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209章 结果怎么算

    “提前燃烧生命力,同时还有长达三个月的虚弱期,这就是枯叶春的代价,居然为了一场对决拼到这一步,这个女人难道疯了吗?”冰无情有些不能理解,在他这种尊崇绝对理性的人看来,端木玉这么做根本毫无意义。

    诚然,借助枯叶春的逆天恢复效果,端木玉极有可能能够赢下这一场对决,但就算她获得太古试炼的资格又能怎么样,现在距离太古试炼只剩下不到两个月时间,也就是说到时候她至少还有一个月的虚弱期,那种状态还去参加太古试炼简直就是找死。

    与其如此,还不如干脆认输,这点利弊就算是小孩子也能分辨清楚吧,难道只是一时冲动?

    其实也难怪冰无情无法理解,就算当初被林东方废掉丹田之后,他都始终保持着足够的理性,一时冲动对他来说就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自然理解不了。

    不过辛易捷却能够体会到端木玉的心情,这恐怕不是什么一时冲动,而是早就在她计划内的事情,一旦形势不妙就动用枯叶春,不惜一切赢得胜利。

    这对端木玉来说绝不仅仅是太古试炼资格的缘故,更重要的,是因为关系着整个叶灵派的声誉,她可是叶灵派的带队师姐啊,若是她连最起码的试炼资格都争不到,那岂不是给整个叶灵派抹黑?

    为了叶灵派,这一场端木玉无论如何都不能输,绝对不能。

    旁观者清,但是冷冷可从来没见过枯叶春,她在出来世俗界历练之前才不过筑基初期而已,无论资历还是实力都远远不够层次,加上又是一向神秘的叶灵派,在此之前她连听都没有听过枯叶春,一时间竟是有些手足无措。

    砰!这一被打飞的变成了冷冷,一瞬间恢复鼎盛状态的端木玉显得势不可挡,就算不用一叶如山这样的强力招式,消耗巨大的冷冷在他面前也已经力不从心了。

    紧接着,端木玉得势不饶人,根本不给冷冷任何反应的机会,紧追上来就是一连串猛攻,冷冷彻底落入了下风。

    看着场中两人不断交错的身影,辛易捷却觉得有些奇怪,不由嘀咕道:“既然用枯叶春恢复了鼎盛状态,那就应该用叶落知秋和一叶如山这样的强力招式尽快解决战斗才对,为什么要多费手脚呢?”

    自从见识画地为牢的威力之后,谁都知道跟冷冷对阵绝不能拖延,否则时间拖得越久,持续受到的冰冻伤害就越严重,别看端木玉现在占尽上风,可如果短时间内无法击垮冷冷,说不定就要阴沟翻船了。

    端木玉对此必然心知肚明,可她还是坚持选择了这种方式,难得有什么特别的用意?

    “还有五招!”端木玉默默在心中提醒自己,她在估算画地为牢对自己的冰冻影响,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再有五招,她恐怕就要再次被冻僵,那就真的无力天了。

    “还有五招!”冷冷的判断同她如出一辙,只要撑过五招,自己就赢了。

    两人有着这样判断,注定了接下来的五招必将惊心动魄,若说一开始的以命换命只是相互试探,那么这一次就是真刀实枪了。

    旁人看得眼皮直跳,两人每一次对招都在受伤,但是始终都保持着最强硬的姿态,谁也没有退让,一旦退让那就输了。

    “她们俩还是女人吗?怎么比我们这些纯爷们还要纯爷们?”男人们纷纷汗颜,这样的战斗本该令人热血澎湃,可对决双方却是两个女人,这就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一场对决出乎意料的精彩啊,无论胜败,冷冷应该都能受益匪浅。”林逸点点头,虽然眼睁睁看着冷冷受伤让他有些于心不忍,不过只要不是伤及性命,他是不会出手打断的,毕竟天底下没有比这种激烈对决更能令人迅速成熟的事情了。

    眨眼之间,场中两人已经过了四招,距离双方判定的底线,只剩下最后一招!

    “没办法了!”端木玉咬了咬牙,对方的顽强程度远远出乎她的意料,到了这一步她已经无法再有任何保留,只能用尽最后的真气全力一搏,一叶如山。

    冷冷心中一跳,以她的状态,能够撑下之前四招就已是十分勉强,这个时候再想扛下一叶如山根本就是痴人说梦是,她被自己的画地为牢冻伤速度大受影响,想躲都躲不了!

    “没办法了。”冷冷说了跟端木玉一模一样的话,不闪不避留在余地,一边双手结印一边沉声道:“冰牢镜碎。”

    话音落下,众人恍惚间似乎听到一声巨大冰境破碎的声音,而后不仅是场地之中,就连整座小岛的温度都陡然下降了一大截,令人寒毛直竖。

    一瞬之间,原本激烈火爆的场面陡然僵住,一叶如山的强大攻势戛然而止,冷冷和端木玉两人也同时没有了任何后续动作,因为,两人都被冻僵了!

    “这”辛易捷看着这一幕张了张嘴,没能说出一句整话,其他人就更加不用说了,一个个都目瞪口呆,久久无语。

    “没想到连冰牢镜碎都用出来了,这可真是”林逸也有些吃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冰牢镜碎乃是画地为牢的后续进阶招式,原理便是将画地为牢的彻骨冰寒以更具威胁的方式瞬间爆发出来,只不过因为冷冷连画地为牢都还没能完全掌握的缘故,目前为止这还只是林逸脑海中的一个初步构想而已,对于具体的真气运行方式都还没有摸索清楚,却没想到冷冷居然直接用了出来。

    除了天赋惊人,这丫头的胆子也真是大到没边了啊。

    “看样子两人都已经冻僵无法行动了,尽快宣布结果吧,要不然冻得久了是会留下后遗症的,那就麻烦了。”林逸对着辛易捷道。

    “可是”辛易捷却有些为难,苦笑着摊手道:“这个结果该怎么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