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375章 加入中心!

    正如眼镜博士所说,他们已经发现了自己体内那股若有似无的毒气,这个惊悚的发现足以将他们那一点欣喜打消得一干二净,打死他们也想不到,明明已经找了鉴定师,鉴定结果明明是没有任何毒物成分,吃下去之后居然会留下一道如此恐怖难缠的毒气!

    殊不知,这可是中心融合了世俗界最顶级科技的手段,仅凭太古小江湖的常规鉴定手段,要是能够鉴定出来那才真是见了鬼了。

    “阁下到底想怎么样?”陈东城和路平安有些惊慌失措,实力暴涨,结果付出的代价却是身负毒气,这相当于活活把自己卖了,无论换成是谁都高兴不起来,只会人心惶惶。

    “不怎么样,两位放心,那股毒气虽然消除不掉,但短时间还不会发作,就算时间长了,只要定期服用解药也可以有效压制,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眼镜博士淡淡道。

    两人相视一眼,这话并没有让他俩安心多少,反而越发心惊胆战,毒性越稳定,就意味着对方掌控得越牢靠,这神秘人到底想要干嘛?

    “还不放心?”眼镜博士看着两人的表情笑了,安慰道:“我的目的从一开始就说过了,我们有共同的敌人,所以我需要两位加入我们组织效力,至于我们组织的实力,相信已经不用多说了,两位应该深有体会,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们两位好好配合,我可以让你们在极短时间内成为元婴老怪!”

    这话,之前陈东城和路平安都下意识当成天方夜谭,但现在不一样了,有过之前的丹药打底,他们对此可谓深信不疑!

    一边是元婴老怪的诱惑,一边是莫名毒气的胁迫。面对这一手萝卜一手大棒,正常是个人都不会有第二种选择了。

    “好,我加入!”陈东城率先做出决定。

    “我也加入!”路平安不甘落后。

    “很好,有你们两位的效力,我们以后在这太古小江湖行事就更方便了,如虎添翼,可喜可贺!”神秘人闻言大喜。

    虽然这俩人的投效完全在他意料之中。但仍然令他十分欣喜,毕竟中心想要真正在太古小江湖站稳脚跟,那就必须极大倚仗本地土著,而这俩人都是北岛青云门排名前列的高层,无论经验、人脉还是影响力都远非等闲可比,就算如今逃离了北岛青云门。作用仍旧非同小可。

    “属下必当鞠躬尽瘁,肝脑涂地!”两人都是人精,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心态自是调整得极快,让人无可挑剔,不过两人心中到底抱着什么样的想法,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好。你们两位刚突破不久,需要好好修炼稳固境界,等再过一段时间,相信就会有好消息了。”眼镜博士高深笑道。

    “什么好消息?”陈东城和路平安不无好奇的相视一眼。

    “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说这话的时候眼镜博士目光落在了一旁人事不知的陈久身上。对他来说,陈东城和路平安两人的加盟还不算是最大的收获,最大的收获是这位北岛青云门的太上长老,以后批量制造元婴老怪的关键,可都落在这家伙身上了。

    三个月时间一晃即逝,中岛雪剑派。

    对于许小冬来说,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她最看重的亲传弟子冷冷出关了,经过几个月的闭关修炼,冷冷成功迈过横亘在筑基期与金丹期之间的那堵壁障。如今已是真真正正的金丹初期高手!

    身为师父,许小冬自己也才是金丹初期而已。如今居然被自己的弟子追平,按照门派规矩以后就是平起平坐了,这种事情换做其他人难免都会有些尴尬,但许小冬不会,她反而觉得十分骄傲!

    前后加在一起才不过区区一年半的时间,冷冷从一个筑基初期弟子,硬是一飞冲天成为如今的金丹初期高手,如此惊人的表现即便比不上雪剑锋那种开了挂的家伙,但也着实称得上惊世骇俗了,无论换做是谁教出这样一个弟子,都会无比骄傲。

    不仅如此,以冷冷的逆天资质再加上林逸给的各种极品丹药,跨过金丹期这个巨大壁障之后,完全有可能恢复到之前飞速突破的逆天状态,其他人从金丹初期到金丹大圆满需要几十数百年的时间,但对于冷冷来说,就算不用中心那种副作用极大的改进版丹药,时间也远远不需要这么久。

    也许过不了几年,雪剑派就要多一个金丹大圆满高手了。

    不过,还没等师徒二人好好说上几句话,一个熟悉却令人厌恶的声音便横插进来,赫然是雪剑锋。

    “哟,终于出关了,看这样子居然都已经是金丹期了啊,难得难得。”雪剑锋一脸邪笑的朝着两人方向走来,明显来者不善。

    冷冷和师父许小冬相视一眼,心下不由有些惊疑,这家伙自从上次被冰无情当众废掉双腿之后,没过多久就被他爹雪立平给送出去求医了,一连几个月都杳无音讯,没想到今天居然再次现身了。

    这事儿从一开始就透着古怪,照理说以他双腿的伤势,雪剑派内部的医者未必就治不好,就算真没有这个能力,那至少也可以试一试,没有必要专门跑出去求医,更别说在外面一待就是几个月了。

    见冷冷二人都不搭话,雪剑锋不以为意,自顾走近伸手就往冷冷脸颊摸来,继续邪笑道:“啧啧,几个月不见,师妹倒是出落得越发动人了,我见犹怜啊,本来我还想着继续追究一下你之前的那些事迹,但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只要你迷途知返,我可以既往不咎,怎么样?”

    “迷途知返?”冷冷身形一退避开了对方的咸猪手,她如今也已晋级金丹,就算只是金丹初期,那至少也算是跟对方一个层次的人物,打是肯定打不过,但不至于只能束手待毙。

    “没错,我会让你认识到跟着林逸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你绝对会为此后悔一辈子,现在是我大发慈悲给你一个悬崖勒马的机会,你可不要不识好歹。”雪剑锋一边冷笑,一边继续步步紧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