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332章 辛易捷来访

    “也就是说,如果他们两位不出面,我就要一直被困在这里了?”林逸闻言笑了,这帮家伙为了将自己名正言顺的软禁在这里,倒是找了一个好借口啊。

    “暂时只能请师叔祖先委屈一下了,好在这地方风景独好,正好方便师叔祖清修,这点时间稍微闭个关就过去了。”陈东城的姿态依旧放得很低。

    “我的身份腰牌需要特事特办,好,这个说法我可以接受,但是他们的呢,总不至于也要太上长老和掌门亲自出面吧?”林逸指了指宋凌珊众人道。

    “这个倒是不用,我今天来正想跟师叔祖商量一下呢,昨天我和其他门派高层开会讨论过了,您带来的这些弟子都是天资纵横之辈,只是派一个入门导师过来教授入门基础的话,未免太过浪费人才,所以决定还是特事特办,准备给各位做一个灵根测试,然后根本测试结果每人单独安排一个对应的入门导师,等到学有所成再由师叔祖您亲自教导,您觉得意下如何?”陈东城以一副请示的口吻道。

    林逸闻言同宋凌珊众人相视一眼,一时没弄明白对方的居心,老实说,这样的安排堪称周到,如果没有被软禁在这里的话,他们肯定会一口答应,但是现在么,就得好好想想背后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了。

    “听起来还不错,不过还得跟他们每一个人好好商量过才行。”林逸说道。

    “无妨,反正打造身份腰牌也得三天时间,众位有足够的时间考虑。”陈东城也不逼迫,随即又道:“哦对了还有另外一件事,师叔祖您之前给了我们完整版的青云平心诀,对于咱们整个北岛青云门来说这可是天大的福气,我冒昧代其他高层问一句,师叔祖您是否也能尽快将其他失传的心法武技给默写下来,造福我广大青云门弟子呢?”

    “好啊,我只要有空,一定尽快写下来。”林逸应付道。

    “那就拜托师叔祖了,我还有其他门派事务要处理,先行告辞了,改日再来请安。”陈东城当即告退。

    “你们说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看着陈东城离去的背影,吴臣天捏着下巴问道。

    “反正肯定不是好药。”赵奇坛和赵奇九异口同声。

    “对对,最讨厌这种装模作样的大尾巴狼!”应子鱼龇牙道。

    “看他这表现,我觉着有点先礼后兵的架势,先来软的,软的不行再来硬的,林逸你说呢?”宋凌珊看得还算比较透彻。

    “没错,等他什么时候耐心耗尽,就要给咱们来硬的了。”林逸点头道,他能猜到对方所图的就是自己脑中那些北岛青云门心法武技,至于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企图,暂时倒还看不出来。

    心法武技林逸可以给,但是什么时候给具体怎么给就要自己说了算了,而绝对不会就这么随随便便的给出去,尤其眼下这种情况,那更要好好做做文章了。

    “那咱们怎么办?”吴臣天众人问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让他们先折腾去。”林逸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连天阶岛都没能难住自己,到了太古小江湖却反而束手无策?这可能吗!

    林逸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这种感觉就像让一个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尖子生去参加中考一样,要是连这么点最起码的自信都没有,那他就不是林逸了。

    “那就好了。”众人笑着点头,表情一个比一个轻松,既然有林逸在,他们还怕个什么?

    众人正要各自散去继续修炼,这时前方忽然冒出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他们的老熟人,辛易捷。

    小心翼翼的看了一圈周围,确认没有其他人之后,辛易捷这才闪身进来,一脸愧疚的对林逸道:“师叔祖,让您受委屈了。”

    “没什么,话说你怎么鬼鬼祟祟的?”林逸有些诧异,辛易捷虽然只是金丹初期高手,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但论地位好歹也是门派长老了,以彼此之前在世俗界的交情,过来探望一下自己这个师叔祖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何必如此鬼祟?

    “没办法啊,要是被陈副掌门知道,弟子说不定就得被关禁闭了……”辛易捷苦笑道。

    “为什么?”林逸同宋凌珊众人相视一眼。

    “因为……”辛易捷有些难以启齿,让林逸来北岛青云门是他大力支持的事情,万万没想到他好不容易将林逸众人请回来之后,居然会是这么一个情形,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这根本就是坑爹或者说坑爷,实在没脸来面对林逸众人。

    “没关系,好好跟我说一说,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林逸摆了摆手,他并不怪辛易捷,毕竟这种事情显然不是一个辛易捷就能决定的,他现在需要知道北岛青云门这些高层到底在打什么主意,虽然他没什么可怕的,但是有准备总比没准备要好。

    辛易捷咬了咬牙,豁出去道:“陈副掌门今早特意召开了一个长老会,他当众提议,要成立专门的调查小组调查师叔祖您的具体来历……”

    “查我底细?也就是说他们还不相信我是北岛青云门出身喽?那你们请我干嘛来了?”林逸玩味道。

    “呃……”辛易捷汗颜,身为门派长老他也是有资格列席的,当时听到这话之后顿时整个人都懵了,好不容易把师叔祖给请回来,第一件事居然不是好好让师叔祖重新融入门派,而居然是公然提议去查人家的底细,这是人干的事情吗?

    “有说怎么调查吗?”林逸有些好奇道。

    虽然每一个正经门派都会有历代弟子名册,可如今距离太古时期何止千年,经过这么漫长的时间,期间发生了不知多少动荡和风波,北岛青云门甚至就连最为基础最为重要的青云平心诀都已变得残缺不全,就更别说什么名册了,就算有那也顶多就是残本,如何查证他这个便宜师叔祖的确凿身份?(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