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263章 两面镜子

    “那刚才之前呢?”林逸继续问道,其实仔细回想起来,他这种怪怪的感觉刚才也有,但是这种感觉在刚才之前就没有出现过。

    “之前?之前我就跟着他进来的时候穿过一次,已经忘了是什么感觉了……”端木玉苦笑着摇头道,这事儿并不能怪她,林逸能够察觉到这点微不可查的异样并不完全是因为感知敏锐的缘故,更主要是因为他之前为了确保退路曾经反复出入过好几次,而端木玉就只有那么一次,自然发现不了。

    只是,林逸就算察觉到了这一丝异样也没用,因为他无法追查到这一丝异样出现的源头,既然连根源都找不到,所谓应对之策什么的就更加无从谈起了。

    “走吧,先好好探查一下再说。”林逸说了一声便带头往前走去,不过没走几步就顿住了。

    端木玉见状还有些疑惑,可是等她看了一眼面前的景象之后,自己也惊呆了,大帐还是那个大帐,各种布景摆设跟真实世界也没有任何不同,无论空间布局还是一景一物都没有半点异常。

    然而正是没有半点异常,才是最大的异常!

    别忘了,林逸可是在这个地方杀了睡莲护法的,然而眼前既没有那具残缺不全的尸体,也没有被真气丹火炸弹余*及的残骸,反而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这不是刚才的镜中世界?”端木玉的表情不禁有些见鬼,同时又带着几分侥幸,如果这里不是镜中世界,那会不会是真实世界?

    无论换做是谁陷于这等处境,难免都会心怀一丝侥幸,就连林逸也不例外。只可惜等他和端木玉出去转了一圈之后,这一丝侥幸顿时就粉碎了。

    这不是原来那个镜中世界,却也不是真实世界。而是又一个镜中世界。

    不仅如此,这个镜中世界同样没有任何的破绽。依然只有帐幕这唯一的一个出入口。

    重新回到帐幕之前,林逸和端木玉不约而同陷入了沉默,处境越来越复杂莫名,同时也越来越令人无所适从了,不仅两边都是镜中世界,更关键是这镜中世界居然还不是原来的那一个,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

    许久,端木玉抬头看着林逸。虽然没有开口相问,但很显然,她在问林逸接下来该怎么做。

    “继续试试看吧。”林逸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的帐幕,既然找不出半点破绽,那就只能继续硬着头皮试验下去,唯有等到摸索出了一定的规律,才有可能找到破解之法。

    说着,林逸迈步就要穿过帐幕,不过在最后一刻忽然顿了一下,随手从玉佩空间之中拿出一件衣服扔在地上。这是世俗界女孩子的衣服,放在这个镜中世界乃是独一无二的标志物。

    端木玉顿时就明白了林逸的意图,说道:“你是想验证待会儿这个镜中世界会不会变成另一个?”

    “没错。”林逸点点头。他此刻已经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这件衣服某种程度上应该可以佐证。

    “只是一件衣服未必就能说明什么,不如你我暂时分开,以我这个大活人作为标志物岂不是更加可靠?”端木玉大胆提议道。

    “不行。”林逸果断摇头,看着周围这个镜中世界苦笑了一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等我们再次回到这个地方,这件衣服十有*是会消失的,真要是那样的话,你我一旦分开。基本上就很难再聚了。”

    “这……”端木玉闻言一惊,这种处境下两人一起总比各自为战要好得多。尤其是对于她来说,跟着林逸多少还有一线机会逃出生天。可如果只有她自己的话,那就真的生机渺茫了。

    果然不出林逸所料,等他带着端木玉穿过帐幕又穿回来之后,他刚刚丢下的那件衣服果然是消失无踪了,这又是一个全新的镜中世界。

    “你到底看出了什么端倪?”端木玉忍不住问道。

    “这几次穿过帐幕的时候,我大概知道为什么会有那种挥之不去的异样感了。”林逸顿了顿,忽然转而问道:“你照过镜子吗?”

    “当然。”端木玉一脸莫名。

    “那你有同时照过两面镜子吗?”林逸再次问道。

    “同时照两面镜子?”端木玉一时没有明白过来,等到林逸伸手比划了一下之后才恍然,林逸这个意思就是站在两面相对的大镜子中间,彼此相互映照。

    “你的意思是一面镜子只能映照出一个镜中世界,但是如果有两面相对的镜子,那就可以相互映照出无数个镜中世界?”端木玉一点就透,林逸的这个猜测倒是跟眼下的处境颇为契合,除了这个可能性,其他都不好解释。

    “不错,这就是我刚才说的那种异样感的根源,一开始确认退路的时候,我是在真实世界和镜中世界之间来回穿越,而现在则是在两个镜中世界之间穿越,两者是不同的。”林逸解释道。

    “那个差别微乎其微吧,你的感知竟然如此敏锐?”端木玉惊讶不已,她虽然没有像林逸这样多次试验,但还记得一个大概,两者之间的差别就算有,那也顶多就是千分之一甚至是万分之一而已,林逸居然能够准确捕捉到这一点,进而逆推出两面镜子的猜想,这等洞察力简直是匪夷所思。

    “我就是一个元神,要是连这点感知都没有的话,那岂不成废物了?”林逸笑了笑。

    “可是我还有一个问题,如果真的如你所说是两面镜子的话,为什么它的尸体没有了,你刚才丢的衣服也没有了?”端木玉皱着眉头问道。

    两面镜子固然可以解释这些镜中世界的来源,但这一点却还是解释不通,如果这些镜中世界是相互映照的话,理论上只要其中任何一个发生变化,其他也都该跟着变化才对,而不会是无动于衷吧?

    “不,你误会了,它这两面镜子所映照的本体只有一个,那就是外面的真实世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