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342章 摸清底线

    “弟子以为无论他林逸是个什么样的强大存在,既然号称是咱们北岛青云门的太古师叔祖,那么就绝不敢轻易跟咱们闹翻,否则无论他身份是真是假,都将成为本门的死敌,这一点相信他很清楚。”路平安这话倒不算是自欺欺人,毕竟在掌门洪子君失踪之后,陈家派系如今俨然已经变成了北岛青云门的核心势力,一旦跟陈家派系彻底撕破脸,那就等同于跟整个北岛青云门开战,那个后果谁都承担不起。

    “这不已经撕破脸了吗?”陈久看了他一眼。

    “是,但还不算完全撕破脸,陈副掌门的状态虽然令人十分担心,可毕竟还没有死,不是么?”路平安的语气毕恭毕敬。

    “你的意思是他给自己留下了余地?”陈久微微点了点头,刚才有点被愤怒冲昏头脑,现在冷静下来仔细一想,还真就是这个道理,林逸既然有手段将陈东城弄成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那么如果他想要杀死陈东城,必然更加易如反掌,而他却没有这么做,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不错,如果弟子没有猜错的话,他这么做其实就是为了向师父您传递一句口讯。”路平安说道。

    “什么口讯?”陈久问道。

    “他想跟您谈谈。”路平安恭敬道,刚才他还没想明白具体是个什么情况,但此时此刻回过神来,他倒是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很明显,林逸就是在拿陈东城做饵,逼迫陈久这个太上长老亲自现身,若是谈好了,陈东城应该还会有救,若是没有谈或者谈崩了,那陈东城自然也就没救了。

    “有意思,那你觉得为师应不应该跟他去谈呢?”陈久面带深意的看着路平安。

    “这个……”路平安犹豫了一下,随即坚定道:“依弟子之见,不该谈。”

    “不谈?那东城不就没救了么?”陈久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尖锐起来,几乎刺得路平安心神失守,他在怀疑对方的居心!

    诚然,路平安是他为数不多的亲传弟子,但在他的心目中地位跟陈东城远远无法相提并论,哪怕亲传弟子那也只是外姓人,而陈东城身上却承载着他北岛陈家的几乎所有希望,怎么比?

    有陈东城在,像路平安这些弟子哪怕实力再强能力再突出,那也注定只能成为绿叶,但是如果陈东城死了,那对他们来说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北岛陈家内部已经找不出第二个陈东城,心灰意冷之下,陈久很可能转而在麾下弟子之中找出一个合格的接班人,而其中最有希望的,就是他路平安。

    太古小江湖中,对于宗族的概念要大过于师徒,这一点倒是和天阶岛不同,而是和世俗界的观念类似。

    “师父息怒,弟子对您老人家和陈副掌门的一片赤诚之心天地可鉴,只是从大局考虑,师父确实不能亲自出面,因为那样只会让林逸得逞。”路平安连忙道。

    陈久沉默了片刻,就这么眯眼看着路平安,而路平安为了表示自己没有异心,只能硬着头皮选择与其对视,哪怕背后冷汗直流也不敢挪开半分。

    终于,陈久的目光柔和了下来:“起来说话。”

    “是。”路平安总算松了一口气,其他那些一起上来的金丹期高层也跟着站了起来,结果却被陈久瞪了一眼,一个滚字便将他们集体打发。

    “说说你的想法。”陈久淡淡道。

    “依弟子之见,师父您一旦亲自出面,那就彻底没有了转圜余地,如果您跟林逸没有谈拢,当面撕破脸的话第一个遭殃的就是陈副掌门,而如果您没有跟他当面翻脸,那么必然就会传出风声,让人以为您已经亲自确认了他太古师叔祖的身份,到时候再想翻案对付他可就师出无名了。”路平安分析道。

    “可如果老夫不出面,遭殃的不还是东城么?”陈久皱了皱眉道,无论如何,他都必须力保陈东城不能有失。

    “所以,弟子的看法是咱们可以跟他谈,但是,师父不能亲自出面,而应该另派一个人去跟他谈,这样无论结果如何都还有个进退余地,等试探清楚对方的态度之后再做决定也不迟。”路平安提议道。

    陈久沉吟片刻,最终决定道:“好,那就派你去跟他谈,想办法摸清他的底线,记住,无论如何都不能伤及东城性命!”

    “弟子领命!”路平安心下一喜,他不惜冒险站出来提议,就是为了争取这个表现立功的大好机会,无论结果如何,只要他好好表现都必然能在陈久心目中占据一个更加重要的地位,而若是陈东城最后真的无可救药,那他大展宏图的机会可就来了。

    看着路平安下山离去的背影,陈久微微叹了口气,看了看地上人事不知的陈东城幽幽道:“可惜是个外姓人啊……”

    来到登天崖,此时辛易捷早已被林逸打发出去笼络人心了,一步登天阵内就只有他自己和宋凌珊几个人,见到路平安的身影之后,应子鱼顿时睁大了眼睛:“林逸哥哥你还真会神机妙算啊!”

    “这算什么神机妙算?只要那位太上长老不是傻子,应该都会派人来找我谈,区别只在于找谁而已,行了,你们几个都回去修炼吧,不用理会这些狗屁倒灶的破事。”林逸笑着挥退众人。

    “弟子路平安见过师叔祖。”路平安郑重其事的行礼道。

    “哦?这么说你们又承认我是师叔祖了?”林逸不由笑了。

    “师叔祖说笑了,您的身份是真是假目前还尚未能够定论,不过以弟子的立场来说,但凡您有万分之一机会是真的,弟子也必须把您当成货真价实的师叔祖,不敢有半点不敬。”路平安不卑不亢道。

    “呵呵,你倒是挺会说话。”林逸打量了他一眼,随即问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啊?”

    “弟子是为陈副掌门而来……”路平安小心的说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