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366章 太天真了

    林逸就这么神色平静的看着他,片刻后,毫无诚意的咧了咧嘴:“早就说了,你们的师叔祖啊。”

    “哼,看来老夫是听不到实话了。”陈久脸色一变,整个人的气势顿时变得极度凌厉,他第一次毫无保留的放出了独属于元婴老怪的气场!

    辛易捷吓了一大跳,面对对方的气势他这个金丹初期高手连站在这里都显得极为艰难,若不是林逸就站在旁边,只有他一个人的话说不定当场就跪了,毕竟元婴老怪的强大与恐怖,在这太古小江湖实在是太根深蒂固了。

    “怎么?太上长老准备出尔反尔了?”林逸还是原来的表情,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气势动容,所谓元婴老怪的气势在他眼里其实也就这样了,真没什么好吃惊的。

    “说不上出尔反尔,只是身为北岛青云门的老家伙,这种事情总少不了要好好把关,要是放一些不明不白的人物进来,老夫可是会被人戳脊梁骨的。”陈久的语气虽然平淡,但一身气势却愈演愈烈,很显然,今天这事儿他是不准备善了了。

    准确的说,从一开始他就没有这个打算,无论林逸这个太古师叔祖是真也好是假也罢,他注定了绝不会让林逸如愿进驻北岛青云门,毕竟一山不容二虎。

    之所以拖了这么久都没有直接翻脸,除了陈东城这个顾虑之外,另外一个关键原因则是林逸之前展现出来的诡异手段,在弄清楚之前他不想轻易冒险。

    所以,这阵子陈久并没有闲着,他一直都在查找有关摄取元神的各种资料,可惜,终究无果。

    这不奇怪,就算太古小江湖一向注重元神修炼,各种元神手段也算是层出不穷,但是像勾魂手和元神吞噬这么凶残的却是闻所未闻,毕竟最强也才不过元婴老怪而已。层次撑死也就这样了,就算研究再多又能如何?

    没有资料,就意味着心里没底,所以陈久才会一直耐着性子。直到今天,他的耐心彻底耗没了。

    诚然,未知就意味着风险,但陈久并不觉得自己真会栽在区区一介林逸身上,顶多就是会有点麻烦罢了。

    身为元婴老怪。自然有着元婴老怪的傲气。

    “呵呵,说来说去还是同一个意思,过河拆桥啊,身为太上长老翻脸倒是翻得挺快。”林逸脸上并没有任何愤怒的表情,他本来就没指望对方会跟自己讲什么诚信,真要是傻乎乎的去相信对方的人品,那只有一种解释,他脑子进水了。

    “随便你怎么说,既然选择跟老夫打擂台,早就该有这个觉悟了。不是么?”陈久并没有丝毫的难为情,到了他这种层次的人物,脸皮早已磨砺得炉火纯青了,这算得了什么?

    “嗯,不愧是元婴老怪,一副吃定我的表情,很可怕啊。”林逸似笑非笑道。

    “哼,死到临头,嘴倒是挺硬。”陈久回以一声冷哼。

    听着这两个人的对话,一旁的辛易捷已经完全不会动了。两位大佬撕破脸准备亲自动手了,像他这样的小喽啰该怎么办,留下来帮忙还是赶紧逃为上策?

    要说帮忙,辛易捷深知就自己这点实力根本帮不上任何忙。留下来能够不帮倒忙就算不错了,可要是就这么逃走,先不说林逸这边不好交代,说起来好歹也是金丹期长老,多少总还是要脸的人物啊。

    瞥了一眼旁边踌躇的辛易捷,陈久忽然说道:“听说你还带来了几个资质不错的世俗界弟子。如果不想殃及池鱼的话,就让他们先躲一躲,放心,只要他们日后不主动生事老夫不会秋后算账,这点容人之量老夫还是有的。”

    这倒是一句实话,陈久对林逸出尔反尔是因为林逸拿住了他的痛脚,而且无论地位还是实力,林逸都有威胁到他的可能,某种程度上算是一个有资格成为他对手的人物,这种时候他当然可以不择手段。

    但是宋凌珊众人不一样,虽说这些都是林逸的人马,可对于陈久这个元婴老怪来说,要是连这些人都放在心上那未免也太过心胸狭窄了。

    如今不仅是北岛陈家,就连整个北岛青云门都处于后继无人的状态,只要干掉了林逸,剩下宋凌珊众人群龙无首根本没有半点威胁,反而都是不错的潜力股,代价无非是多花点时间调教一番罢了。

    “不必。”林逸的回答直截了当,事实上直到此刻,宋凌珊众人一个都没有出面,一个个都还在各自房中闭关修炼,两耳不闻窗外事呢。

    “哦?”陈久不禁有些意外,嘴角随即勾起了一丝嘲讽的弧度:“对自己手下也都如此心狠手辣吗,老夫倒还真有点小瞧你了,算个人物。”

    登天崖并不大,真正被一步登天阵笼罩的范围就更小了,就算是寻常两个金丹期高手对殴都能轻易席卷一切,而今换成是陈久这样的元婴老怪,更是举手投足就能轻易毁掉这里,也就是说包括辛易捷在内的这些人如果留在这里,殃及池鱼那是必然的结果,以他们的实力,没人能活着离开这里。

    在陈久看来,林逸这么做几乎就等于宣判了众人的死刑,一句心狠手辣的评价绝对恰如其分。

    “心狠手辣?”林逸闻言却是笑了,斜眼看着这位元婴老怪道:“我说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事情了,太上长老?”

    “哦?”陈久一愣。

    “我可从来没打算跟你大打一场,就算当面翻脸,顶多也就是让你步上陈东城的后尘而已,哪里用得着那么费劲?”林逸一本正经道。

    “什么?”饶是陈久也不禁被他这个口气给惊呆了,诚然,他到现在都还理解不了对方用在陈东城身上的诡异手段,但自己可是元婴老怪啊,这小子以为同样的招式用在元婴老怪身上也能见效吗?未免太天真了吧!

    真要是随随便便就能解决掉元婴一个老怪,放眼整个太古小江湖那都变成无敌的存在了,这小子以为他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