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344章 扯皮的谈判

    “是,其实还有另外一点,林逸虽然不愿意直接跟弟子谈,但这并不代表他就真的一定要逼着师父您亲自出面跟他谈,毕竟需要回旋余地的不仅是咱们,站在他的立场也是一样。”路平安分析道。

    “然后?”陈久示意他说下去。

    “弟子认为,林逸肯定也有要求,肯定也想跟咱们谈,只是他不愿意就这么跟弟子谈,一是觉得太被动,二是觉得太跌份,说不定他也在找一个能够出面谈判的传声筒。”路平安说道。

    “谁?”陈久问道。

    “辛易捷。”放眼北岛青云门的所有金丹期高层,唯一能够跟林逸说得上话,并且能够搏取林逸信任的也就只有这一个了。

    “好,那你去找他。”陈久眼中闪过一丝厉色,这次事情之后,不用想也知道辛易捷将是一个死人了。

    当路平安找上门来的时候,辛易捷还在想方设法拉拢其他金丹期高层,他知道现在是人心向背的关键时期,多一个支持者就能多一分声势,就能多一分胜算。

    骤然看到路平安这个陈久的亲传弟子,辛易捷顿时血都凉了,第一反应就是事情败露,太上长老准备拿自己开刀了!

    而当他听明白对方的意思之后,不禁有些发愣,听路平安这个意思,太上长老是准备跟林逸平等谈判了,路平安和自己就是彼此双方的谈判代表?

    这种事情辛易捷自己当然不敢擅自答应,听明白路平安的意思之后,连忙跑去登天崖请示林逸。

    “既然他们想谈,那就谈呗,反正我们也不会有什么损失。”林逸随口答应道。

    “那……怎么谈啊?”辛易捷弱弱道。

    “扯皮你不会?”林逸看了他一眼。

    “扯皮?”辛易捷眼睛有些发直,愣愣道:“师叔祖,咱们谈判总有个目标吧,难道扯皮就是咱们的目标?”

    “对,扯皮就是咱们的目标,随便他怎么谈都行,你要做的就是一件,不反对不答应,总而言之就是扯皮,等把你自己扯晕了你就算成功了。”林逸说道。

    “为……为什么?”辛易捷一时没弄明白林逸的意思,既然从一开始就只是为了扯皮而扯皮,那还有什么意义啊?

    “两个理由,第一,现在半死不活的是陈东城而不是所以应该着急的是他们,我们完全没有着急的理由,谈判这种事从来都是谁急谁吃亏,你等着看吧,等扯皮扯久了,他们绝对会沉不住气,到时候才是我们的机会。”林逸点拨道。

    “是是。”辛易捷连连点头,而后又问道:“那第二呢?”

    “第二就是你喽。”林逸看着他道。

    “我?”辛易捷一脸的莫名。

    “我来问你,你这阵子去笼络人心,可有什么成果?”林逸问道。

    “呃……很少……”辛易捷汗颜,不是他不努力,实在是他的实力和地位太过普通,平常放在一众金丹期高层之中基本就是没人关注的那一类,现在这种关头由他出面串连压根就没什么号召力,人家就算是对陈家派系心存不满,听了他的提议之后也只会笑一句不自量力,少有真正当成一回事的。

    眼下其实还好一点了,因为林逸发威带来的震慑,其他金丹期高层对辛易捷已不会像之前那样嗤之以鼻,毕竟在他们眼中,如今的林逸即便比不上太上长老那样的元婴老怪,那也绝对不是他们这些金丹期高手能够抗衡的存在,可要说这么轻易就能拉拢过来,却也不现实。

    “所以了,这次谈判就是提升你我影响力的机会。”林逸点明道。

    辛易捷听到这里,才终于恍然大悟,一拍脑袋道:“我明白了,师叔祖的意思是这场谈判不仅要拖,而且还要拖得人尽皆知,这样就能在门派上下形成一个概念,那就是您跟太上长老的地位是平等的,而我作为您的谈判代表,也能借此提升地位和影响力!”

    “不错,不过还有另外一重含义,谁都知道北岛青云门分为本土派系和陈家派系,现在谈判双方的太上长老是陈家派系代言人,那么,你说谁是本体派系的代言人呢?”林逸嘴角一弯道。

    “那还用说,当然是师叔祖您了!”辛易捷双眼放光道。

    他之所以无法拉拢其他本土派系的金丹期高层和弟子,主要就是因为他们并不相信自己能够扛起本土派系的大梁,而今林逸站出来振臂一呼,不仅轻而易举废掉了陈东城,同时还逼得太上长老都不得不耐着性子坐下来谈判,这可是掌门洪子君都做不到的事情啊!

    如此一来,一旦分庭抗礼的观念深入人心,林逸想不做本土派系的领头人都不可能了,因为所有的本土派系金丹期高层和弟子都会自发聚集过来,一旦成势便无可阻挡!

    “所以啊,还不快去跟他扯皮?”林逸耸了耸肩。

    “明白!”辛易捷当即信心满满的去了。

    接下来的发展一如林逸所料,别看辛易捷平时一副老实忠厚的样子,这人脑子其实活得很,跟路平安扯起皮来那叫一个天花烂坠,丝毫不落下风。

    路平安简直都快疯了,本以为不用直接面对林逸总能轻松一点了,却没想到来了这么一个家伙,乍一看就像一壶稀松平常的温开水,可接触久了才知道这货永远都烧不开,难缠程度丝毫不在林逸之下。

    最后总结下来就是两个字,没辙。

    可是他又没办法撕破脸,毕竟单就这场谈判来说,他们才是被动弱势的一方,何况对方也并不是不配合,反而应该说是十分配合,只不过就是一直磨嘴皮耗时间而已,人家认准了就是要打持久战,他能怎么办?

    若不是因为陈东城,陈久早就翻脸了,可是现在他也只能咬牙忍住怒火,授意路平安继续跟辛易捷磨下去。

    可时间一长,林逸在北岛青云门内部的形象地位果然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