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359章 不知不觉

    “如果阁下是代表雪剑派来访,那我们还可以通融考虑一下,不过既然是阁下自己的事情,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言尽于此,我们已经很给阁下和贵派面子了,慢走不送。”

    “我要是不走呢?”冰无情一脸的无动于衷。

    闻言,路平安几人的脸色顿时就有些难看了,语气一变道:“远来即是客,我北岛青云门不是不讲规矩的地方,可如果阁下一意孤行,一定要挑战我派的底线,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此话一出,几个金丹期高层顿时将冰无情围在中间,周围其他北岛青云门弟子也都一个个紧张起来,不需要命令,自发便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

    他们都知道冰无情是金丹期高手,正常情况一般弟子绝不敢靠得太近,不过这里可是北岛青云门的地盘,而且路平安一众实力更强的金丹期高层就在这里,他们当然没什么好害怕的。

    毕竟真要打起来根本就用不着他们出力,他们顶多就是捧个人场罢了,完事儿还能出去跟人吹逼说自己斗过冰无情,那也算是一桩不错的谈资啊。

    “我不想动手。”冰无情嘴上是这么说,手上也没有任何动作,不过实质化的无情冰势却已在这一瞬间透体而出,包括路平安在内的一众金丹期高手根本来不及反应,身上便已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寒冰。

    至于外围那些普通弟子倒是没受影响,如此强度的无情冰势真要是用在他们身上,今天非得死掉一大批人不可,那可就是大开杀戒,再也没有半点挽回余地了。

    饶是如此,也足以将在场所有人震慑得心惊胆战。再也不敢妄动了。

    尤其是路平安为首的这几个金丹期高层,寒冰虽然只是罩住他们的体表,并没有像之前对付雪剑锋那样动真格。但他们的实力可比不上雪剑锋这个金丹大圆满高手啊,他们之中最强的路平安。实力也才不过是金丹后期巅峰而已。

    被这寒冰罩住,众人只觉如坠冰窖,那种刺骨冰寒仿佛就来自于灵魂深处,令人惊恐战栗。

    这种情况下别说还手,能够保持不跪下就算他们硬气了。

    “你……你想干什么……”路平安知道这个时候还不死心,虽然他跟其他人一样都被吓得够呛,但这里可是北岛青云门,就算冰无情的实力真的在他们之上。他也不相信冰无情敢在这里动真格,那可是同整个北岛青云门为敌,甚至是同整个北岛联盟为敌,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刚才说过了,我要见你们的太上长老。”冰无情淡淡道。

    “你以为这样就能见了?”路平安气得咬牙,他现在的状态就是恼羞成怒,没错,对方突然这一手确实把他给震住了,他本以为冰无情不过是金丹初期的新晋后辈而已,没曾想对方居然已是如此高手。他总算发觉自己太过轻敌了。

    但是,轻敌又怎么样?

    真以为展露一点实力来个下马威,这样就能见到太上长老了?这个小子把堂堂的北岛青云门当成什么了。难道真以为这里是能够容他撒野的地方不成?

    冰无情看了他一眼,难得多费了几句口舌:“人一般分为两种,有人先知先觉,有人后知后觉,不过我发现你是第三种人。”

    “什么意思?”路平安一愣。

    “不知不觉。”冰无情淡淡道。

    “……”路平安被噎得半天说不出话来,都说冰无情是个无语无情之人,怎么今儿这么毒舌?

    路平安正想嘴硬反驳两句,结果这时一股莫名强大的气势忽然从冰无情身上荡开,这一下。所有人同时脸色大变,甚至比刚才被无情冰势冻住还要更加惊惶。

    这气场。分明就是元婴老怪!

    路平安差点就尿了,脸上表情那叫一个精彩纷呈。打死他也想不到,冰无情这个年纪轻轻的新晋后辈居然已是站在的顶层的元婴老怪了!

    “你……你真的是冰无情?”路平安下意识问了一句蠢话,对方当然是冰无情,就算不自报姓名他们也认得出来,毕竟这可是当初年轻一辈的领头人物,各个太古门派的高层或多或少都会有所关注,不至于连人都认不出来。

    只不过,对于冰无情已晋升元婴老怪这个事实,路平安实在是不敢置信,毕竟这事儿实在太过骇人听闻了。

    冰无情没有理会,直接道:“我现在有见你们太上长老的资格了吗?”

    众人一个个面面相觑,集体僵硬的转头看向路平安,刚才被冻住的时候他们还觉得仗着人数优势仗着主场优势还能同对方一战,可现在发现对方居然是元婴老怪,这种荒谬的念头顿时就被抛到爪哇国了。

    跟一个元婴老怪动手,别说他们在场只有四个金丹期高手,就是再来四十个估计也很难取胜,以金丹期和元婴期之间的本质差距,那根本就不是单靠数量就能弥补的,想要对付元婴老怪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让自家的元婴老怪亲自出马。

    也正因此,元婴老怪在太古小江湖的地位才会如此至高无上,乃至于直接就成为衡量一个门派地位的关键标识。

    没办法,有元婴老怪坐镇的太古门派就是比没有的强,真要动起手来只要一个元婴老怪就足以将任何一个普通门派灭门,这些普通门派完全没有任何反制手段,你能为之奈何?

    “没想到阁下已是雪剑派的太上长老,我等失敬了……”路平安的脸色极为难看,但还是不得不强行挤出一个笑脸,赔笑道:“太上长老是一个门派的最高代表,既然是太上长老的事情,那也就是整个门派的事情,请您到会客厅稍候,我这就去禀报我派的太上长老。”

    说罢,路平安不敢再有半点怠慢,示意其他几个金丹期高层招待冰无情,自己则匆匆去了山顶。

    “怎么?谈判有进展了?怎么弄得这么狼狈?”陈久看到他这副样子不由皱起了眉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