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244章 河里有危险

    “死也要带走!”费养生一脸的决然,就这样他都已经心疼得出血了,要是连这么一袋都不能带回去的话,他这辈子非得遗憾到死不可.

    “随你便。”林逸懒得再劝,如果换成是冷冷众人他根本不会废话,老早就收进玉佩空间,到时候直接给他们炼成丹药再分掉就得了,可惜这是费养生,能够提醒一句就已是仁至义尽了,毕竟这货还远远不是真正的自己人。

    见林逸这副表情,费养生心头不禁有些忐忑,小心翼翼的问道:“前辈,您不会丢下我不管吧?”

    “你说呢?”林逸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以彼此之间的关系,严格来说刚才救他一命就已是很厚道了,接下来这货真要变成了拖油瓶,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可能再护着他,林逸自然也不会例外。

    “呃……”费养生十分为难的看着自己这一大袋灵药,他当然也知道林逸就算不至于让他自生自灭,那也绝不会在他身上耗费太多的力气,更不会为了他而冒风险,一旦出了什么突发变故,他必须得保证自己的逃跑求生能力,否则就是一个死。

    可是这么多的珍稀灵药总不能全扔掉吧?费养生纠结了半天,最后一咬牙总算把一整袋珍稀灵药都给倒了出来。

    这货倒还有点魄力!林逸顿时有些另眼相看了,以费养生的层次能够倒出这么一大袋珍稀灵药,无异于一个世俗界普通人放弃亿万大奖,这其中所需要的魄力和觉悟可不是一点两点,那可是相当难得的.

    结果还没等林逸夸奖两句,费养生立马又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袋子,挑挑拣拣的将他认为最值钱的那几株珍稀灵药给装了起来,至于剩下的那一大半灵药他也没有放弃,而是依旧装回了原来的那个大袋子。

    林逸无言以对,他已经看明白这货的打算了,有句话叫做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真是一点不假。

    “前辈您不介意吧?”费养生讪讪赔笑道,他的算盘很简单,如果没出什么特别危险的意外那就全部都背回去,而要是情况危急。那他就弃大袋留小袋,不管怎么样反正不能入宝山而空回,那还不如让他去死呢。

    “不介意,你自己的事情当然是你自己做主,何况你还这么机智。”林逸带着几分玩味道。

    “前辈您说笑了……”费养生老脸一红。不过既然林逸没有出言反对,那他就不会自己放弃,还是那句话,这可都是大把的灵玉啊。

    两人继续往前,不多久前方出现了一条河,河面足有七八米宽,乍看起来风平浪静,河水缓缓流动清澈见底,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清凉气息,令人精神一振。

    “神识之河?!”费养生见状顿时大喜。整个太古试炼之地最重要的莫过于神识之河,这也是他来参加太古试炼的最大目的,此时骤然见到这么一条透着几分玄妙气息的河流下意识就当成了神识之河。

    林逸却是摇了摇头,眼前这条河虽然确实不是普通的河流,但要说这就是传说当中的神识之河,那未免太过牵强了,毕竟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各种相关描述,神识之河都跟眼前这条河相去甚远。

    这么深不可测的地底下居然会与这么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流,看起来跟地面河流毫无二致,怎么想都很诡异吧?

    费养生却管不了这么多。忙不迭快步冲了上去,小心将他那两袋灵药放在一旁,然后伸手就要去舀河水喝,神识之河的河水可以极大增强神识。这几乎是所有有关神识之河的传说版本中都存在的一种共同说法,而最直接的利用方式莫过于喝到肚子里去。

    如果换做冷冷众人,林逸肯定要出言阻止,无论如何都要先搞清楚这条河的底细再说,可既然是费养生那就没话说了,反正也不是特别熟。人家这么兴高采烈的就不要打扰他兴致了,再者说只是喝点水应该也不至于危险到哪里去才对……

    结果费养生手刚一伸到水里去,还没来得及舀水呢,清澈见底的河水中却忽然伸出一只长满细碎鳞片的手,反而率先一把将其抓住,只听得嗷呜一声,费养生当场就被拖了下去,而且连挣扎都挣扎不动!

    这一幕不仅是费养生本人被吓得魂飞魄散,甚至就连林逸都吃了一大惊,因为他的神识时刻都在感知着周围,从头到尾完全都没有察觉到河水之中居然还隐藏着这样的怪物!

    要知道即便是食脑虫那样的强悍存在,也从来没能瞒过林逸的神识感知,毕竟他那可是玄升期的元神啊,而眼前这条河距离林逸才不过十步之遥,这么一个怪物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竟是浑然不觉,这种事情单是想想都把林逸惊出一身冷汗。

    也得亏这是费养生,否则出事的要是换成冷冷众人之中的任何一个,林逸非得自责到死不可。

    费养生被拖下去之后,短短不过眨眼的工夫,河面便重新恢复了之前的平静,肉眼看去完全看不出半点端倪,依然是那么清澈见底,既无法发现刚才那只怪物,也找不到费养生的踪迹,给人感觉就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倒是有点儿道行,不过在我面前装神弄鬼,这合适吗?”林逸双眼眯成了一条细缝,缓缓朝河边走去,这条河从一开始就给他一种古怪的感觉,而他现在已经明白古怪的根源在什么地方了,就在刚才那个怪物身上。

    很快,林逸就在费养生刚才出事的位置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河底,虽然还是看不出半点异样,但他的神识却已感知到了一点端倪,那个怪物也许能够完美隐匿掉自己的踪迹,可它刚刚却把费养生一起拖了下去,想要当着林逸的面把费养生也藏匿得天衣无缝,那难度实在是大到离谱了。

    不过林逸并没有异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