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325章 下不为例

    不过众目睽睽之下,尤其一旁就有雪剑锋看着,林逸也不好跟他说什么,只是眼神交流了一下。

    “师叔祖,您确定要带他们去太古小江湖么?”辛易捷找林逸确认道,此时跟着林逸一起准备传送的除了冷冷之外,还有宋凌珊、应子鱼、吴臣天、赵奇坛、赵奇九几人,至于其他陈宇天、雨冰众人权衡再三之后则是留了下来。

    陈宇天和郁大柯是为了照顾昏迷的众女。

    “不行?”林逸扬了扬眉。

    “不不不,怎么会不行,能够一下子多出这么多潜力无限的好苗子,这可是咱们北岛青云门的福气,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行!”辛易捷掩不住兴奋道,之前的太古试炼大比,宋凌珊众人的出色表现他可都是看在眼里,论潜力比起列英祖之流高出太多了,这才是真正能够寄以厚望的好苗子啊。

    “那就好。”林逸点点头,当即带着众人和雨冰等人道别,和其他太古联盟弟子一起进入传送阵之后,很快便开启了传送。

    一瞬之间,一大群人同时传送完毕,眼前景象一变,入目所见俱是一片茫茫云海,而众人的脚下则是一座耸入云霄的大山,传送阵所在之处正是大山顶部。

    其他太古联盟弟子都没什么异样的表现,毕竟他们本就是这里人,之前就是从这里传送过去的,不过在宋凌珊众人看来可就觉得无比新鲜了,这可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跨界之旅啊!

    “这云雾有点厉害啊。”林逸观察了一番有些皱眉道,此地的云雾给他的感觉有点像天阶岛的海雾,对于神识感知影响极大,就算是他都感知不了多远。

    “何止是厉害,这可是整个太古小江湖最出名的云山雾海。不折不扣的禁地,现在这样已经是最稀薄的时候了,要是换做平常进来根本都看不清脚下。更别说上山传送了,云深不知处啊。”辛易捷解释道。

    “哦?那我们接下来怎么走?”林逸问道。

    “下山。山下有之前准备好的飞行灵兽,他们该回中岛回中岛,咱们该回北岛回北岛。”辛易捷道。

    辛易捷在前面带路,众人默默的跟在后面,虽然勉强有个几米的能见度,但以此地险峻的山势,想要下去可不容易,别看众人都至少是筑基期高手。一旦不留神踩上不牢靠的岩石,估计直接就得交代了。

    就算所有人都在尽量靠里走,那也不是万无一失,山风极为猛烈,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刮下去,所以每走一步都要无比谨慎,没把性命丢在危机四伏的太古试炼之地,结果回过头来却折在这地方,那可真的死不瞑目了。

    山道狭窄,众人不可避免被拉得极长。彼此之间既不能隔得太远,那会失去前人的踪迹,但也不能隔得太近。否则遇上风大的时候随便推挤一下,很容易就闹出人命。

    林逸众人就紧跟在辛易捷和其他北岛青云门弟子身后,原本落在最后的是吴臣天,不过等发现跟在后面的是雪剑锋之后,林逸便刻意跟他换了一个位置。

    雪剑锋这家伙明显不怀好意,他真要是在这种地方使坏的话,就算林逸也未必能及时反应过来,所以必须将威胁扼杀于萌芽之中。

    “滚!”林逸的声音极为突兀的印在雪剑锋脑海之中,把这家伙着实吓了一个激灵。差点就要一脚踩空当场殒命。

    雪剑锋怨愤的看了林逸一眼,但之前勾魂手的余威着实令他后怕不已。他实在没胆子这个时候跟林逸翻脸,只得闷哼一声悻悻的退到了后方。

    雪剑锋退走之后。紧跟上来不是别人,却是冰无情。

    “怎么样?蛊毒还没发作?”林逸语气莫测的神识传音道,这是从太古试炼之地回来之后,他第一次与冰无情交流。

    “没有。”冰无情回道,上次见到林逸和端木玉被踹进神识之河后,他还为此发过愁,结果发现蛊毒比想象中要稳定得多,并没有半点要爆发的迹象。

    “看来老头子手艺是比我好,如果我来下蛊的话,说不定你已经毒发身亡了。”林逸淡淡道,

    这番话听得冰无情心惊肉跳,不过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半点,神色不变顺势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什么情况下它会毒发?”

    “那得看我什么时候让它毒发了,这一点你没必要担心,除非你再来一次见死不救。”林逸顿了顿,似笑非笑道:“那半株神识草用着怎么样?”

    冰无情顿时悚然一惊,打死他也想不到,林逸居然会知道这件事!

    事实上,如果说林逸一开始不知道这件事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等从雪剑锋口中得知冰无情分了一半之后,他还察觉不到那就未免太过迟钝了。

    雪剑锋不是傻子,他得到神识草之后绝对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拿出来炫耀,尤其是冰无情这样势均力敌的高手,冰无情能够分到一半神识草就证明了,当初雪剑锋得到神识草的时候他必然是亲眼见证,也就是说,他亲眼见证了雪剑锋将自己和端木玉踹进神识之河的那一幕,而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出手阻止。

    “我……”冰无情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出言辩解,他不是巧舌如簧之人,而且林逸说的也是事实,强行辩解只会越描越黑。

    “我的耐心不是很好,但多少还有一点,下不为例。”林逸警告道,他收服冰无情完全是靠威逼利诱,彼此之间谈不上任何实质上的忠诚和信任,发生这种事情并不奇怪,林逸不会因此就放弃冰无情这颗重要棋子,但至少得敲打一下才行,免得对方得寸进尺。

    “谢谢。”冰无情松了一口气,严格说起来他当初并不是纯心要背叛林逸,只是事发突然他一时来不及反应,准确的说是犹豫了一下,没能第一时间出手阻止而已,但是不管怎么说,站在林逸的角度他这种做法本身就代表着背叛,这一点他无话可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