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341章 都救不了

    他们虽然不少都是陈东城的嫡系,如果陈东城一声令下,哪怕林逸再强,他们也绝对会毫不犹豫跟林逸拼命,但问题是,现在连领头的陈东城自己都生死不明了,群龙无首这还怎么搞?

    尤其林逸的勾魂手对他们来说那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对于未知的东西,人类一向充满了恐惧,就算是他们这些金丹期高手也不例外。

    这时,同样被震惊的辛易捷第一个反应过来,清了清嗓子站出来说道:“大家听我一句,原版的青云平心诀大家都见过了,是真是假相信不用我说,而就在刚才不久陈副掌门还刚从师叔祖这里拿走了其他的原版心法武技,不出意外应该拿去给太上长老过目了,如果真是假的,相信早就当众公布了,可现在却只字不提,这说明什么?”

    众人不禁沉默,这种事情其实根本不用辛易捷说,是真是假他们心里都明白得很,只不过屁股决定脑袋,他们必须要跟着陈东城混罢了。

    “事实已经很清楚了,如果说给了这么多原版心法武技的师叔祖都还是假的话,我想这天底下也没什么是真的了。”辛易捷沉声说道,当众说出这番话他需要不小的勇气,因为一旦陈东城醒过来,亦或者风声传到太上长老的耳中,他的下场都绝对不会太好。

    但是,林逸的神奇表现给了他足够的底气,他辛易捷一贯以来确实是谨慎第一,但真到了该押宝的时候,他未尝就没有孤注一掷的勇气。

    一番话,说得众人哑口无言,他们不是不敢反驳,而实在是不敢当着林逸的面反驳。陈东城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风险太大。

    “大家都散了吧。”辛易捷最后说了一句。

    众人相视一眼,最终只能默默抬着陈东城相继散去。论实力论地位,辛易捷都远远不是在场最高的那一个。但却是此时此刻最有话语权的那一个,谁让人家选对了站队呢!

    从登天崖出来,几个陈家派系的金丹期高层相视一眼,二话不说抬着陈东城就往山顶去了,谁也摸不清楚林逸的底细,现在这种情况唯一能够收场的就只有太上长老了。

    当众人抬着陈东城来到山顶的时候,陈久还在屋中研究林逸刚写完的心法武技,此时兴致正浓。因为他发现果然跟自己预料的一样,两相对比虽然不能令他短时间内直接更上一层,但却足以大大加深他对心法武技的理解和感悟,受益匪浅。

    感知到外面有动静,陈久头也不抬,皱着眉头道:“老夫说过了,下面的事情你自己处理,不用事事都来跟我汇报。”

    众人不禁面面相觑,没有经过太上长老的许可就冒然上来,他们其实是破了规矩的。只不过眼下情况特殊,他们不得不这么做罢了,此时听了陈久的话顿时有些进退两难。

    这是走啊?还是不走啊?

    正在众人犹豫的时候。陈久终于反应过来有些不对了,一道人影当即从屋中闪了出来,下一刻便出现在生死不知的陈东城面前。

    给陈东城仔细检查了一番,陈久顿时大惊失色,他堂堂一个元婴老怪居然愣是看不出来陈东城到底出了什么状况,只能隐约察觉到对方身上似乎没有了元神。

    但是,好好一个人怎么会没有元神?

    “到底怎么回事,一字一句说给我听,不准有半句遗漏。”陈久的脸色极其难看。他能猜到这必然是林逸的手笔,可是在此之前。他完全没有想过林逸居然拥有如此手段!

    听完这几个金丹期高层你一言我一语的描述之后,陈久的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说了一大堆没用的屁话,这帮人说到底根本就不知道陈东城身上发生了什么,因为事发突然,他们甚至都没能准确感知到勾魂手的出现,总结起来就只有一句话。

    陈东城被林逸看了一眼,然后就躺下了。

    “一个金丹期高手只被人看了一眼,就变成了现在这副半死不活的德行,这种鬼话你们居然也说得出口?那个林逸真要是这么可怕这么逆天,他还会被区区一步登天阵困住?”陈久气得暴跳如雷,这些人为了推诿责任,简直都快把林逸给说成神仙了,真特么一群废物!

    “太上长老息怒!”众金丹期高层连忙跪下,一个个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哼!”愤怒归愤怒,但陈久并没有就此失去方寸,众人的描述虽说一塌糊涂,但至少还可以总结出来一点,林逸所用的手段已经超出了他们这些金丹期高手的认知!

    也就是说,对方绝非是单纯的筑基大圆满元神,自己之前还真是小瞧他了。

    陈久冷静下来之后,看着地上人事不知的陈东城,不由陷入了深思。

    身为站在太古小江湖顶层的元婴老怪,无论实力还是眼界,陈久都是一等一的存在,但是面对眼下这个情形他却是束手无策,连陈东城到底中了什么邪门手段都不知道,他怎么解救?

    如果换做其他人,植物人也就植物人,陈久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但陈东城不一样,这可是他费尽心血扶植起来的北岛陈家接班人啊,本就已经人才凋零,这要是再把陈东城给搭进去,北岛陈家可就真的前途堪忧了。

    “你们说说看,这事儿该怎么办?”陈久瞥了跪在地上的众金丹期高层一眼。

    此话一出,众人情不自禁面面相觑,心下顿时越发惊骇,听这话的意思居然连太上长老都解救不了陈东城?

    “依弟子愚见,解铃还须系铃人。”一个面如冠玉的中年男子小心说道,此人名为路平安,实力金丹后期,在一众金丹期高层之中算是陈东城最得力的臂助。

    除此之外,路平安还有另外一重特殊身份,他是陈久的亲传弟子,若非如此他也不敢在陈久面前冒然开口。

    “说下去。”陈久看了路平安一眼,淡淡的说道。

    “是……”路平安犹豫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