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247章 圣水珠

    “再来几颗?”河童闻言顿了跳了起来,一时间甚至都忘了林逸碾压级的实力,指着他脑袋破口大骂道:“你这个贪心不足的无耻人类,这可是百年才能蕴育一颗的水珠啊,你以为有多少?”

    林逸愣了一下,不禁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小孩子一般的河童,虽然长得是诡异了一点,还带着几分小狡猾,但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憨厚耿直的,尤其现在这副急眼的样子还挺有意思。

    片刻之后河童自己也反应了过来,连把手给缩了去,同时还退出好几步,看着林逸后怕得结结巴巴道:“你你赶紧走吧,我手里没有水珠了,一颗都没有”

    “真的?”林逸却是不信,质疑道:“既然是百年蕴育一颗,而这里至少有千年以上没人来过,怎么会只有一颗?就算没有十几二十颗,十颗八颗总该有的吧?”

    这片太古试炼之地千年才开放一次,也就是说人类修炼者上一次踏足这里最起码是一千年以前了,何况这个地方如此偏僻诡异,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说不定都已经几千年没有来过人了。

    “十颗八颗?你是疯子吗?”河童顿时又要暴走了,不过面对林逸的压力终究还是不敢太过放肆,只得强忍着怒气耐心解释道:“一整条河,在我们河童一族的守护下百年才能蕴育出一颗水珠,等蕴育成型之后还需要不断的滋养才能彻底成型,更何况我们还要耗费更大的精力去滋养圣水珠”

    “圣水珠?”林逸眼睛一亮。

    “呃”河童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不该说的东西,连忙改口道:“什么圣水珠,我说的就是水珠而已,总之水珠就只有一颗,你就算打死我也没有第二颗了。”

    “是吗?”林逸似笑非笑的盯着它。

    河童不由有些心虚,想了想道:“大不了我把那个人类也还给你”

    “那个人类?哦,你说费养生啊。”林逸闻言汗颜,他已经快忘了这一茬了,毕竟不是自己人,他对费养生的事情是真不怎么上心,也得亏河童不是什么凶残的灵兽,要不然这么久过去早就吃得连渣都不剩下了。

    没过多久,费养生就被河童拖死狗一样拖了上来,看样子并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只不过是暂时失去了意识而已,这会儿嘴里还在吐着水泡呢

    “你走吧,赶紧走吧,否则我保证你会死在这里,绝对的!”河童近乎哀求道,它当然不关心林逸的死活,可问题要是被主人发现被人类修炼者闯了进来,连它也要跟着受罚,说不定还要给林逸陪葬呢。

    “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答我几个问题,弄明白了我就走。”林逸道。

    河童犹豫了片刻,心知这么拖延下去不是办法,可是它又打不过林逸,只得硬着头皮道:“好吧,这是你自己说的,不准反悔。”

    “好啊,这里到底有几只河童?”林逸问道,这并不是他真正关心的问题,只是纯粹好奇罢了。

    “就我一个。”河童干脆利落的答道。

    “你们河童一族就你一个?”林逸愣了一下,他还以为既然是一个种族,那就应该跟太古句芒族一样有好多呢,怎么着还得有个太古河童王才对,没想到居然就这一根独苗。

    “本来有很多,不过百年前出了一次大事故,大家都被主人杀了,只留下我一个负责打理百草园。”河童带着几分伤感道。

    “那么你的主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难道你不恨他吗?”林逸顺口问道,照对方所说这简直是灭族之仇了,应该不共戴天才对,怎么还会继续替那个主人做事?

    河童沉默了一下,片刻才道:“我不能告诉你。”

    “好吧,那我问点别的。”林逸也不坚持,转而问道:“这条河有什么特殊之处吗?是不是传说中的神识之河?”

    “神识之河?这怎么可能是神识之河?”河童顿时用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着林逸,撇嘴道:“神识之河那可是第一大河,河宽足有百丈以上,我这条河才多宽?这河本来根本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只不过因为有我们河童一族的守护才变得与众不同而已。”

    这个答并不意外,林逸原本也压根就不觉得这会是神识之河,便继续问道:“最后一个问题,告诉我圣水珠的事情。”

    “这”河童陷入了犹豫,心底暗恨自己嘴贱居然把这东西给说漏了嘴,依着这个人类不依不饶的德行,这事儿要是不弄清楚是肯定不会走了。

    最终,河童只得硬着头皮解释道:“圣水珠原本是我们河童一族的至高圣物,据传乃是最早蕴育出来的第一代水珠,经过祖祖辈辈无数年的滋养,其作用已经远远超出了一般水珠的范畴,也正是因为圣水珠的原因我们才会被主人看重,不过百年前大家集体供养圣水珠的时候出了意外,圣水珠出现了一道裂痕,主人一怒之下就把大家全都杀了”

    “哦,原来如此。”林逸这才恍然,心道这个河童一族也真是惨,至高圣物被人抢了不说,全族还得巴巴给人做奴隶,供养圣物出了一点问题就被近乎灭族,如此悲惨的命运也真是没谁了。

    “我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你这下总该走了吧?”河童眼巴巴的看着林逸道,生怕林逸又来个说话不算话,那它可真没辙了。

    “好啊,既然这样那你告诉我该怎么离开吧。”林逸当即十分爽快的点头道。

    要说他对对方口中的圣水珠一点想法都没有,那绝对是假话,但是有想法不代表就一定要去抢夺,毕竟那个所谓的主人既然能够将河童一族轻轻松松玩弄于股掌之间,实力必然非同小可,想要从那种存在手中抢夺圣水珠的难度可想而知,哪怕对于林逸来说也是一次并非必要的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