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974章 孙四孔的弟子

    “原来如此,铸器一道果然高深莫测,非同寻常啊。”林逸不无感慨道。

    说起来,他自己在世俗界的时候就已经有过尝试铸器的举动,精钢法杖就是这么来的,当时还想着铸器这一道也不会太难,只不过术业有专攻,暂时出于摸索懵懂阶段而已。

    然而现在,从破烂王这只言片语之中,林逸就已经能够深刻感受到这一行的博大精深,这是一门丝毫不下于炼丹术的高深行当,旦有半点轻视,那都只能是外行人无知的体现。

    刚才那三人怎么说也都是筑基初期巅峰高手,想要在他三人眼皮底下蒙混过去,尤其还烧了房子,正常来说除非是林逸这种高手,否则像破烂王这种级别的人物,几乎没什么可能性。

    然而却愣是被破烂王做到了,可见铸器师专属的静心屏气法,确有其不凡之处。

    “那是自然,这可不是我夸口,铸器一道就算钻研一辈子,那也顶多算初窥门径略通皮毛,想要完全掌握,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破烂王一脸的心驰神往不可自拔,顿了顿之后,突而搓着手跃跃欲试道:“林兄,那个时间宝贵,咱们是不是可以尽快开始了?”

    林逸一怔,看着他这副心急的德行,不由得暗笑失声,指了指面前这一片废墟道:“我倒是没问题,可是就在这儿么?”

    破烂王当即摇头道:“当然不是,铸器跟炼丹一样,对环境的要求可是很高的,不过炼丹还好一点至少有炼丹炉。可铸器却没有铸器炉这种东西,只能自己去找符合条件的好地方。”

    “那我们去哪找这种地方?”林逸疑惑道。

    在破烂王面前他就是彻头彻尾的外行人,既然找了破烂王帮忙,那就只能让对方拿主意,他只需要全力配合就好。

    破烂王故作高深地微微一笑:“我知道有个好地方。林兄你跟我来就是了。”

    林逸自无不允,当即让破烂王前面带路,两人一路走了小半个时辰,这才终于到达目的地。

    看着面前这个一人多高,却在野草堆遮挡下十分隐秘的洞口,林逸一阵咋舌:“王兄。这地方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就在灵玉矿边上吧?”

    “没错啊,就在灵玉矿边上,而且距离灵玉矿最好的一二号矿区都不算太远,如果运气好的话。你也许还能在洞里挖到灵玉呢!”破烂王带头钻进洞穴之中,头也不回地答道。

    “距离一二号矿区不远?”林逸再度惊讶愕然。

    那这么说起来的话,如果有心要挖确实很可能挖到灵玉,只是破烂王既然知道这么一个宝地,为什么还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毕竟这里不像灵玉堂矿区有人监督,每天只要随便在这里挖挖灵玉,不论多少那都是自己的,日子应该过得相当滋润才对。不至于连一点灵兽材料都买不起,而沦落到只能腆着脸去捡别人扔掉的破烂吧?

    “对啊,不过这话也就是说着玩玩。林兄你可别当真啊,千万别随便去碰洞壁,更别想着把里面的灵玉挖出来,如果一不小心动到里面的防护阵,那咱俩可就没命活了。”破烂王一边说着话,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块早已准备好的萤石。熟门熟路地往洞穴深处带路。

    林逸心中一动,奇怪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地方既然距离一二号矿区这么近,那么应该就是在防护阵范围里面吧。说不定咱们脚下这地方就已经踩到防护阵了,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触动这些防护阵而已,怎么会莫名其妙有这么一个洞穴?”

    破烂王闻言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了,可能跟我师父有关吧,这个地方第一次还是师父带我来的,之后他老人家不告而别,所以这个洞穴除了我自己之外,也就再没有别人来过了。”

    “孙四孔么?”林逸微微一愣,之前第一次在坊市见面的时候,破烂王曾说他跟一个叫做孙四孔的铸器大师学过几天,想必就是他口中的师父了。

    “不错,我师父他老人家神通广大,瞒着三大阁偷偷在防护阵底下弄个洞穴,这种事情未必就做不到。”破烂王脸上的崇拜之色溢于言表。

    “这样的高人,有机会还真想见一见啊。”林逸也是心驰神往道。

    这个洞穴看似简单,但能够出现在如此严密的防护阵之中,而且一直都没有被人察觉发现,其中所展现出来的能力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清楚的,制造这个洞穴的人,至少当得起四个字,神通广大。

    “嘿,这个看机缘了,像我师父这种高人从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他一面,只怕都是机会渺茫呢。”破烂王唏嘘不已。

    两人说话之间,已经来到了洞穴深处,前方比通道空旷了许多,大概有着三四十方的面积,其中摆放着不少奇奇怪怪的道具。

    见林逸好奇打量着这些道具,破烂王笑了笑道:“这些都是铸器过程中,可能会用到的一些辅助模具,不过到底有没有用处,还得看你想要铸造什么样的兵器,说起这个,林兄你有什么想法要求没?”

    “有,我这次来找你,其实是想让你帮我升级一件兵器。”林逸说着,便放下一早就背在身后的包裹,从中取出一根其貌不扬的烧火棍,正是他的精钢法杖。

    看到精钢法杖之后,破烂王顿时眼睛一亮,接过去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瞧了一遍,又用手摸了一遍,这才咂摸着嘴巴评价道:“这东西,材料用的都是好材料,看得出来铸造的时候也挺有想法,不过却没有将材料的性能完全挖掘出来,有点浪费了。”

    林逸不由暗暗擦了把冷汗,苦笑道:“这是我自己一个人摸索着整出来的,让王兄见笑了。”

    破烂王闻言不由一惊,睁大眼睛看着林逸,略有些尴尬道:“原来林兄你也是铸器师?那可真是失敬失敬,我刚才都只是随口乱说,你可别往心里去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