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004章 诡异消失

    不过如此一来,就算不是小卷卷熊将徐灵冲给切了,徐灵冲今天这个阴谋也很难实现!既然神仙醉没效果的话,他想要对上官岚儿霸王硬上弓,到时候不可能不把上官岚儿弄醒,到时候上官岚儿一叫,他的下场可就不是被切掉这么简单,反而会死得更快更凄惨。

    这时候,上官岚儿低头看了看自己松开的腰带,才终于注意到自己衣服有些凌乱,突然一脸羞涩地捂住胸口道:“小师弟,你不乖哦,快说,刚才都对师姐我做什么了?”

    “呃,什么也没有……”林逸顿时汗颜,天地良心,从始至终他可是什么事情都没做。

    不过,这小妮子神经也够大条的,自己衣服凌乱成这样子,竟然要这么久才反应过来。

    “真的没有?那我的衣服怎么变成这样了?”上官岚儿疑神疑鬼地扫了一圈,忽然眨了眨眼睛,嘻嘻笑道:“小师弟你就承认了吧,放心,师姐我不会怪你的哦。”

    林逸无语,只得坦言道:“真没有,解你腰带的另有其人,是徐灵冲,刚才打晕你的也是他,现在估计还在房间里面蹲着呢。”

    “那个讨厌鬼?”上官岚儿脸色随即一变,一改刚才的轻松玩笑神情,小脸紧张兮兮道:“他……他都对我做什么了?”

    “其实也没做什么,把你打晕之后,他就给你灌了神仙醉,解了腰带,什么便宜都没捞到,反而自己成了太监。”林逸呵呵笑道。

    “太监?”上官岚儿听得一头雾水。

    林逸只得从头到尾。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她复述了一遍,半晌,上官岚儿才难以置信地回过神来:“小师弟你的意思是,小白把徐灵冲给切了?”

    “嗯,准确地说。它是把徐灵冲给剪了。”林逸点点头,见上官岚儿似乎有些担心,便劝慰道:“小师姐你也不用担心,这都是徐灵冲咎由自取,活该的。”

    不料,上官岚儿转眼就兴奋地跳了起来。对着小卷卷熊竖起大拇指道:“小白干得漂亮,接下来一个月必须好好奖赏犒劳你!本小姐早就想这么干了,只可惜一直都没这个机会,这下总算得偿所愿了!”

    听着这话,林逸只觉胯下一阵凉嗖嗖的。跟这位动辄要切人的大小姐站在一起,真心有点心虚啊。

    徐灵冲这么多年对她朝思暮想,结果这小妮子一天到晚就动着这样的危险念头,林逸光是想想,都替这位徐大少瘆得慌。

    “那讨厌鬼呢,不是被小白切成太监了么,快带我去看看!”上官岚儿跃跃欲试,双眼放光地连声催促道。

    林逸不由再一次汗颜。对这位小师姐看来得重新认识一下了,除了一贯以来的娇憨可爱之外,原来还有这么重口味的一面。着实让人意想不到。

    虽然对徐灵冲仍然极为忌惮,但架不住上官岚儿一再催促,林逸只得带着她和小卷卷熊重新回到房间,反正徐灵冲如今状态也是不济,林逸自认就算不敌,拖延时间让上官岚儿喊人过来。应该还是不难。

    进入房间,林逸眼皮微微一跳。他的小心提防都是多余,因为徐灵冲不知何时早已不见了身影。只留下墙角那一滩血,证明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讨厌鬼呢?躲起来了?”上官岚儿满屋子四处寻找徐灵冲这个新晋太监的身影,却始终没有找到,脸上失望之色溢于言表。

    “也许吧……”林逸语气同样带着不可捉摸的惊疑。

    突然遭遇这么大的事情,足可改变未来一生的巨变,徐灵冲这时候无论做出什么事情来都不奇怪,但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凭空消失,仔细想想还是有点诡异的。

    徐灵冲就算一时间接受不了现实,就算他万念俱灰,但等他反应过来之后,接下来的想法无非两种,一种是自暴自弃,一种是忍辱负重。

    但有一点却是非常明确,无论结果是哪一种,徐灵冲都绝不可能这么轻易地放过林逸和上官岚儿,对付上官岚儿也许还存着几分忌惮,但对付林逸这么个毫无背景的青云阁新人,以他眼下这种大受刺激的状态,根本不会有太多的顾虑。

    林逸甚至想过,见到自己几人回来之后,徐灵冲极有可能不顾一切地大开杀戒,即便杀不了上官岚儿,但自己肯定要为他陪葬。

    却没想到,徐灵冲竟然不声不响,直接窝在房间之中凭空消失了。

    要知道,林逸从离开房间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处在唯一的楼梯口位置,徐灵冲无论向上还是向下,只要是正常走出去的,就不可能避过他的耳目。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家伙跳窗而出,但是通过窗户,林逸往外扫了一眼,外面上上下下守卫之森严,几乎毫无死角,此刻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

    这么多守卫,也许不敢对华阳居内部进行监视,但如果有人破窗而出,绝对逃不过他们的耳目。

    别说以徐灵冲现在狼狈不堪的状态,就算以他筑基大圆满的巅峰状态,也很难做到彻底瞒过这些人,凭空消失。

    这个结果,着实让林逸摸不着头脑,想来想去,也只能解释为华阳居也许还有别的暗格通道,只是一般人无法发现罢了。

    “嘁,没想到还是一个胆小鬼!”上官岚儿失望地嘟了嘟嘴,随即又开心道:“不过这样也好,讨厌鬼变成了太监,以后肯定不敢再来纠缠本小姐了!”

    一旁似乎已经开始恢复正常的小卷卷熊,则是又配合着做了一个切的手势,一副谁敢惹上官岚儿,老子就切了谁的凶狠表情,看得林逸忍俊不禁。

    不过,堂堂徐大少的命根子就折在这小家伙的手上,小卷卷熊也确实算得上战绩彪炳,其他人如果小看它,还真有可能步上徐灵冲的后尘。

    “小师姐,这件事你要不要先跟你爷爷打个招呼,如果对方借此发难的话,也许会有点麻烦。”林逸出言提醒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