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249章 老对手来了

    不过他仍旧没敢轻易撤去入水无形,巡守蜂的感知和警觉乃是一等一的,就算能够引开一段距离也没那么容易就能蒙混过去。

    “我们还不能上去?”林逸问道。

    “不能,这里唯一的出口就是天梯,如果从上面过去你们肯定会被巡守蜂察觉,只能由我带你们从水路过去。”河童说道,不知不觉之间它和林逸两人居然变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反倒变成了两人的内应同伙了。

    林逸没有反对,反正他是没什么好怕的,就算行迹败露也有着足够的自保之力,至于到时候人事不知的费养生会怎么样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河童在水中的行动速度极快,它就这么用入水无形带着林逸和费养生顺流而下,短短片刻之间就已在河流的尽头,前方是一道巨大的闸门,不过闸门并不是全封闭状态,河童靠近之后中间忽然开出来一个小口,刚好可以容纳一人穿过。

    “闸门的后面就是天梯,你们直接沿着天梯往上爬就能出去了。”河童解释了一句,随即便带头钻了进去,林逸将费养生也塞了过去,自己则紧随其后。

    两人刚一通过闸门就被河童从水中捞了起来,眼前是一个巨大而空旷的树洞,一眼望不到顶,只知道这棵内部中空的大树很高很高,其内壁上还有着一圈圈的螺旋阶梯,说是天梯倒也一点都不为过。

    “动作快点,天梯到顶就是外界了。”河童叮嘱了一声,它自己则往正前方一个水帘洞走去。

    “诶,这水帘洞后面是什么,怎么这么闹?”林逸不无好奇的问了一句,他隐约听到前方好像十分喧闹,感觉有很多人在聚会一般。

    “后面是内园,今天乃是我们主人大婚之喜,邀请了很多宾客当然很热闹,你管这么多干什么,赶紧走吧,要不然被人发现就走不了了!”河童催促道。

    “大婚?你们也兴这一套?”林逸闻言笑了笑,不过并没有往里面一探究竟的意思,当即便拖着昏迷不醒的费养生走上了天梯,不管怎么说,他确实不能在这个地方继续浪费时间了。

    河童总算松了一口气,心道总算把这两个人类瘟神给送走了,结果还没等它走出水帘洞呢,林逸忽然又拖着费养生回来了,而且行色匆匆,脸上带着几分惊容。

    “你不会又反悔了吧?”河童顿时吓一跳,连忙哀求道:“我手上真没有水珠了,圣水珠就在主人手上你更别想得到,除非你想找死,我求你了你赶紧走吧!”

    “不行啊,我走不了。”林逸苦笑着摇了摇头。

    “怎么走不了?天梯就在这里,你们只要爬上去就出去了,你不会连爬都爬不上去吧?”河童不由急了,它还以为林逸是铁了心要继续讹诈它呢,人类的风评一向不佳,卑鄙无耻,得寸进尺,这都是专门给人类量身打造的形容词。

    “爬是爬得上去,不过我遇上了一个老对手,暂时得先避一避。”林逸苦笑道。

    “什么老对手?”河童满是不信。

    “食脑虫。”林逸正色道,为了安全起见,他刚刚化为元神状态飘上去探了一段路,结果令他倒抽一口冷气,食脑虫这个老对手居然正从上面俯冲下来,着实把他吓了一大跳,得亏他行事谨慎,要不然这次可就真的麻烦大了。

    毫无疑问,对于现在的林逸来说,食脑虫是一个强大到近乎无解的对手,以他现在的手段根本奈何不了食脑虫,与其交手只会吃亏。

    诚然,他上次是用元神状态顺利逃脱了食脑虫的追踪,可那个前提是彼此距离足够远,一旦相互离得近了,以食脑虫的感知很有可能察觉到他这个元神,到时可就玩笑开大了,林逸不敢冒这样的险,为今之计只能是先躲起来,离食脑虫越远越好。

    “食脑虫?你是说特使大人?那可是跟我们主人平起平坐的存在啊!”河童也吓了一跳,它显然也是听过食脑虫大名的,虽然一开始不太相信,但仔细一想却也在情理之中,食脑虫跟它的主人虽然一向不和,但毕竟同是那位大人的左右手,如今既然是它主人的大婚之喜,食脑虫给面子过来捧个场也并不奇怪。

    “所以你赶紧带我们回去躲起来吧。”这一次换做林逸开始催了,虽然他刚才发现食脑虫的位置还比较高,但以食脑虫的速度就算只是慢慢悠悠的往下落,那也没有多少时间可供他磨蹭的。

    “怎么回去?从外面进来是只要开小闸就行,没人会在意,可要从这里出去就必须开大闸,那动静绝对会内园所有人都惊动的,咱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河童急道。

    “那……”林逸想了一下,当机立断道:“这样吧,咱们进内园,你想个办法把这家伙藏起来,随便什么犄角旮旯只要不被人发现就行了,我就不用管了,我自有办法。”

    “你疯了!”河童闻言大惊,里面不仅有它的主人,而且还聚集了这里的所有灵药,同时还有四面八方过来的贵宾,它怎么藏得住费养生这样一个大活人?

    不过林逸却没时间跟它磨蹭,因为食脑虫已经进入了他的神识感知范围,再不走就要被发现了,当即道:“不管怎么样你想办法,就这样吧!”

    话音落下,林逸便已消失无形,留下一只惊慌失措的河童,还有一个昏迷不醒的费养生。

    “无耻人类!”河童最终还是被逼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带上了费养生,走过水帘洞的那一瞬间,凭借着入水无形的天赋能力掩人耳目,好在此时全场所有宾客的注意力都在它的主人身上,并没有谁留意到它,总算是有惊无险的混了进去。

    而后,河童就照着林逸刚才说的,趁没人注意找了一个最隐蔽的犄角旮旯,随手就把昏迷不醒的费养生给塞进了角落一个水坑里面,上面还盖了厚厚一层枯枝残叶,确认没人留意到这里才长出一口浊气,小心翼翼的迈步朝它主人方向走去。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