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047章 真正意图

    查武这才无奈的离去,也不知道上官岚儿真听懂了没有,反正在跟康照明会合之后,两个人再也顾不上其他,当即狼狈逃走。

    就在两人逃走没多久,上官天华和林逸两人随即便从天而降,康照明两人若是再磨蹭半分,那就真的逃不掉了。

    以上官天华的强大的感知力,在天上的时候就早已锁定了自己宝贝孙女的位置,两人径直闯入破演武场,上官岚儿见状顿时高兴道:“爷爷,小师弟,你们可算来救我啦!”

    虽然这次被人绑架,她从头到尾都没吃过什么实质性的苦头,也看得出来这些绑匪别有所图,不太敢真正伤害自己,但毕竟身处危机之中,尤其一开始的时候还是颇有些惊恐的,若不然林逸也无法通过子母项链感应到她的位置。

    见上官岚儿没有受伤,上官天华原本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了地,转而对林逸奇怪道:“你是怎么知道小岚儿位置的?”

    放眼北岛三大阁,上官天华的实力已可谓是登峰造极,神识探索范围也是极广极大,但上官岚儿被绑来这么远,即便是他也无法锁定位置。

    林逸这边,边解开上官岚儿身上用海兽皮筋制作的绳索,边微微一笑,道:“弟子前些天凑巧铸造了两串子母项链,其中一串送给了小师姐,遇到危机的时候会有真气波动感应,所以才会知道。”

    上官天华闻言啧啧称奇道:“以前的时候,就已听说你是炼丹师,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一名铸器师?以新人身份,能够如此身兼多能,你也算是三大阁难得一见的奇才了!”

    “上官阁主过奖,弟子对此也只是略通一二罢了。”林逸含蓄地笑了笑。

    “不骄不躁,甚是难得,不过,铸器师,我们冲天阁都很少见啊,能够打造这么神奇的项链,更是难得!”上官天华赞许地点了点头,随即突而面带玩味地问道:“只是老夫听人说这个子母项链,历来都是情人之间的礼物,你送给小岚儿是什么意思?”

    “这个……”林逸顿时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若说他对这位小师姐一点想法都没有,那分明是自欺欺人,否则根本不会送什么子母项链,可若说他真对上官岚儿有意,却又不完全是这么回事,只是心里有些好感,加之彼此之间交情不错罢了。

    这时候,上官岚儿站出来,抱着上官天华的手臂道:“哎呀爷爷,我和小师弟姐弟情深,可比情人什么的要亲近多了,我们可是生死之交哦!”

    上官天华闻言,顿时开怀大笑:“哈哈,好……”

    不过大笑的同时,上官天华分明还是若有深意看了林逸一眼,有些话,只是没有说出来罢了。

    林逸见状苦笑不已,看这位上官阁主的表情,看来还是被误会成那什么了。

    不过,这种事情又没法当面解释,说不定被认为解释就是掩饰,反而越来越乱,只能沉默以对。

    “小岚儿,那几个绑架你的劫匪,你有看清楚他们长相么?”上官天华问道。

    上官岚儿摇了摇头:“没有哎,他们都黑衣蒙面的,脸上遮得可严实了,完全看不到长什么模样。”

    话是这么说,不过从这些人之前的诡异言行,她多少还是能够猜测对方的身份,只不过不想告诉上官天华知道罢了,毕竟那样就毫无悬念,一点都不好玩了。

    “这样啊,看来后续抓捕只能交由执法堂去做了,不过小岚儿你可要长点记性,以后不能这么到处瞎跑了知道吗?这一次好在林逸及时带我过来,没出什么大事,下一次可就没这么走运了!”上官天华板着脸训诫道。

    “我知道啦,这一次要不是小白跑出来偷酒喝,本小姐才不会这么轻易被他们绑来呢!”上官岚儿嘟着嘴道。

    说这话的时候,角落里刚好传来小卷卷熊震天响的打鼾声,三人顿时一愣,随即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闹腾这么半天,敢情小卷卷熊这个导火索还在醉酒呼呼大睡,从头到尾根本就不知道绑架这回事啊,等到一觉醒来什么事情都已经结束了,真是傻熊有傻福,面对这小家伙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

    上官天华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见四下荒无人烟,继续在这里逗留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当即便招呼林逸和上官岚儿两人上飞行灵兽,启程返回三大阁。

    上官天华三人的回归,顿时在执法堂引起轰动,既然上官岚儿已经毫发无损地回来了,而且可以作证林逸并非绑架她的元凶,林逸身上的嫌疑自然也就随之洗清,不需要再回那阴深幽暗的地牢了。

    反而,慕容真这个出面举报他的人,这一回却是要沾上**烦了,诬陷林逸都还只能算是小事,提供假情报误导执法堂视线,这才是真正要命的地方。

    真要追究起来,慕容真这一次就算不死也至少要脱掉一层皮,偷鸡不成蚀把米,不管再怎么花言巧语替自己脱罪,反正这个黑锅她是背定了。

    当然,追究慕容真这是执法堂的事情,跟林逸却没什么关系,他如果想要报复,那也只能私下出手,属于单纯的私人恩怨。

    至于去执法堂举报,他也没有那个兴趣,一来没有证据,二来林逸也不想和执法堂的人走得太近。

    跟着上官天华从执法堂出来,临分别之前,上官天华突然顿住脚步,转头对着林逸道:“这次的事情,算老夫又欠了你一个人情,以后,有事可以直接来冲天阁找我。”

    说罢,上官天华便带着依依不舍的上官岚儿和小卷卷熊,很快便消失在视线之中,留下林逸独自一人愕然愣神。

    上官天华的人情,放在这北岛三大阁,那可是再多灵玉都买不来的无价之宝,换做其他任何一人听到他刚才这句承诺,早就兴奋得忘乎所以了。

    不过林逸对此,虽然也有些兴奋,但更多的却是疑惑,他有些弄不明白上官天华突然说出这句话的真正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