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328章 软禁

    “师叔祖误会了,那只是我们对于普通弟子的安排,特殊人才特殊对待,我想师叔祖恐怕也不放心将他们交给其他人带吧?”陈东城道。

    “也好,不过他们还是需要一个入门导师,负责教授他们一些最基础的东西。”林逸点头,他只是想让宋凌珊众人接受太古小江湖有关神识的系统训练而已,至于其他方面还真用不着其他人,放眼整个太古小江湖恐怕也找不出比他这个玄升期高手更牛逼的师父了,何况是北岛青云门?

    何况安全起见,林逸也不放心就这么冒然就将宋凌珊众人托付给其他人,在没有彻底摸清楚这里的情况之前,还是跟自己一起行动比较妥当。

    “没问题,只要是师叔祖的吩咐,我们一定全力以赴,决不让师叔祖失望。”陈东城可谓有求必应,随即道:“师叔祖,我们已准备好了您的住所,众位请随我来。”

    “哦?不需要去见一见掌门吗?还有你们的太上长老?”林逸随口道,虽然由陈东城这个副掌门带着其他一众门派高层一起出面迎接,从礼数上来说已是无可挑剔,毕竟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突然冒出来的便宜师叔祖,而不是有据可考货真价实的师叔祖。

    但即便如此,于情于理林逸也必须要跟现任掌门,还有那位话语权更重的太上长老会面,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敲定身为师叔祖的身份地位,否则若是没有这两个人当面承认,终究是一个不小的隐患。

    到时随便哪一位站出来振臂一呼,林逸这个师叔祖都有可能瞬间跌落尘埃,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江湖骗子。

    “洪掌门刚好有事不在,至于太上长老则在闭关不敢打搅,所以还请师叔祖见谅,您跟他们两位的会面时间恐怕要延后一段时日了,这段时间正好让您熟悉一下咱们现在的北岛青云门,时过境迁,总有很多事情跟原来是不一样的,您看没问题吧?”陈东城语气诚恳道。

    “那就这样吧。”林逸点点头,他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思,看样子北岛青云门对自己这个便宜师叔祖果然还是不怎么信任,所以特意在这件事上藏了一手。

    太上长老和掌门,一旦这两人之中的任何一个见到林逸,除非他们当场翻脸,否则就是对林逸师叔祖身份的公开认可,到时候他们再想翻脸都难了,那是自己打自己的脸,轻则颜面丧尽,重则令整个北岛青云门都成为太古小江湖的笑柄,甚至导致门派分裂。

    而现在,两个人都不露面就避了这个问题,他们自己留下了足够的进退余地。

    穿过正殿,林逸众人当即在陈东城的引领下来至山势险峻的一处所在,眼前景象令人齐齐眼前一亮。

    一座造型奇诡的鹰嘴峰之下,一片古朴庐舍紧邻断崖而立,飞檐峭壁层层叠叠,此情此景只能用八个字形容,霸王盖顶,倒悬天灯。

    此时其他门派高层和弟子都已止步,陪着林逸众人一起过来的就只有两人,一个是副掌门陈东城,另一个就是辛易捷。

    “这里就是我们给您和一众高徒准备的住所,要说风景,整个北岛以此处最佳,您觉得如何?”陈东城赔笑道。

    林逸看着入口处悬崖上雕刻的四个红色大字,顿时饶有意味地勾起了嘴角:“一步登天?”

    “不错,这地方就被我们称为登天崖,非地位尊贵者不可入内,故而平时也不会有弟子打扰,所以比较清静,而且景色俱佳,我们商量来商量去,放眼整个青云山也找不出比这更合适的居所了,希望能让师叔祖满意。”陈东城笑道。

    “我很满意。”林逸笑了,同时不着痕迹的瞥了旁边辛易捷一眼,从来到这里开始,这家伙的神色一直都不太对,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只是又不太敢说。

    “那就好,那我们就不打扰师叔祖休息了,明日一早,我再来向师叔祖请安,告辞。”陈东城行礼道。

    “慢走。”林逸点点头。

    陈东城当即转身离去,不过临走之前又叫上了辛易捷:“辛长老跟我来吧,长老会还在等你做这一次世俗界历练和太古试炼的总结报告,不要让大家久等了。”

    “是。”辛易捷连忙应声,转头对着林逸欲言又止道:“师叔祖,弟子先行告退,您您多保重。”

    辛易捷说罢就跟着陈东城匆匆离去,登天崖就只剩下了林逸众人,吴臣天捏着下巴道:“老大,你有没有觉得辛易捷刚才表现有点怪怪的?”

    “何止是他,我觉得这里所有人都怪怪的。”应子鱼撇嘴道。

    “还有,我觉得这个地方好像也怪怪的。”宋凌珊补充道。

    “喂喂喂,你们该不会神经过敏了吧,哪哪儿都是怪怪的”赵奇坛和赵奇九二人则面面相觑。

    林逸看了众人一眼,最终点头道:“你们的感觉没错,这地方确实不对劲。”

    “怎么个不对劲?”众人相视一眼连忙问道,他们只是单纯直觉有些奇怪而已,但是具体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他们却看不出来。

    “我们被软禁了。”林逸一句话将众人吓了一大跳,应子鱼连忙探头往外面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守卫人员,空空荡荡分明可以随意走出去的样子,怎么就被软禁了?

    “呃老大,我们跟他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而且这次来就是要加入北岛青云门,他们莫名其妙软禁我们做什么?”吴臣天疑惑道。

    其他众人也都是一头雾水,除非疯子,正常没人会去莫名其妙得罪其他人,要么为了寻仇,要么为了利益,而这两条无论哪一条他们都好像不沾边啊。

    “我倒是大概能猜到一点。”林逸的语气很平静,他对此倒是不觉得有多少意外,在来这里之前他就已经设想过无数种可能,其中自然也包括这一种,心下不由苦笑一声,这年头厚道人果然是稀有物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