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972章 轻松打跑

    “多谢。”林逸点点头,当即便朝着那人所指的方向找过去。

    片刻之后,林逸在山脚拐弯处,发现了一片废墟,看其残骸,之前应该就是那人所说的木屋。

    林逸不由得有些吃了一惊,如果这真的是破烂王的住所,那这家伙何止是遇到了麻烦,简直是遇到了大麻烦,连住所都被人明目张胆地烧了,这得是多大仇?

    毕竟,这总不可能是破烂王自己闲得无聊,自个儿烧着玩解闷的吧?

    不过好在,破烂王怎么说也是筑基初期巅峰高手,除非是被人杀死,否则这种小木屋火灾什么的,应该伤不到他才对。

    可是这么一来,找不到破烂王本人,林逸也有些难办了,以他此刻林二的身份,就算剪除掉了孟觉光这个威胁,终归还是不能太过明目张胆地到处张扬露面,如果短时间内找不到破烂王,此行就只能无功而返了。

    正当林逸犹豫要不要继续在这逗留下去的时候,后方突然快速冲过来三道人影,还在很远的地方,就已经二话不说施展武技,对林逸动手。

    林逸顿时一惊,下意识以为自己身份败露,在这种地方动静闹大的话,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然而这里毕竟是青云阁地盘,一旦真的闹出人命,形势又很可能脱离掌控,后患无穷。

    来不及细想太多,林逸当即施展蝴蝶微步避过对方攻击,冷声道:“来者何人?有何贵干?”

    “哼,还有何贵干,当然是找你算账。竟敢偷我们东西,你可真是连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上次只烧了你这破木屋,真是便宜你了,今天就让你好好长长记性!”为首之人横眉冷笑道,然而等看清林逸的样貌之后。突然语气一窒:“你……你不是破烂王?”

    林逸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你说呢?”

    这三人不由得面面相觑,然而意识到认错人之后,却并没有就此住手,反而振振有词道:“就算不是破烂王,也肯定是破烂王的同伙,收拾这种货色。那可是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呵,真是让人火大的家伙。”林逸皱了皱眉,而后周身气势猛然暴涨,炙热的拳意随即笼罩四面八方,就如火神现世。

    身为强者。面对这种不长眼的货色没必要太过忍让,如果觉得聒噪,那么一招撂倒即可。

    这三人,都只有筑基初期巅峰的实力,在林逸眼里,可谓是不堪一击。

    仅仅不过一个照面的工夫,三人便全部倒在林逸轻描淡写的一招狂火拳二十四式之下,一个个浑身焦黑狼狈不堪。如果不是林逸刻意留手,这三人只怕都已经被烧成灰烬了,连一具尸体都别想剩下。

    “青云阁还真是羸弱不堪。废材收容所之名,”林逸无语地摇了摇头,这三人都是青云阁内门弟子的装饰,看他们之前嚣张狂妄的样子,还以为多少会有几分实力,没想到竟是这么不堪一击。真心让人无语。

    半晌之后,侥幸捡回一条小命的三人才终于从惊惧中回过神来。畏缩着身子远远看了林逸一眼之后,见鬼一般转身大叫着逃跑。

    如果硬要形容这三人此刻的心情。那就只能是四个字,欲哭无泪。

    明明是来找破烂王这种连打架都不知道为何物的废物算账,结果却莫名其妙踢到了铁板,这玩意到哪说理去?

    看这狠人,恐怕是冲天阁来的吧?想到如此,这三人心道没残废了真是侥幸!

    林逸不屑地淡淡一笑,放任三人狼狈逃窜而去,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否则他有这心的话这三个不长眼的家伙早已经都是死人了。

    “人都已经跑了,现在可以出来了吧。”林逸突而对着废墟某块石头之后道,这家伙隐藏得很好,一开始甚至连他都没有察觉,但是刚才被狂火拳拳意波及的时候,这后面分明有所动静。

    半晌,石头之后依旧毫无动静,连一点微弱的气息都感觉不到,照理来说以林逸的敏锐感知,这点距离根本逃不过他的耳目,不可能连气息都发现不了。

    换做其他人,也许还会以为刚才是不是错觉,不过林逸却是相当笃定,微微一笑道:“再不出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对你再来一拳了。”

    说罢,林逸身上再度凝聚出炽热拳意,那边石头之后,才终于有了动静。

    “慢着慢着,我出来了!”一个狼狈人影当即从废墟中跳了出来,浑身上下衣服都已经被烧得破破烂烂,脸上也是焦黑一片,乍看之下简直就是活脱脱一非洲难民。

    未等林逸说话,这人便连忙点头哈腰道:“这位大哥,我真不是有心偷你的灵兽材料啊,你这不都已经扔掉了,我这顶多也就是捡回来废物利用,怎么能算偷呢?”

    林逸一愣,随即不由哭笑不得,只看这诡异造型他还未必能够认出来,但是一听话音,明显就能知道,这人就是自己要找的破烂王。

    “破烂王,你不妨再仔细想想,看看到底有没偷我的灵兽材料?”林逸索性也不点破,跟他挑眉玩笑道。

    “这……这真不能算偷!你们自己有眼无珠,把好东西当成破烂扔了,结果被我捡回来了就硬要说我是偷,还要让我赔灵玉,你说我这冤不冤啊?”破烂王压根就没敢去正眼打量林逸,只是一个劲地哭丧着脸道。

    “冤不冤?那你倒是说说都捡什么破烂了,说不定你也是看走眼了呢?”林逸一脸玩味道。

    “破烂?你敢说我千辛万苦捡回来的东西是破烂?”破烂王一听这话,就跟猫被踩到了尾巴一样,顿时一改原本孬怂的模样,睥睨着林逸冷笑道:“那我就说给你开开眼,黑蟾尾、狐熊骨、狼蛛绒,这些在你们外行眼里是不值一提的破烂,但在我这个铸器师手里,一旦用好了那可都是无价之宝,比起那些动辄价值上百灵玉的材料一点都不差,只不过你们自己不识货而已,怪得了谁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