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285章 暂时合作

    费养生连忙从怀中掏出一把短刀,这是他早年间一次试炼偶然得到的宝贝,无坚不摧削铁如泥,结果他这把短刀划过那些冰丝之时没有遇到半点阻隔,而令费养生傻眼的是,短刀划过之后,这些冰丝并没有断掉,仍然悬空挂在那里,完好无损。

    费养生傻了片刻,突然反应过来这些冰丝敢情根本就不是实体冰丝,乃是由神识凝聚而成,怪不得背后碰到的时候刺痛无比,皮肉却没有破开,而且也没有流血。

    受到冰丝阻挠的可不仅是费养生,连先走一步的雪剑锋这时也被迫退了回来,脸色难看的看着冰无情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打算在这里解决它而已,不来凑个热闹么?”冰无情面无表情道,毫无疑问,这些神识凝聚的冰丝正是他的手笔。

    “你以为凭这点伎俩就能困住我?”雪剑锋冷哼道。

    “到底能不能困住,你刚才就已经试过了,不是么?”冰无情一边躲避着太古巨蜥的攻击,一边难得咧嘴一笑。

    雪剑锋的表情顿时更加难看了,确实正如冰无情所说,他刚才就已经试过了,如果能够解决那些神识冰丝,他根本就不会去而复返,关键是这些神识冰丝不知何时早已将这地方包围了起来,没有留下任何死角,这里已经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牢笼。

    很显然,冰无情不想再一个人对付太古巨蜥了,除非两人一起合力解决掉这头无脑凶兽,否则雪剑锋别想离开这里。

    “这是你的新招式?”雪剑锋沉声问道。

    “当然不是。”冰无情淡淡回道,这一招他老早就会了,只不过以前受实力所限,顶多就是弄出一些零散的细丝而已,无法像现在这样编织成一个密密麻麻的冰丝牢笼。

    “什么名堂?”雪剑锋再次问道。

    “无情冰丝。”冰无情并不隐瞒,这是建立在无情冰势之上衍生出来的绝招,一直以来他的修炼重心都放在无情冰势上面。前前后后所修炼的一切招式都是以此为基础,无情冰丝也是一样。

    雪剑锋不再吭声了,他虽然如今明面上的实力已不在冰无情之下,但毕竟太过速成。不可避免的一个弊端就是缺乏底蕴,对于金丹大圆满这个层次的很多力量都还无法掌握纯熟,尤其神识这一块更是极大的弱项,那这些神识凝聚而成的无情冰丝可谓毫无办法。

    而冰无情虽然也是实力速成,但毕竟有着金丹初期的底子。而且本身天赋就比雪剑锋要高出一截,相比之下就要好得多了。

    此刻,太古巨蜥、冰无情、雪剑锋还有费养生全部都困在了冰丝牢笼之内,巴掌大的一块地方,俨然成了一个不死不休的露天斗兽场,要么太古巨蜥死,要么三人一起死,除此没有第三种结果。

    其实严格说起来,冰丝牢笼可以困住雪剑锋和费养生,但并不至于连冰无情自己也被一起困住。只不过就算是他自己想要穿过无情冰丝也都要耗费一点手脚,显然,雪剑锋是不会给他这个脱身机会的。

    太古巨蜥虽然可怕,但如果冰无情和雪剑锋两人能够精诚合作,以他们两个金丹大圆满高手的实力倒也未必就会多麻烦,可惜这俩人各怀鬼胎,这种时候不相互使绊子就已经算是品格高尚了,从头到尾基本上就只干一件事,想方设法将太古巨蜥的仇恨转移到对方身上。

    不过令人惊奇的是,费养生居然硬是在这种环境下活了下来。大抵是因为他的实力实在太过低微的缘故,就算费劲把太古巨蜥的仇恨转移到他身上也拖延不了几秒,所以冰无情和雪剑锋都下意识将他当成了透明人,让他逃过一劫。

    一炷香之后。****之战彻底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因为彼此相互推诿的缘故,冰无情和雪剑锋两人面对太古巨蜥居然彻底落入了下风,两人都是灰头土脸,而太古巨蜥则越战越猛,照此发展下去。两人说不定都得沦为太古巨蜥的口粮。

    “两位大哥别闹了,你们先把这头蜥蜴解决了再内斗行不行啊,要不然大家都得玩完啊!”费养生急得在一旁大叫,冰无情和雪剑锋真要是败了,他也别想活命。

    冰无情和雪剑锋相视一眼,他们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真要是一起死在这里那就搞笑了,冰无情率先表态道:“你牵制,我主攻。”

    “好!”雪剑锋一口答应,他有踏雪无痕这样高明的身法武技,短时间内想要牵制住太古巨蜥并不难,而且也花不了多少力气,反倒是负责主攻的冰无情更耗体力,这么一算他还是占了便宜的。

    两人合作,效果立竿见影,等雪剑锋完全吸引了太古巨蜥的注意力之后,冰无情稍微蓄势片刻蓦然出手,只见其以手掌为刀,其上寒气汹涌迅速凝结出一柄极薄的深蓝冰刀,对准太古巨蜥一刀劈下,绝命无情斩!

    太古巨蜥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察觉到危机之后便迅速闪避,只可惜它庞大的体型在这一刻成了不折不扣的负担,哪怕它速度再快也没办法完全避开,深蓝冰刀不偏不倚正中它的尾巴。

    之前雪剑锋的全力一剑都没能破开它银灰色鳞片的防御,但是这一次换做冰无情的绝命无情斩,竟是整条尾巴被齐根斩断,当场鲜血四溅,哀嚎不已。

    “成了!”费养生见状大喜,然而随即就傻眼了,这头太古巨蜥被斩断尾巴之后非但没有倒下,反而变得比刚才还要更加狂暴肆虐,暴走得更加彻底了。

    “卧槽!这都不死?”雪剑锋猝不及防被其一爪子拍飞,多亏没被其口水沾到,要不然这一下直接就完蛋了。

    就连冰无情也都看得心有余悸,这太古巨蜥已经断了一根舌头一条尾巴,照理说已是重伤无疑,可眼下这状态却比刚才更加可怖了,无论攻击还是速度都又提升一大截,这还怎么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