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988章 小师姐来了

    可是,这对于林逸来说,一旦真被用了搜魂术,那便等于灭顶之灾,这种场合没有任何人能够救下他,上官岚儿都不可能。

    上官岚儿虽然是大小姐,然而一旦牵涉到在场这些利害人物,她的话就未必那么管用了,除非她爷爷上官天华亲自出面,可是,上官天华身为堂堂冲天阁阁主,又怎么可能为了林逸这区区一介名不见经传的青云阁草根新人出头?

    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设法制造混乱逃跑了,相比起被人用搜魂术知道一切秘密,这样反倒还有可能搏到一线生机。

    就在此时,几人身后突然响起一个耳熟的少女声音:“林逸是本小姐的救命恩人,你们谁敢对他用搜魂术?”

    伴随着来人的出现,全场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聚焦到她的身上,连公羊杰这样传奇的话题人物都只能逊色三分,来人正是本次生日宴的主角,上官岚儿。

    林逸心头顿时一松,只要还没被用搜魂术,上官岚儿出面解围,就还有效果,南天霸几人就算想要整治自己,估计也不敢在今天这种日子违抗这位上官大小姐的意志吧。

    然而,南天霸几人的反应,却是大出林逸预料。

    “上官大小姐,这林逸就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但同时也有可能是杀死本座三弟的真凶,两者之间并不冲突,上官阁主曾亲口下令严查此事,难道大小姐想要让您爷爷的命令成为一派空言吗?”南天霸振振有词道。

    在跟徐灵冲背后的徐元正一系联手之后,他们的站队已经非常明确,后台既然跟上官天华没关系。那么自然也没必要太将上官岚儿这种小丫头放在心上。

    “这……林逸……”急切之间,上官岚儿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上官岚儿只能无助地看了林逸一眼,她想帮林逸解围,但是这里不像上次在执法堂面对的普通执法使,而是地位非凡的南天霸。如若道理上站不住脚,那么就算她上官大小姐,也是束手无策。

    她虽然有些时候表现得像任性不知世事的小姑娘,但事关爷爷上官天华的大事情,她从来不会掉以轻心,这种时候随便说错一句话。都有可能被人借题发挥,进而影响到爷爷的形象和地位,这种事情以往可没少发生。

    林逸对上官岚儿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多言,毕竟还只是小丫头。这种时候多说多错,与其白白被对方针对挤兑,反而不如静观其变。

    见一句话噎得上官岚儿无言以对,南天霸几人不由有些得意地相视一笑,而后对着公羊杰道:“公羊堂主,您是主掌三大阁刑罚的第一人,如今林逸这个嫌疑真凶就在面前,如果就这么不闻不问的话。窃以为颇有不妥,您说呢?”

    寥寥几句话,场面竟是完全被南天霸掌控住了。可见这家伙绝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五大三粗,那么火爆无脑。

    林逸心中只能暗自紧张提防,事情突然发展到这一步,连上官岚儿亲自出面就无法替自己解围,可真有些骑虎难下了,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然而就在此时。公羊杰却是瞥了南天霸一眼,淡淡道:“南天霸。本座需要做什么,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了?”

    简简单单一句话。本来还在自鸣得意的南天霸几人,脸色瞬间垮了。

    麻痹的一时间都被这目中无人的小子气糊涂了,竟都忘了公羊杰可不是一个他们能够随便差遣的人物,真要指手画脚犯了公羊杰的忌讳,林逸这小子估计屁事没有,他们自己反倒要大难临头了。

    何况真要说起来,南天勇这件案子之所以一点进展都没有,其实都是公羊杰授意的结果,他觉得这案子无关紧要,就没有人会去查,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故而南天霸刚才这些话,落在公羊杰耳里就等同于当面斥问他不作为,以他公羊杰的傲气霸道,会点头才怪!

    “呃……不是……”南天霸急忙想要解释,然而未等他解释,公羊杰忽然毫无征兆地长身而起,无比磅礴霸道的气势,瞬间压迫在他头顶。

    南天霸猝不及防,膝盖一软差点就要当众跪下,勉强咬牙才强撑住身形,然而他身后的南天门和于哲二人,可就没有这实力了,只听噗通一声,齐刷刷直接膝盖板砸在地砖之上,狼狈吐血不已。

    “不是?是你的不是,还是本座的不是?”公羊杰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而后意味深长道:“这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警告,本座没有那么好的耐性,也懒得理会这些狗屁倒灶的破事,之前问你的问题,三日之内给本座答复,否则是什么后果,你应该很清楚。”

    说罢,公羊杰起身扬长而去,留给众人一个狂霸不羁的背影。

    这人真心不凡!饶是林逸,此刻都是不由一阵心折,实话实说,像公羊杰这般强横狂傲的男子,当真世所罕见。

    不过,更让林逸好奇的一点是,这公羊杰和南天霸之间到底有什么事情,短短片刻内貌似已经是第二次提起了。

    “嘻嘻,这下在冷面鬼身上踢到铁板了吧,真是活该!”上官岚儿在一旁幸灾乐祸不已,而跟着她一起过来,此刻挂在林逸脖子上的小卷卷熊,也耀武扬威地对着南天霸几人挥了挥爪子。

    南天霸则被气得脸色铁青,一时之间却又不好发作,只得冷哼一声,默默将跪在地上的南天门和于哲两人拉了起来。

    毕竟这里可是上官岚儿的生日宴,刚才这种事情因为被他占住了理,不给这位大小姐面子也是无可指摘,但若这时候再敢当面甩脸色,那可就太过蹬鼻子上脸了,这事情若是落到上官天华的耳朵里,那必然吃不了兜着走。

    “小师弟咱们走,跟这么给脸不要脸的人站在一起,本小姐觉得恶心!”上官岚儿二话不说,当即便招呼着林逸离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