宋凌珊众人顿时都松了一口气,就连辛易捷都是一样,唯独罗杀生有些失望。

    他虽然想借此机会在应子鱼身上出一口恶气,但是相比之下,还是试炼大比重要得多,如果能够不费吹灰之力白捡一个胜场,那么就能保持巅峰状态应对最关键的第五轮对决,获得试炼资格的把握可就大多了。

    “那么我要上喽!”应子鱼一改前面几轮的慌张忐忑,自信的笑着对林逸伸出了手掌。

    “嗯,加油。”林逸与她击掌道。

    应子鱼当即精神抖擞的走到场中,看着对面的罗杀生深吸一口气,心中暗道,好好看着吧,本姑娘是绝对不会拖大家后腿的,绝对不会!手机用户请访问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