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006章 是何意图

    而就在林逸回洞府修炼的同时,失魂落魄的徐灵冲,此刻赫然已经出现在一间幽闭的地下密室之中,四周寂静一片,漆黑一片,能够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那种仿佛来自地狱深渊般冰冷彻骨的感觉,饶是此刻遭逢巨变万念俱灰的徐灵冲,都不由惊醒了过来。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在这?”徐灵冲忍不住喃喃道,没有人回答他的疑问,他只能自语。

    随即,徐灵冲下意识伸手摸了一把胯下,血淋淋黏糊糊,连他自己摸着都不由觉得毛骨悚然,但没办法,他必须忍住剧痛仔细确认一下,自己的命根到底还在不在。

    徐灵冲此刻,心里仍然抱着万分之一的侥幸,万一之前小卷卷熊那一剪刀,其实剪歪了呢?

    但是最终摸索确认的结果,却是令他心中陡然一凉,他的命根已经万恶的小卷卷熊给剪成两截了。

    强忍住心中的惊慌恐惧,徐灵冲将残留在裤裆之中,被剪掉的那半截抖抖索索地拿了出来,脸上是无尽的怨毒与凶戾。

    突然,徐灵冲一个激灵,随即脸上露出几分狂喜之色,因为他突然想起来,断肢续接这种事情对于修炼者,尤其对于精通医道的高级修炼者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三大阁,恰恰就有这样的高人,就算医术不比成为传奇的丹神医圣章力钜高深,但也绝对差得不远,如果能够让他出手帮忙,手中这断掉的半截也许还能够接回去。

    想到这一点,徐灵冲当即咬牙强行站了起来,毕竟哪怕医术再怎么高明,断肢续接都有一个必要前提,那就是断肢时间绝对不能太长,否则如果断肢已经丧失活性彻底坏死,那就算神仙也没有办法了。断肢如此,现在这更加精贵脆弱自然也不例外。

    怀着如此侥幸,徐灵冲当即就要设法出去,到刚才为止他一直魂不守舍,都不知道怎么来的这个地方,想要出去只能靠摸索。

    然而,正当徐灵冲准备好好摸索一番这黑暗之地的时候,眼前突然微微一晃,竟是不知从哪冒出一块萤石,将周围一片都照亮了。

    四处看去,周围就是四堵黑漆漆的墙壁,除此什么也没有,而直到此刻,徐灵冲才骇然发现,自己面前不过一丈的距离,赫然站着一个人。

    骤然看到这一幕,着实将徐灵冲吓得够呛,要知道以他筑基大圆满高手的感知,哪怕在黑暗之中,但凡对方稍微有一点气息响动,都不可能让他完全察觉不到,绝无可能。

    然而,事实摆在这里,从对方的架势来看,应该一早就已经站在面前了。

    “是人是鬼?”徐灵冲强忍住心中恐惧,颤抖着声音问道,在他的理解之中,这么近的距离,只有死人才能够逃过他的感知,活人根本不可能。

    在徐灵冲惊惧注视之下,对方缓缓转过身来,身躯罩在一袭黑衣斗篷之下,脸上则带着一具狰狞瘆人的鬼脸面具,让人看不到他的真实面容。

    “是人又怎么样?是鬼有怎么样?你能反抗得了我么?”此人的声音忽远忽近,令人无法捉摸,亦无法拿这个去判断他的身份。

    徐灵冲神色一窒,就算对方没有展露出任何气势,但仅凭他能站在这里却令自己无法察觉,就已经看得出来,对方实力远在自己之上,根本不是他徐灵冲能够抗衡的。

    见徐灵冲一脸惊惧戒备,对方忽然笑了,笑声之中带着明显的不屑和轻蔑,直到听得徐灵冲火大的时候,这才道:“从此往后,到底想要做人,还是想要做鬼,这是你要思考的问题,而不是我。”

    这句话,每一个字都如重鼓搥在徐灵冲的胸口,令他透不过气来的同时,从灵魂深处感受到恐惧和战栗。

    “阁下到底是谁?”徐灵冲强咬着牙问道。

    “这不是你需要关心的问题,现在,把你手中那东西给我扔掉。”面具人的语气让人无法抗拒。

    闻言,徐灵冲顿时心头一颤,这可是他最最宝贵的东西,他还想着赶紧找人把它接回去呢,怎么可能就这么扔掉。

    “我数到三,再不扔掉就准备好做鬼吧。”面具人的声音虽然平淡却不容置疑。

    感受到对方身上若隐若现的杀气,徐灵冲心里不由一个咯噔,但让他就这么扔掉,根本做不到。

    “三。”面具人直接跳过了一和二,伴随着他的话音,徐灵冲吓得赶紧就要松手。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手上蓦然传来一阵刺痛,竟是不知何种手段,直接被削掉了一大块皮肉,连带着他手中的半截一起掉在地上,惨不忍睹。

    “很好,如果你不松手,现在地上的就是你整只手掌了。”在徐灵冲惊惧吃痛的倒抽冷气声中,面具人不可捉摸地笑了笑。

    而后,缓缓走到他的面前,在其无比震惊的目光之下,一脚将他地上的半截踩得面目全非,生生碾成了碎肉。

    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徐灵冲目眦欲裂,牙关紧咬,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双目一片通红,一脸疯狂似乎准备豁出去找对方拼命了。

    找医道高手帮忙,刚才也许还有希望,但是现在,那半截都已经成了一团碎肉,就算神仙也不可能接回去了,这一下,徐灵冲是彻底的万念俱灰。

    见徐灵冲脸上疯狂之色越来越盛,气息越来越粗重,面具人却是不为所动,就这么站在那里冷冷地看着他。

    许久,徐灵冲才终于重新平静下来,眼中恨意虽然不减,但至少已经不会疯狂地想要找对方拼命了。

    见此,面具人不由意外地笑了:“能够克制住不对我出手,这份忍耐力倒还不错,看来你也不算是一无是处的草包。”

    徐灵冲只得强压下心中的怒火,他不是不想出手,而根本就是不敢出手,身为性命至上的现实主义者,就算再怎么想要报仇,那也得有这个实力才行,否则冒然出手就是白白送死,他才不会干这种蠢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