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373章 阙罗山

    辛易捷本来还有些提心吊胆,生怕因此责罚自己办事不力,却没想到林逸竟是这么个态度,顿时就松了口气。

    “好了,你们去忙吧,当务之急是掌控大局,这是重中之重。”林逸摆手道。

    “是。”辛易捷和洪子君两人当即踌躇满志的去了。

    “嘿嘿,还真造化弄人,这俩人原来洪子君是老大,现在反倒要给辛易捷做小弟了,他居然还能坦然接受,这性格也真是没谁了。”吴臣天几人在一旁笑道。

    “物以类聚嘛,他们两个其实根本就是一路人,性格偏软,乍一看就是明哲保身的老好人,心里却又存着野心,只有跟兔子一样被逼急了才跳起来咬人,如今林逸哥哥既然摆出了接纳的态度,那洪子君当然不会自找麻烦!”应子鱼一脸的洞察人心。

    “面子事小,性命事大。”宋凌珊跟着点头。

    林逸闻言顿时失笑:“你们几个倒还挺会看人,行了,别挤在这里偷懒,都给我好好修炼去。”

    “好好好。”众人相视一笑。

    要是依着他们本来的性子未必就会这么勤快修炼,但如今陈久这些人给了他们一个最直观的教训,要是实力不济,在这太古小江湖当真是寸步难行,他们一个个都是有心气的主,可不想一直都只能依附在林逸的羽翼之下苟且偷安,毕竟就算跟不上林逸的脚步,那也不能给林逸拖后腿啊。

    中岛,阙罗山。

    由于附近没有门派驻扎,兼之时有凶恶灵兽出没,方圆数十里之内少有人烟,除非是一些门派试炼之类的活动,否则这地方基本上就是一个无人区。

    一只巨型灵鹫从天而降。这是北岛青云门最具标志性的飞行灵兽,放眼整个太古小江湖都算是难得一见的凶禽,除了掌门之外,就只有地位更高的太上长老才配驾驭。

    而这只巨型灵鹫的背上并不是他人,正是偷偷逃出来的陈东城、路平安,外加人事不知的太上长老陈久。

    既然选择偷偷逃出北岛青云门,实质上便与叛门无异。这么一来北岛显然是不能再待了,其他几个岛又离得太远,而且也不太熟悉,陈东城和路平安商量了半天,最终决定逃来中岛,无人管辖的阙罗山便是现成的落脚点。

    阙罗山虽然危险。但他们一个金丹后期巅峰一个金丹中期,只要行事稍微谨慎一些,自保无虞。

    “老路啊,接下来何去何从咱们可得好好合计合计,毕竟总不能真的一直窝在这山沟沟里吧?”陈东城皱着眉头道,他是北岛陈家出身,又一直被当做接班人看待。从小就是锦衣玉食惯了的人,如今被逼无奈逃进阙罗山,一天两天倒是还行,时间长了可熬不过去。

    “可现在北岛青云门落入林逸之手。咱们两个现在说不定都已被安上了叛门的罪名,要是冒然出去被有心人盯上,那麻烦可是不小啊。”路平安也在头痛,任谁都不会想窝在这穷山恶水里面,可问题在于叛门在太古小江湖乃是一等一的重罪,就算在这中岛走出去那也是人人喊打,万一被那些与北岛青云门交好的中岛门派遇上。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那也总得试一试,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真要是耗上几个月。光咱们俩人的修炼资源就是大问题。”陈东城摇头道。

    要是一般的筑基期高手,想要弄一些修炼资源倒还能凑合。可他俩都是金丹中期以上的高手,整个太古小江湖几乎所有金丹期层次的修炼资源都掌握在各个门派家族手中,别说在这人烟稀少的阙罗山,就是市面上都很难买到。

    修炼一途有如逆水行舟,时间一长,两人的实力必然不进反退,那可就哭都找不着调了。

    “要不然……”路平安沉吟了片刻,提议道:“我们干脆去投奔别的门派,以咱们两人的实力,相信任何一个太古门派都会很乐意接纳咱们,到时候再将林逸鸠占鹊巢的事迹宣扬出去,势必会引起整个太古联盟的重视,咱们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这主意听起来倒是不错。”陈东城点头赞同,他是金丹中期高手,路平安更是金丹后期巅峰高手,这样的实力跑去任何一个太古门派待遇都不会差,当然前提是能够获取对方的信任,好在这些年陈久为了扶他上位,没少带着他去各个太古门派露脸,其中还有几个关系不错的,前去投靠应该问题不大。

    “那么这就出发?”路平安看着陈东城,虽然他的实力更高,但在陈东城面前还是放低了姿态,毕竟陈久并没有真的死去,如果能够找到办法治好,有这位元婴老怪罩着到哪儿日子都不会难过。

    “还有一个问题,我这位老祖宗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背着他去上门投靠吧?”陈东城还在皱眉,陈久是他和路平安翻身的最大希望,除非确认已经完全死透,否则绝不可能丢弃,眼下应该如何安置是一个大问题。

    “那肯定不合适,师父的身份和实力都太敏感了,这要是冒然带上门去,先不说没几个人胆敢收留咱们,就算收留了也必然生出各种龌龊,反而不美。”路平安摇头,毕竟这真要救活过来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元婴老怪,北岛青云门已经上演了一次鸠占鹊巢,其他太古门派可不会重蹈覆辙。

    “这样的话,那咱们就只能兵分两路了,一个人先去蹚水,另一个人留下来照顾老祖宗,等到那边一切准备妥当了,再想办法将老祖宗偷偷转移过去,怎么样?”陈东城说道。

    “这倒是一个办法,不过谁去谁留下呢?”路平安看着陈东城,这又是一个问题,两人如今虽说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可彼此还算不上推心置腹,各自肚子里打着什么样的小九九彼此都不知道,无论谁去谁留下,总会有各种顾虑。

    两人不约而同陷入了沉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