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372章 两人逃亡

    前后失踪了整整半年时间,在此之前辛易捷比谁都希望这位前掌门能够回来主持大局,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洪子君回来了,那他这个刚坐上的掌门位置怎么办?继续做下去,还是退位让贤,物归原主?

    这事儿要是处理不好,辛易捷好不容易稳住的局势极有可能再度陷入失控边缘,万一要是本土派系因此分裂,而陈家派系再次从中煽风点火的话,事情说不定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掌门之位该谁来做,有个决定权的人不是北岛青云门上下门徒,而在登天崖。

    “这位就是洪子君?”林逸打量着辛易捷带来的这个中年人,面白无须,长相看着有些忠厚儒雅,举手投足间偶尔流露出几分上位者的气势,不过并不明显,反而透着一丝憔悴和狼狈。

    “弟子拜见师叔祖!”洪子君连忙拜倒,在林逸面前丝毫没有半点掌门架势,他不是傻子,对方连太上长老陈久都说干掉就干掉,何况他区区一介弱势掌门。

    最主要的是,如今物是人非,名义上辛易捷已经成了北岛青云门的新任掌门,而且还是林逸当众钦点的,他这个时候回来其实冒了极大的风险,万一林逸和辛易捷觉得他碍眼,下场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别看辛易捷是个老好人,也别看他之前对辛易捷多有提携,事关掌门之位,就算是亲兄弟之间也争个你死我活,当然,最终的决定权并不在于他和辛易捷,而在于林逸。

    “失踪这么久,干嘛去了?”林逸看着他问道。

    “说来惭愧,这半年来一直躲在外面不敢回来,因为我要是回来,那就没命了。”洪子君苦笑道。

    “为什么?”林逸和辛易捷相视一眼,洪子君身为一派掌门,实力自然不弱,乃是实实在在的金丹大圆满高手,而且就在北岛青云门地盘之内,怎么会有性命之危?

    “因为要杀我的人可是太上长老陈久啊,当初要不是我的坐骑拼死掩护拖延了一瞬,我早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洪子君直到今天说起这事儿都是心有余悸,谁也想不到,自家的太上长老居然会直接对本派掌门出手,而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替陈东城铺平道路。

    “难怪整整半年都杳无音讯。”林逸点头。

    这就说得通了,既然已经出手,那么只要有陈久在,洪子君自然是不敢再回来北岛青云门了,那是找死。

    也正因此,他才会在这个时候忽然现身回来,毕竟陈久已经被林逸干掉,对他来说最大的威胁已经消失了,身为堂堂掌门总不可能一直流落在外,不管怎样总是要回归北岛青云门的。

    “身为掌门却只顾个人安危,说来是我大大失职了,还请师叔祖您亲自治罪。”洪子君毕恭毕敬的主动请罪,态度放得十分端正。

    “没这个必要,情有可原嘛。”林逸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看向洪子君的眼神却是多了几分玩味,这家伙明知道自己让辛易捷顶替了他的位置,但从此刻的态度来看,竟没有半点的埋怨和愤懑,反倒似乎已经看开了。

    洪子君当然没有兴师问罪的胆子,这一点并不难理解,可是将态度摆得如此端正,还主动做出一副负荆请罪的架势,这就有点意思了。

    “多谢师叔祖体谅,但我这半年来的不作为是事实,身为掌门却失联这么久,我这个掌门当得实在不称职,也没脸再当下去,所以这个重任以后只能落在辛掌门一个人的肩上了!请师叔祖放心,弟子一定全力配合,为您和咱们北岛青云门赴汤蹈火,保驾护航。”洪子君连忙表忠心道。

    这家伙倒是还挺上道!林逸顿时明白了对方的来意,这是知道事成定局,不想为了一个已成空中楼阁的掌门之位再惹杀身之祸,所以主动前来自我澄清,抛开其他不说,这家伙识时务倒是真的。

    “既然如此,那这样吧,你以后就当个副掌门好了,有经验也有实力,以后辛易捷这边还得靠你多多帮衬,希望咱们北岛青云门从此再没什么派系之争,我也不想再听到有人挑事闹事,我对你们两位寄以厚望,可别让我失望了。”林逸看着两人道。

    “是!”两人俱是大喜。

    辛易捷大喜是因为自己真正坐稳了掌门之位,而至于洪子君,对他来说能够获得林逸的认可本身就已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何况虽然丢了掌门之位,至少还能做一个副掌门,这已是意外之喜了,没什么好不满足的。

    当初会被陈久欺压得如此凄惨,这本身就已证明了洪子君并不是一个性情强硬之人,若不是陈久想要他的性命,他的选择多半是会一直忍气吞声下去,现如今换成了更加可怕的林逸,他选择低头看似在意料之外,实则完全在情理之中。

    “很好。”林逸笑了笑,推辛易捷坐上掌门之位是无奈之选,因为整个北岛青云门他也就跟辛易捷一个人熟,换其他人来坐这个位置他不放心,可只凭辛易捷一个人想要真正掌控住大局,短时间内又有点不太现实,洪子君出现得正是时候。

    “对了,师叔祖,还有一件事需要向您汇报。”辛易捷顿了顿,面带几分愧色道:“陈东城、路平安两个人都跑了,而且还带走了陈久的尸体。”

    如今陈久的元神已被林逸拘在玉佩空间,剩下的肉身对于其他人来说,已跟尸体无异了。

    “知道了。”林逸对此不置可否,这在他看来倒未必就完全是坏事,毕竟陈东城和路平安这两个人留在门派之中多少都是隐患,有他们俩在,陈家派系就不会完全散掉,派系之争还会一直存在下去,而他们俩人一走,陈家派系从此彻底群龙无首,也就不攻自破了。

    至于陈久,林逸更是一点都不担心,这家伙的元神就被自己扣着,除了自己谁也不可能让他活过来,陈东城和路平安就算把他带走了又能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