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3990章 奇怪的冷静

    这一切,都实在太容易惹人遐想了,尤其徐灵冲本就先入为主地认为,林逸这小子一直想要癞蛤蟆吃天鹅肉,难得有跟上官岚儿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机会,这禽兽难道还能轻易放过不成?

    刚才这一幕在徐灵冲的脑海之中,很快就被理所当然地还原成了另外一副景象,那便是林逸这混蛋趁着上官岚儿不备,偷偷强亲了上官岚儿一口!

    想到这一点,徐灵冲顿时就悲愤欲绝了,麻痹的老子追这小妞这么多年,连个小手都没能牵一回,结果竟然被林逸这装逼草根占到先机,这种事情,是可忍孰不可忍!

    上官岚儿,一直以来可都是被徐灵冲内定为他自己的女人,事关未来前途大业,谁都不能染指,谁要是跟碰她半根寒毛,就是跟他徐大少不死不休。

    所以,之前才刚一发现丁点苗头,徐灵冲就想方设法破坏上官岚儿和林逸之间的关系,将这种近乎不可能的可能性掐死在萌芽之中,本以为已经可以高枕无忧了,却没想到竟然在自己眼皮底下,发生了这等事情!

    虽然他跟上官岚儿之间,尚还没有定下任何名分,但在双方家长长久以来的默认之下,徐灵冲早把上官岚儿当成了自己的女人,如今这种情形,他跟被林逸戴绿帽有何区别?

    {

    “林逸,本少要让你生不如死!”一瞬之间,徐灵冲竟然被自己这番猜想刺激得情绪失控,双目通红地就想要对林逸出手。

    事实上,他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只要将林逸侵犯猥亵上官岚儿的事情说出去,就算他在这里当场将林逸挫骨扬灰,那都用不着担任何责任。

    林逸顿时一惊,来不及去想这家伙为何突然暴走,连忙带着上官岚儿就想要抽身后退。毕竟对方可是实打实的筑基大圆满高手,林逸自己才只是筑基中期,如果不用超级真气炸弹这种压箱底的招数,贸然对上去,肯定会捉襟见肘。

    然而,上官岚儿却是先他一步,直接挡在了身前,对着徐灵冲大声道:“你想干什么,小师弟是本小姐的重要客人,你要敢对他动手。我就去告诉爷爷!”

    徐灵冲身形一顿,越过上官岚儿看向林逸的眼神,随即变得越发阴毒起来,半是自嘲半是讥笑道:“岚儿小师妹,如果他是你的重要客人,那师兄我又是什么?”

    不料,上官岚儿也是大小姐脾气上来了,完全不给半点面子道:“本小姐跟小师弟之间的事情,跟你又有什么关系。用得着跟你这个外人交待么?”

    闻言,徐灵冲不由气极反笑,神经质一样指了指林逸,又指了指自己。冷笑道:“我是外人,你跟这草根贱货是自己人?好,很好,说得好!”

    “你说谁是草根贱货?给你一个机会。快跟我小师弟道歉!”上官岚儿顿时也怒了,她朋友本就不多,经历过之前种种事情之后。林逸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已经远非普通朋友可比,而至于徐灵冲这种讨厌鬼,在她眼里根本连朋友都算不上,立场可谓一目了然。

    不料,徐灵冲突然换了一副冷淡的表情,冷冷道:“楼下的重要人物都已经到齐了,岚儿小师妹,你如果跟这草根贱货没什么事情的话,还是尽早下去吧,不要让这么多大人物等太久了。”

    看着徐灵冲转身离去的背影,上官岚儿一张俏脸顿时气得通红,她之前配合林逸演戏,说她讨厌林逸那都是她自己的事情,但徐灵冲这个讨厌家伙,竟然敢当着她的面这么辱骂林逸,那就不可原谅了!

    只可惜,对方毕竟也是冲天阁屈指可数的大少,如今还是冲天阁管事大师兄,就算是她这个上官大小姐,也拿徐灵冲没什么办法,想要替林逸出这口恶气,可不容易。

    “小师姐,不好意思,我给你添麻烦了。”林逸在身后叹了口气道。

    “哪有?小师弟你可别多想,师姐我本来就想跟这讨厌家伙翻脸了,只不过碍于爷爷他们的情面,所以才一直没有明说而已,今天这样也挺好,省得他以后有事没事地来烦我。”上官岚儿连忙解释安慰道。

    林逸暗暗摇了摇头,徐灵冲这人可不像是这么轻易就会放弃的人,对于他这位冲天阁大少来说,上官岚儿对他的吸引力绝非只是女色这么简单。

    就算上官岚儿明言跟他翻脸,他也不可能就这么放手,准确地说,他背后的家族势力也绝不会容许他就这么放手。

    刚才这种情形,如果徐灵冲一直这么情绪失控地暴走下去,也许还比较容易应付一点,毕竟这里周围守卫森严,如果这家伙只是冲着自己来的话,林逸相信还是能够撑到守卫来解围的,到时候对于徐灵冲来说,就不太好收场了。

    而反观现在这种情形,徐灵冲看似情绪失控之后,结果很快就恢复风平浪静,这反而更加可怕,足以证明这位徐大少的城府远非常人可比,眼下的风平浪静,恰恰正是风雨欲来的先兆!

    “小师姐,我觉得你可能需要小心一点了,以后跟徐灵冲接触的时候,最好多留两个心眼。”林逸出言提醒道。

    发生今天这种事情,他林逸必然是徐灵冲重点报复的目标,但是上官岚儿这位大小姐,就算有她爷爷上官天华的庇护,也未必就一定能够高枕无忧,一旦稍有松懈,这位处心积虑的徐大少说不定就会铤而走险。

    上官岚儿愣了愣,而后挥了挥拳头,龇着两颗小虎牙道:“本小姐才不怕他呢,他要是敢动歪念头,本小姐就切了他!”

    一旁小卷卷熊,则是非常配合地坐了一个切东西的动作,看得林逸不由一阵汗颜,之前没看出来,这一主一宠倒是真够凶残的。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下楼,既然徐灵冲都说重要人物已经到齐了,那他们俩继续孤男寡女待在三楼的话,确实不太合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