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391章 不会看上你了吧

    简而言之,端木玉的打开方式不对,所以此刻的情形基本上就跟之前她衣服炸开的时候差不多,玩脱了……

    换做其他人,哪怕是元婴大圆满高手在场,端木玉此刻也是必死无疑,好在她身后坐着一个玄升期元神,放在太古小江湖这几乎就是玩神识的骨灰级宗师存在了,更关键的一点是,这家伙对于神识草的整个淬炼过程了然于胸。

    毕竟从来到太古小江湖开始,林逸几乎每天都要啃上一口神识草根辅助修炼,第一个月的时候还觉得痛苦难忍,等到现在,基本上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他估计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将神识草根当做每天零嘴来吃的奇葩,痛苦固然是痛苦,但在他眼中这东西也就跟咖啡差不多,痛苦之余,倒还挺香挺提神的……

    林逸不出意外的替端木玉接管了汹涌壮观的痛苦之潮,不过并没有直接替她抹去,那样就没有淬炼神识的效果了,他只是有节奏的将其压制到一定程度,然后一点一点重新释放出来罢了。

    这么一来,既在端木玉的承受范围之内,同时还能最大限度的起到淬炼神识的效果,两不耽误。

    如此又过去一天一夜,端木玉这才从无尽的痛苦之海中挣扎而出,一天而已,这点时间对于旁人来说远远算不上长,对于闭关动辄几年几十年的修炼者来说更是不值一提,但如果将他们换到端木玉的处境之中,那绝对是无比漫长,因为这是实实在在的度秒如年啊。

    端木玉在这一天之中所展现出来的惊人毅力,甚至于就连林逸都忍不住惊诧,别看他已经压制住了痛苦之潮,但半截神识草的总量摆在那里,即便之后有节制的释放出来,那痛苦程度仍旧远在平常之上。

    毕竟,端木玉可是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消化掉了别人需要半个月以上才能承受的痛苦,她能够一声不吭的这么扛过来,饶是林逸也不得不竖起大拇指称赞一句。

    姑娘,你果然是条汉子!

    “呼……”就像一场总算跑到了终点的马拉松,端木玉有些虚脱的长呼了一口浊气,此时她整个人早已被汗水浸透了不知多少遍,形象什么的,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被抛之脑后了,紧绷了一整天的精神稍一有点放松,整个人顺势便往后倒去。

    林逸顿时就呆住了,端木玉是累得顾不上形象,但他可是一点都不累啊,尤其这几天来一直在光明正大的欣赏人家光洁秀背,心下免不了会生出些许旖旎的念头,只不过一直都克制得很好罢了。

    可是现在,端木玉忽然朝后方倒过来,直接就撞入他的怀中,林逸连一点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然后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身前美景,之前只能看到一个背部,这下连前面两点都看得清清楚楚。

    “粉色的……”林逸脑海里下意识划过这个念头,随即就对上了端木玉的眼睛。

    “啊!”端木玉直到此刻才终于回过神来,连忙护住胸口重新坐了起来,着急忙慌想要找衣服遮羞,只可惜地上的衣服早已成了碎片,而这地方乃是禁闭室又不是她的闺房,自然也不会有可换的衣服,一时间竟是跟个没头苍蝇一般不知该如何是好。

    “呃……”林逸也很尴尬,端木玉不动还好,他也看不了太多,顶多就看个后背,现在这一动倒是更加美不胜收了,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这种带着旖旎色彩的尴尬并没有维持太久,因为林逸忽然提醒了一句:“赶紧躲一下,外面来人了。”

    端木玉愣了一下,这个房间被黑水阵笼罩,照理来说身陷其中任何人都不可能感知到外面的情形,因为神识根本就不可能探出去,不过基于之前建立起来的绝对信任,她下意识便做出了反应,一骨碌躲到床上将被子盖得严严实实。

    其实她刚才束手无策的时候就该这么做的,只不过鬼使神差的居然僵住了,想想也是诡异得很。

    果不其然,端木玉刚一躲进被窝之中,铁门便被打开,来人依然是邱明冲。

    邱明冲站在门口真要说话,结果瞥了一眼顿时愣住,从他的角度虽然没办法完全看清楚房间内部的每一个角落,但大致还是能够看清楚的,他分明看到端木玉此刻居然在床上!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虽然林逸依然坐在一旁,可端木玉好端端的居然跑到床上去了,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凡是个人都能脑补出来,就更不用说邱明冲这种想象力丰富的家伙了。

    机会来了!邱明冲心中一动,不过面上倒是没有抓着这件事儿不放,他这次过来可不是看热闹来的。

    “冰无情马上过来,在那之前我想要叮嘱阁下一句,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希望阁下能够掂量清楚,还是那句话,只要阁下能够帮忙让冰无情交出神识草,那么阁下就是我们叶灵派的贵宾,一切都好说话。”邱明冲提醒道。

    “好啊。”林逸答应得很痛快。

    “识时务者为俊杰,那么接下来就看阁下的表现了。”邱明冲对于林逸这个态度十分满意,他跟林逸之间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唯一所图就是神识草,只要林逸识相帮他从冰无情手上骗出神识草,他并没有继续与其为难作对的打算。

    邱明冲走了,不过临走之前特意瞄了床上一眼,虽然仍旧看不到什么,目光却是意味深长。

    “这家伙的眼神怪怪的,不会是看上你了吧?”林逸转头对着床上的端木玉道。

    “哈?”端木玉一呆,随即神色有些古怪的摇头道:“不会吧,我跟他没什么私下接触啊,而且前阵子高层还在商量……商量……”

    “商量什么?”林逸见她这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不禁有些奇怪,这姑娘一向是豪爽示人,少有这种吞吞吐吐的时候。

    “没什么……”端木玉神色复杂的看了林逸一眼,忽然红着脸道:“你那里应该还有衣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