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959章 栽赃陷害

    林逸看了对方一眼,淡淡道:“林逸,青云阁新人。”

    “矿崩的时候,你在哪里?”马剑冷着脸继续问道。

    “十号矿区。”林逸答道。

    “很好,那么事发当时,你是跟孟觉光在一起喽?”马剑若有深意地问道。

    “不错。”林逸当即点头,这是两个守卫都看到的事情,无法欺瞒,事实上也确实没什么好欺瞒的。

    “承认就好。”马剑阴沉一笑,随即转而又问道:“对于突然发生矿崩的原因,你有什么解释吗?据我所知,十号矿区正好是矿崩源头,也就是说当时距离矿崩点最近的人,就只有你和孟觉光两个。”

    林逸淡淡地摇了摇头,回道:“不好意思,我不是专业人士,对于为什么会发生矿崩,没有任何头绪,这一点就算当时离得再近也没有用。”

    “没有头绪?”马剑嘲讽地瞥了林逸一眼,言之凿凿道:“那么我就勉为其难告诉你好了,按照灵玉堂专业人士的说法,导致这次矿崩的直接原因是灵气爆炸,然而以十号矿区的灵气浓度和活跃度,别说灵气爆炸,就算是最低级的防护阵都破坏不了,这一次如此反常,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动了手脚,才会最终导致灵气爆炸。”

    林逸没有说话,心中却是不由得出现了一丝波动,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至少马剑这番话乍听起来,倒似乎颇有道理。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这次利用矿崩埋葬孟觉光的计划,之前看起来是大获成功,不过倒也不能说是完美,至少还是留下了一丝破绽。

    “哦?看起来似乎被我说到重点要害了是么?”马剑眼睛一亮,顿时得意地笑了笑,而后话题再度一转道:“你跟孟觉光之间不对付,这在迎新阁并不是什么秘密,而事发当时你们又刚好在一起,而且还是在常年无人的十号死矿区,这实在是让人非常好奇,说说看,你们当时是在干什么?”

    “采矿。”林逸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直接回道。

    “采矿?”马剑愣了愣,随即嘴角不由弯起了一丝嘲讽的弧度:“林逸,本执法使好像事先忘了告诉你,开玩笑这种事情在我们执法堂可是大忌,尤其是你这种嫌疑犯,会死得很惨的!”

    在矿区采矿这是最标准无解的答案,但也得看是什么人,像孟觉光这种级别的人物,竟然亲自下矿区采矿,而且还是在鸟不拉屎的十号死矿区,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这位执法使大人,有一件事你好像误会了,我当时确实是在采矿,不过我可没说这也包括孟觉光。”林逸淡淡道。

    “那么当时孟觉光在干什么?你不会想告诉我,你们当时在友好亲切地交流吧,还是说他在给你加油助威?”马剑面带嘲讽道。

    林逸看了他一眼,神色一如刚才古井无波,道:“他在威胁我,说他将要升任迎新阁三阁主,所以想逼迫我给他做手下,否则的话他就把苦师兄撤掉,换慕容真和孟同坐上青云阁新人管事之位,让我们从此永无出头之日。”

    “哦?这么说来,你们当时气氛应该不怎么好吧,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受到这样的威胁都不会忍气吞声,何况还是你这个迎新阁鼎鼎大名的头号新人,据说之前孟觉光一直都压制不住你,那么这一次显然也不可能几句话就把你收服,我说的对么?”马剑不着痕迹地阴笑道。

    “你想表达什么?”林逸双眼微微一眯,话说到这一步,马剑也终于该图穷匕见了吧。

    果然,马剑随即便不怀好意道:“我是不是可以这么推测,因为孟觉光逼迫于你,所以你怀恨在心,又或者说想要铲除威胁,于是便暗中破坏十号矿区的防护阵法,进而引发灵气爆炸,利用矿崩干掉了孟觉光?”

    啪啪啪!林逸闻言却是淡笑着鼓了几下掌,而后不慌不忙道:“想象力不错,不过将千年一遇的矿崩算在我区区一介新人头上,这种推测未免大胆过头了吧?何况,我记得执法堂从来都只看证据,如果拿不出证据的话,你这番话,我是不是可以视为污蔑,向执法堂高层反告呢?”

    “你要证据?”马剑顿时一脸狰狞地笑了:“那我就给你证据,十号死矿区虽然没什么人,但是你大概忘了一件事,当时除了你跟孟觉光之外,矿区内还有两个守卫目睹了一切!他们可是亲口供认,矿崩之前你一反常态地在十号矿区到处游荡,根本就没有好好地采矿,不用说,这就是你为引发矿崩所做的准备了,这个证据还不够么?”

    林逸顿时沉默了,虽然马剑所说所推测的这一切,出发点毫无疑问就是被徐灵冲授意来整自己,但也正是因此,就跟误打误撞提前锁定了凶手一样,哪怕这样的推测和所谓的证据看起来再怎么牵强附会,最终却能够几乎等同于真相。

    直到此刻,马剑本人都还没意识到,他这番绞尽脑汁的栽赃嫁祸,其实就是事实。

    隐藏极深的杀意一闪而过,林逸忽然抬起头来,直视对方道:“还是那句话,你想象力真的很丰富,只可惜就是丰富得太过头了,我之所以到处转悠,纯粹就是因为孟觉光一直在烦我,他不想让我好好采矿,一直都在折腾我,我没办法只能选择忍让。”

    “哼,大难临头还想狡辩,简直是异想天开,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马剑桀桀冷笑不已。

    林逸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淡淡开口道:“无所谓你相不相信我,我区区一介新人,随便在十号矿区转了一圈,结果就制造了矿崩,甚至还借此杀掉了孟觉光,这种天方夜谭的逻辑说出去,你不妨猜一猜其他人会怎么看?”

    虽然这确实是事实,但是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相信这么无稽的事实,如果连区区一介新人都能轻易破坏层层防护阵并且制造矿崩,那灵玉堂这帮饭桶,早就已经被长老会取缔解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