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982章 邀约宴会

    价值不高,看管自然也不会太严,所以对于像康照明这种有门路的人来说,弄一点灵药种子几乎是手到擒来的小事,能够用来打发掉林逸自是再好不过了。

    “照着上次灵药考核,四十种灵药种子为一组,原样照搬给我来五组。”林逸当即开口道。

    这是林逸早就想好的事情,他想要噬心玲珑草,除了找洪钟和陈黑胡帮忙收购之外,另外一条可选途径便是灵药圃的灵药种子,只可惜他既不是丹堂中人,在里面也没什么可靠的人脉,单纯靠他自己显然是不行的。

    而反观康照明,这家伙在徐灵冲的关照下,最近在丹堂倒是混得风生水起,据传甚至都已经提前预定了丹堂的位置,只要迎新阁这边结束,立马就可以加入丹堂,借着此次机会,从他身上打这个主意,可谓正好不过。

    不过,林逸不可能直接点名要噬心玲珑草的种子,为了掩人耳目,只能跟上次灵药考核时候一样,四十颗灵药种子全要,反正日后可以作为灵药储备,多要也不会浪费。

    “四十颗一组,你还要五组,你特么想灵药种子想疯了是吧?以为丹堂是我家开的,东西能够随便拿是怎么着?”康照明顿时跳脚道。

    他有门路能够拿到灵药种子确实是不假,但是林逸要五组,那可就是整整两百颗灵药种子,这要是被人发现那问题可就大了!

    康照明毕竟不是丹堂内部人员,别人就算看在徐灵冲的面子上关照他,也不可能为了帮他这点忙就把自己给搭进去。

    林逸也知道这不太现实,不过交易这种事情本身就是漫天叫价落地还钱。当即便道:“也罢,那我勉为其难让一步,四组。”

    “不可能!”康照明又是一口回绝道,林逸这看起来是退了一步,但四组也有一百六十颗。同样不是一个小数目,风险依然不小。

    林逸当即神色一冷,伸手送客道:“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几位慢走,恕我不送。”

    “慢着。三组,顶多三组,不可能比这更多了!”康照明连忙道。

    事实上,就算三组那也有一百二十颗灵药种子,还是需要冒风险的。但是如今主动权捏在林逸手里,他根本没办法。

    更何况,身后就站着徐灵冲这个主子靠山,徐灵冲这一次可不是专门为了替他擦屁股来的,如果不答应林逸的条件,因此而误了徐灵冲的正事,那就说不过去了。

    “三组?”林逸沉吟了片刻,才道:“那我还是要洞府吧。四组是我的底线,不然免谈了!”

    “你……”康照明刚要发火,徐灵冲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对林逸道:“行,给你四组,这事儿以后你不要再提起来!”

    “没问题!不过,我丑话先说在前面,明天日落之前给我送过来,若是晚上半刻或者少上任何一颗。本次约定就不作数,到时候山顶一号洞府就没你什么事了。懂么?”林逸说道。

    “一言为定。”康照明只得硬着头皮答应下来,时间虽然有点紧。但是徐灵冲出面了,这事情也好办了!

    有了徐灵冲的面子,他都不需要担一点风险,就能从林逸手里要回来至关重要的山顶一号洞府,对于康照明来说,这笔交易已经非常划算了,没有必要继续再这么磨叽下去,否则激怒林逸变卦那就完蛋了。

    “那我就等着康大执事的好消息了。”林逸淡淡一笑,四组灵药种子,便意味着有四颗噬心玲珑草的种子,已经算是难得的意外之喜了。

    这时,徐灵冲才终于开口道:“既然你们俩的事情说完了,那本少就说说这次的来意,林逸,听说你曾经在后山救过岚儿小师妹一回?”

    “呵呵,徐大少从哪打听来的这个消息?”林逸微微一愣。

    随即,林逸便若有深意地瞥了正在远处观望的慕容真一眼,心知这件事必是出自这女人之口,而且必然被改头换面了,否则真要说出实情的话,以徐灵冲的立场,根本不可能放过这个想要袭杀上官岚儿的阴毒女人,早一巴掌拍死了。

    徐灵冲故作高深地得意一笑:“在三大阁这点地方,但凡本少想要知道点什么事情,自然是轻而易举易如反掌,看你这表现,应该是确有此事没错了?”

    “那又如何?”林逸不置可否地反问道。

    他虽然有心替上官岚儿除掉慕容真这个威胁,但却从没打算要借助徐灵冲之手,毕竟半月湖这件事情,他还不知道上官岚儿那边是怎么个说辞,若是说岔了被人抓住破绽,那样反而不美。

    “照理来说,像你这种底层新人,根本没资格跟岚儿小师妹这样高高在上的小公主产生什么交集,不过岚儿小师妹是个重情义的人,因为这件事,她觉得欠了你一个人情,当然,上次在执法堂她也帮了你一个忙,应该算是扯平了。”徐灵冲一副居高临下的语气道。

    “那也是拜徐大少所赐,看来这个人情,日后还是得落到徐大少的头上才行。”林逸虚着眼睛回了一句。

    徐灵冲对此却是置若罔闻,假装没听见,继续道:“林逸,你给本少记住一句话,岚儿小师妹是高高在上的小公主,不是你这种底层小草根能够染指的,如果你想继续好好地活下去,那就离她越远越好,听懂本少的意思了么?”

    林逸意味不明地笑了笑,随即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淡淡道:“徐大少兴师动众,这么远跑来一趟,不会专门就是为了跟我说这句话吧?”

    “当然不是,为了斩断你那点可怜而卑微的幻想,不至于继续拿着后山那点小恩小惠去骚扰岚儿小师妹,所以本少决定破例给你这个底层新人发一张邀请函。”徐灵冲给旁边康照明使了一个眼色,康照明随即便将一张邀请函递到林逸手上。

    “下月初八,上官岚儿的生日宴?”林逸扫了一眼,不由微微眯起了眼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