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343章 谁求谁啊?

    “陈副掌门行事冲动冲撞了师叔祖,此事已被太上长老知晓,太上长老极为震怒,已经决定要亲自严惩陈副掌门,不过如今洪掌门外出未归,门派上下事务繁杂不可没有主事之人,希望师叔祖您大人有大量,为了门派考虑先放陈副掌门一马,让他亲自向您赔罪,您觉得意下如何?”说话的同时,路平安仔细盯着林逸的每一个表情,生怕错过任何一个有用的信息。

    “这是太上长老的意思?”林逸斜眼看着他道。

    “是。”路平安点头道,如果说是他自己的意思,他相信对方压根就不屑于跟他谈下去,因为根本就毫无意义。

    结果,林逸的反应令他大跌眼镜:“既然是他的意思,为什么他自己不来谈?”

    “……”路平安一时被噎得无言以对,这家伙不按道理出牌啊,正常说到这一步不应该很清楚自己就是一个传声筒了,给彼此都留下一点回旋余地不好吗,难道非得一上来就得王见王?

    真要是一上来就王见王了,你林逸也不一定就能得到什么好处吧,万一太上长老跟你当场翻脸呢,你怎么办?

    “师叔祖,依弟子之见,您跟太上长老的会面应该不急于一时,在您二位达成一定的默契之前,还是由弟子代为跑腿比较妥当吧?”路平安定了定神正色道。

    双方想要坐下来谈,那至少也得先确认彼此双方都有谈判意向才行,要不然见了面一言不合直接就掀桌子,那还谈个屁!

    林逸斜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你的意思是我先跟你谈了,你把条件转述给太上长老,然后再由他来决定要不要接受,你再跑过来跟我讲条件,是这个意思吧?”

    路平安张了张嘴想要修正一下,不过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他就是这个意思,纠正字眼顶多也就是让话变得不那么难听而已,本质上不会有半点改变,而且他也已经想明白了。跟林逸这种人把场面话说得再漂亮也没有用,因为人家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

    “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一件事?”林逸忽然笑了。

    “什么?”路平安一愣。

    “现在的情况不是我有求于你们,而是你们有求于我啊,不是吗?”林逸好整以暇的咧着嘴道。

    “这个……”路平安皱了皱眉,沉声道:“确实。陈副掌门的状态很让人担心,太上长老希望师叔祖您能够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陈副掌门一马,不过话说回来,站在师叔祖您的立场来说,恐怕也是不让陈副掌门真的出事才比较好,不是吗?”

    “呵呵,站在我的立场不过就是清理门户而已,你想太多了。”林逸无所谓道。

    “……”如果不是背负着陈久交代给他的任务,路平安真的不想留在这里浪费口舌。这家伙根本就没有半点谈判的觉悟和诚意,完全一副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的滚刀肉架势,这能谈出个什么鬼来?

    “师叔祖难道真的打算跟整个北岛青云门撕破脸吗?”路平安被逼无奈只能挑明道,这种话本不应该出现在一场谈判之中,当它出现的时候,基本也就距离谈崩不远了。

    “你猜。”林逸的回答简直不负责任到让人吐血。

    路平安都快疯了,不过还是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我猜师叔祖不会,因为这样对您还有跟着您一起来的这些世俗界弟子没有任何好处,就算不为您自己考虑,您也应该替他们考虑。不是吗?”

    “难道太上长老已经准备把主意打到他们身上去了?”林逸反而咦了一声,似笑非笑道:“太上长老好歹也是堂堂的元婴期高手,没想到行事作风这么别具一格?”

    说是别具一格,其实就是卑鄙无耻了。

    “这个……”路平安不由噎住。就算真是陈久的意思,这种锅也不可能让陈久来背,连忙补救道:“师叔祖不要误会,太上长老并没有这方面的意思,包括我们也是一样,只是凡事总要考虑得周全一些。不是么?”

    “既然没这个意思那你扯个什么劲啊,害我虚惊一场,还以为太上长老这就要对他们下手呢。”林逸没好气道。

    “……”路平安真想一句虚惊你妹甩在他脸上,话都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明摆着就是这么个意思,强行装作听不懂也真是没谁了,还能不能愉快的谈判了?!

    “你还留在这儿干嘛?还不赶紧把我的意思转述给太上长老?”林逸催促道。

    “啊?”路平安再次傻眼,这什么都还没谈呢,站在谈判的角度来看根本连热场都算不上,怎么就结束了?话说回来,你到底表达什么意思了?

    “啊什么啊,我可没工夫跟你浪费时间,下次记清楚了,真要谈就让太上长老自己来谈,否则恕不接待。”林逸说得直截了当。

    话说到这个地步,就是路平安脸皮再厚也待不下去了,只能讪讪告辞离去。

    回到山顶,听完路平安灰头土脸的汇报之后,陈久本就阴沉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老夫让你去是试探林逸的底线和态度,你这试探出什么来了?”

    “弟子惭愧。”路平安一脸的羞愤,真要说起来其实不能怪他办事不力,实在是对方林逸的路子实在太野,从头到尾突出一个不安套路出牌,这怎么搞?!

    “哼,那你自己说说看,接下来怎么办,难不成还真让老夫亲自出面不成?”陈久冷哼道。

    “那肯定是不成的,不到最后一步,师父您绝不能轻易出马,否则就真的被他牵着鼻子走了。”路平安摇了摇头,沉吟道:“弟子这一次虽然是灰头土脸,不过仔细回想一下,倒也不能说是一无所获,至少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并不想真的跟咱们撕破脸,要不然弟子直言问他的时候,他就不会避而不答了。”

    “这一点早就料到了。”陈久皱了皱眉,心道这林逸想翻脸也不可能的,如果翻脸了,那就一辈子呆在登天崖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