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370章 还等你消息呢!

    路平安怔怔的看着地上陈久,恍如未觉,其他陈家派系的长老和弟子也都一个个不知所措,自太上长老陈久以下,除了副掌门陈东城之外,剩下就属路平安地位最高,此刻连他都懵逼了,其他人更不用说。

    路平安众人的沉默,终于给了其他所有长老和弟子一个明确的信号,一个个脸上随之露出了异样兴奋的表情,这就意味着,北岛青云门从今天开始迎来了崭新的时代。

    新时代,对于已经习惯了高人一等的陈家派系固然不是什么好消息,但对于人数更为广众的本土派系来说,这无疑是一个翻身的信号。

    在此之前,辛易捷的各种奔波造势他们都看在眼里,可要说效果,实在是微乎其微,毕竟一个来历不明的太古师叔祖能够压倒太上长老陈久,会相信这种天方夜谭的人,基本上都是脑子进水了。

    而现在,他们终于知道并非辛易捷脑子进水,而是他们自己坐井观天。

    辛易捷将众人的表情尽收眼底,说实话,直到刚才他两腿都还在打颤,不过现在见了众人各异的表情之后,心中顿时踏实了。

    陈家派系这些人一个个虽然抱有敌意,但明显都已经懵逼了,短时间内算是群龙无首,注定了闹不出什么大乱子来,至于路平安,这家伙倒是有心振臂一呼,只可惜他是陈久的亲传弟子,却不是正经的陈家派系成员,这是天然无法逾越的桎梏,距离一呼百应的号召力,他还差得远呢。

    至于本土派系,因为掌门洪子君杳无音讯的缘故,现在也是群龙无首,关键他们对于能够压倒太上长老的林逸并没有什么敌意,此时此刻心下俱是满满的敬畏,就算偶有几个居心叵测之辈,在没有弄清虚实的情况下也不敢跳出来跟辛易捷叫板。静观其变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很好,既然现在时代变了,那么有些不合时宜的规矩就该变一变了,北岛青云门是大家的北岛青云门。不是某一家的北岛青云门,从今以后不能再事事都以某一家为先,上下所有人等都要照着规矩来,再没有特权一说。”辛易捷趁势说道。

    此话一出,为数众多的本土派系弟子顿时欢呼雀跃。要说受陈家派系坑害最重的,非他们莫属。

    陈家派系虽然人数不多,但仗着太上长老陈久的巨大光环,这些年来但凡涉及到修炼资源之类的好事儿,无一例外都会受到优待,他们吃肉,其他本土派系弟子才能喝汤,有时候甚至连汤都喝不着,敢怒不敢言。

    而今,辛易捷一上来就号召废除陈家特权。这无疑是一项收买人心的举动,简单,但却十分有效。

    “我想问一下这位辛长老,你所说的某一家,到底是指哪一家呢?”这时一个声音忽然打断了众人的欢呼。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聚焦到了此人身上,等看清此人之后,辛易捷瞳孔顿时一缩,陈东城!

    元神离开肉身太久,乃至肉身都已经出现了萎缩的迹象,正常至少个把月才能完全恢复过来。陈东城此时能够站出来实属奇迹。

    “当然是北岛陈家。”辛易捷当即针锋相对,虽然他本人对上陈东城这个副掌门并没有半点底气,但如今连陈久都被林逸干掉了,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哼哼。陈家派系的诸位都听到了吧,时代不同了,连这种屁也不算的小人物都要骑到咱们头上来拉屎撒尿了,你们答应吗?”陈东城冷笑着当众带头挑衅。

    听着这话辛易捷心头一慌,之前陈家派系这些人之所以偃旗息鼓,除了集体懵逼之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没人带头,如今突然冒出来陈东城这么个出头鸟,今儿这场面非得失控不可。

    果不其然,陈东城这一带头挑衅,其他陈家派系众人一个个神色都变了,他们固然畏惧能够干掉陈久的林逸,但站在面前的却不过是个金丹初期的老好人辛易捷而已,怕个鸟?

    “喂喂,你们可都要想清楚了,我刚刚说的这些可都是林逸师叔祖的亲口吩咐,你们确定要当众违抗他老人家的意思?”辛易捷连忙把林逸给抬了出来。

    “林逸师叔祖是吧?我们好怕啊!”陈东城故意装出一副惊惧的表情,不过随即就讥讽道:“没错,我承认,你那位林逸师叔祖确实是深不可测,可是那有用吗?来来来,你来告诉我,你那位林逸师叔祖准备怎么走出那个一步登天阵?”

    这才是陈东城能够站出来叫板的底气,没错,他们现在是不敢面对林逸,可这不还有一步登天阵挡着么,既然林逸出不来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这个……”辛易捷一时噎住,其实他也想过这事儿,只不过刚才林逸吩咐得匆忙而他自己又太过兴奋所以给忽略了。

    “嘿嘿,你不会以为你能瞒过我们偷偷给他弄一块身份腰牌吧?”陈东城冷笑不已,若是刚才这种群龙无首的情形,辛易捷想要给林逸弄一块身份腰牌不是难事,可现在有他这个副掌门站着,那可就什么都不好使了。

    太上长老倒了,掌门音讯全无,排下来地位最高的当属陈东城这个副掌门,关键这还不是空有名头的副掌门,他是陈家派系的领军人物,除非林逸亲临,否则其他人在他面前还真就只有俯首称臣的份。

    辛易捷心下郁闷不已,难得稳住了局势,没成想这家伙居然半途醒了,这可怎么办?

    “怎么?刚才不还风头正劲么,辛长老这么快就偃旗息鼓了,不适合吧?你那位林逸师叔祖可还在登天崖眼巴巴等着你的好消息呢,就这么让他老人家望眼欲穿,不太好吧?”陈东城连连讥讽道。

    其他众人面面相觑,辛易捷跟陈东城相比起来确实是差太远了,短短的三言两语,就反被对方掌控了局势。

    辛易捷憋得老脸通红,面对陈东城他实在没什么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