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961章 搜魂术

    任何案子定论之前必须要有证据,哪怕证据再怎么牵强都可以,但是必须有,这是公羊杰亲自定下的铁律。执法堂从上到下,无论是谁都绝不敢有丝毫违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只要两个守卫不指证林逸,马剑手里便没有任何的证据,那么他便无法完成徐灵冲的吩咐,动不了林逸一根汗毛!

    “这位执法使大人,如果没其他事情的话,我可以走了吧?”林逸拍了拍屁股,一脸云淡风轻地起身道。

    “慢着,本执法使什么时候说过你可以走了?还是说,你以为执法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能走的地方?”马剑面带不善道。

    林逸闻言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那你又想如何?我刚才没听错的话,你手上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证据,仅仅为了替徐灵冲解决私人恩怨,就无视执法堂的规矩,你确定这么做合适么?”

    马剑闻言一怔,随即不由得恼羞成怒,脸色阴沉似水。

    这话还真是被林逸给说中了,他虽然算是徐灵冲一系的人马,但严格说起来,执法堂才是他的根本,如果坏了执法堂的规矩,甚至于因此触怒堂主公羊杰的话,区区徐灵冲根本保不住他,到时候就算徐元正出面,公羊杰也都不可能买账。

    [长^风]“哼,真是无知者无畏,你以为那两个蝼蚁一样的垃圾守卫不出面指证你,你就能逃过这一劫了?简直异想天开!”马剑脸色难看地冷哼一声。

    林逸这番表情落在他的眼里,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挑衅找死,哪怕没有事前徐灵冲的交待,单是为了平他此时胸中一口恶气,今天也绝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林逸。

    看着马剑这明显狰狞到有些疯狂的神情,林逸心中微微一突,俗话都说阎王好见小鬼难搪。如果对面坐着执法堂堂主公羊杰,虽然这种大人物必然更加棘手难以应付,但至少不会这么横生波折。

    马剑只不过是一个小人物,但其身为专案执法使的权力,如果一心想要弄死自己,哪怕为此不惜铤而走险的话,林逸还真是办法不多。

    毕竟执法堂时刻都有顶级高手坐镇,他不可能在这里出手乱来,一身实力都只能作为摆设,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到了这里是属于绝对弱势的一方。

    “不错,那两个垃圾守卫确实在替你开脱,但是很可惜,本执法使现在就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这都没用!孟觉光逼迫你什么的,这都只是他们的主观猜测,根本不足为信,但他们至少证实了一点,矿崩之前你确实在到处乱挖。我之前的推测依旧很有可能成立。”说到这里,马剑阴狠地舔了舔舌头:“所以,我准备送你一份大礼,让你好好体验一把执法堂的搜魂术!”

    搜魂术!林逸顿时悚然一惊。老早之前他就跟苦逼师兄这些人聊起过,搜魂术是执法堂少数几种王牌手段之一,任凭嫌犯再怎么巧舌如簧,在搜魂术这种可以直接读取神识记忆的神技面前。一切都无所遁形。

    执法堂眼里没有任何秘密,这话也正是因此得来。

    对于林逸而言,因为身负种种隐秘底牌的缘故。搜魂术简直就是跟催命符一样的存在,一旦这些秘密被人知晓,那日后可就麻烦大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林逸如今的实力在天阶岛还远远不足以自保,一旦玉佩空间这些秘密底牌被人曝光,到那时候还能不能有这个命活下去,可就真的是未知数了。

    “好好感激我吧,搜魂术只有执法堂那几个特使才能施展,像我这种执法使一年也只有一次申请机会,普通嫌犯可没有这么高级的待遇,所以你就好好享受这次难得的体验吧,因为也许在这之后,你很快就要被送上断头台了。”马剑桀桀冷笑道。

    就算是专业人士,施展搜魂术的代价也是极大,所以这种极为实用的神技,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轻易滥用,执法堂对此亦有着严格限定,像马剑这种级别的普通执法使,一年顶多只能申请一次,之后便再也没有机会。

    这已经是马剑手里所能掌握的最核心权力,平常根本舍不得拿出来,但是现在为了对付林逸,他豁出去了。

    林逸冷冷地看着他道:“你应该知道矿崩不可能是我区区一个新人能够制造出来的,孟觉光死在其中纯属意外,这次把搜魂术的机会用在我身上,已经注定了就是浪费,确定有这个必要吗?”

    “当然有!”马剑不怀好意地狞笑道:“看你这样子,似乎已经知道搜魂术是干嘛用的了,不过有一点你好像还没弄明白,搜魂术在探查神识记忆的同时,还会留下无法治愈的后遗症,以往接受过搜魂术的嫌犯,六成都成了傻子,剩下四成则从此成为废人,你猜你会是哪一种呢?”

    损人不利己,这才是马剑的意图,他才不会管林逸是不是制造矿崩埋葬孟觉光的凶手,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完成徐灵冲的吩咐。

    只要给林逸来一次搜魂术,无论最后查探出什么结论,反正到时候林逸要么变成傻子,要么变成废人,都足可向徐灵冲交代了。

    真是一个让人火大的人渣!林逸双眸冷冽,暗暗握紧双拳,事到如今他也没什么别的选择了,如果对方一定要强来的话,那么就算出手在这执法堂大闹一场,也总要好过被搜魂术搜出所有秘密底牌。

    “你就好好给本执法使等着吧,我这就去跟上头打个招呼,不会让你等太久的,哇哈哈哈!”马剑得意大笑着转身就要出门。

    然而未等他走到门口,林逸的身形便已经骤然一闪而现,堵在他的面前,脸色前所未有的冰冷:“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也没必要继续隐忍下去了。”

    忍无可忍,那便无需再忍,虽然在执法堂这种地方出手,怎么看都是愚蠢自虐的找死行径,但是这种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