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348章 抓住不放

    “当然有,常务副掌门顾名思义就是要为掌门分忧,想想看,洪掌门平时不仅要打理门派上下的大小事宜,同时还得负责伺候太上长老,但凡有点什么江湖大事,还得亲自出面去跟别的家族门派打交道,事情太多,担子太重了,所以多设一个常务副掌门十分必要,洪掌门以为如何?”雪剑锋直言直语道。

    所有人都在看着洪庆元,话说到这个地步,他这个掌门要是再不表态那就说不过去了。

    哒!哒!哒!

    洪庆元一下一下的点着桌子,吊足了众人的胃口之后,忽然咧嘴一笑:“既然如此,那就多一个常务副掌门吧,以后我要多多倚仗了。”

    “什么?!”迟千秋众人顿时大惊,常务副掌门明摆着就是要分掌门的大权,跟他们这些长老相比起来反而是洪庆元这个掌门受损最大,本以为洪庆元怎么着也要驳回去,没想到居然就这么直接答应了,这是什么情况?

    雪剑锋和他老子雪立平也都有些意外,他们两个甚至都已准备好了一套说辞应付对方的推脱,却没想到洪庆元居然这么识相,二话不说就给应下了。

    “那就多谢洪掌门成全了。”雪剑锋微微颔首,俨然已经拿起了常务副掌门的架势,再度看向迟千秋众人的眼神已明显是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这位新晋长老会二号人物入戏很快。

    “洪掌门,此事非同小可,是不是应该跟太上长老禀报一声比较妥当?”迟千秋皱眉道,他不知道洪庆元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但这件事情对他和其他几位长老来说显然不是什么好事,以他跟太上长老之间的深厚交情,他相信太上长老不会平白放任雪剑锋爬到自己这些元老的脖子上拉屎撒尿。

    “这个么……”洪庆元点着桌子,语气模棱两可道:“常务副掌门一事确实事关重大,可太上长老近期又一直都在闭关,我也不敢冒然打扰。其他几位是什么意见呢?”

    “我觉得没有必要,按照咱们雪剑派一直以来的惯例,只有掌门和大长老人选才需要通报太上长老确认,其他事情都可由咱们长老会内部讨论决定。要是随便有点什么事情都得去叨扰太上长老他老人家,那还要我们这些人做什么?”雪立平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我也是这个意思,太上长老闭关那可是关系到咱们整个雪剑派前途的大事,怎么能因为我一个人的小事就去打扰他老人家,谁若是坚持一定要去的话。那么我建议让他亲自去找太上长老,看看到底会是一个什么结果。”雪剑锋不怀好意的看着迟千秋众长老道。

    “……”众人集体不吭声了,只能齐刷刷看向洪庆元,沟通太上长老是掌门独有的特权,其他人除非特殊情况否则是不能越级上报的,何况打扰太上长老闭关事关重大,一般人还真没这个胆子。

    洪庆元沉吟片刻,最终拍板道:“这样吧,这事儿从道理上讲确实需要向太上长老汇报一声,不过却也没有重要到必须单独汇报的程度。所以等下次我去拜见太上长老的时候再一并汇报吧,在那之前,常务副掌门的事情就先这么定了。”

    “掌门英明。”雪剑锋和雪立平相视而笑。

    迟千秋众人则只能无奈摇头,既然洪庆元都拍板了,他们就算意见再大也是徒劳,要知道掌门可是有着一言而决最终决定权的,更何况还要算上雪剑锋和雪立平的话语权,所以他们只能认命。

    “好,既然掌门如此器重,我雪剑锋就当仁不让了。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我这个常务副掌门第一次正式参加长老会,总不能让大家太过失望了。”雪剑锋微微一顿,而后目光饶有意味的落在了坐在最后排的一个女人身上。正是冷冷的师父许小冬。

    被他这么看着,许小冬心里顿时一个咯噔,上次对方发难是靠冰无情才挡下来的,而今冰无情还在闭关,雪剑锋如今又摇身一变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常务副掌门,这要是再次当众发难。自己拿什么跟他抗衡?

    果不其然,雪剑锋下一句话就把矛头再次对准了冷冷:“我身为常务副掌门的第一个议题,就是想要跟大家重新讨论一下冷冷的事情。”

    “冷冷还有什么事情?上次会议就已经得出定论了,你难道还想推翻不成?”许小冬连忙反对道。

    “你是什么职位,现在有你说话的份吗?”雪剑锋不屑地瞥了她一眼。

    许小冬气得面红耳赤,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确实,从彼此地位上来说,她才不过是最末位的候选长老,而对方却是堂堂的常务副掌门,完全不在一个级别。

    这时,洪庆元出面解围道:“无妨,畅所欲言嘛,不过冷冷的事情已经盖棺定论,确实没有必要继续紧盯着不放。”

    拍板许可常务副掌门一事他便已是退了一大步,若是这个时候在冷冷的事情上继续容忍退让,那可就有点缺乏底线了,落在迟千秋这些旁人的眼里说不定就会以为他已经暗中跟雪剑锋和雪立平达成默契,进而离心离德,那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局面。

    “常务副掌门,新官上任三把火是不假,不过你这逮着一个地方重复放火,未免也太执着了吧?”三长老嘿嘿冷笑道,其他迟千秋众人也都纷纷面露玩味之色。

    “诸位误会了,我这次虽然要说的还是冷冷,不过却不是说她历练期间不遵号令的问题,而是要说她的另一项重罪,向外人泄露本门心法!”雪剑锋言之凿凿道。

    “什么?!”此话一出,包括许小冬在内的所有人都震惊了,不遵门派号令这事儿可轻可重,随便关个禁闭也就过去了,但如果真如雪剑锋所说,冷冷向外人透露本门心法的话,那罪名可就真的严重了,这几乎就是实实在在的叛门行为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