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048章 天婵的祖爷爷

    到底是真的看好自己,还是在借此暗示自己,这件事情仅仅是被当做人情看待,不要奢想太多,让自己日后跟上官岚儿保持距离呢?

    这个疑惑,没有人能够给林逸答案,只能暂时压在心底,留待日后证明,而眼下最需要他关注的事情,只有一件,那便是已经箭在弦上的铸器大计!

    话分两头,出了这次绑架事件,另一边上官岚儿被上官天华带回家之后,直接就被下了禁足令,连带着小卷卷熊都被严令不能踏出家门半步。

    有这一次教训摆在这里,饶是上官岚儿再怎么绞尽脑汁,短时间内也是没办法找到出门的借口了。

    不过,让上官天华颇为无奈的一点是,就算是被关在家里,也别指望上官岚儿能够潜下心来好好修炼,除了有小卷卷熊陪她玩之外,她还要抽出时间给北岛之外的闺蜜写信,忙得不亦乐乎。

    她的这个闺蜜,赫然竟是西岛岛主之女宁雪菲!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除了像林逸这个极其特殊的个别案例之外,以上官岚儿的家世背景,哪怕她没有什么大小姐的脾气和架子,等闲之人也注定无法成为她的密友,彼此层次不一样,根本无法平等对话,自然也就没什么纯真友情可言。

    而整个北岛三大阁,家世背景跟上官岚儿可以相提并论的人,本来就是寥寥无几,如果目标进一步锁定在年纪相仿的女孩子身上,那就更加找不出来了。

    所以,上官岚儿的闺蜜几乎都在外岛,而宁雪菲正是其中关系最为亲近的一个。

    跟北岛不同,西岛不仅是女性修炼者的聚集地。而且至今仍然保留着上古母系氏族的遗风,一切都由女人当家做主,不过这些女修的实力都十分强大,丝毫不在其他分岛势力之下,而宁雪菲的母亲,正是西岛岛主。

    放眼天阶五大岛。强者辈出高手如云,能够成为一岛之主,哪怕不是中岛,那也已经意味着是天阶五大岛上的有数高手,尤其以一介女流之身,却成就一方霸主之位,这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

    这一位西岛岛主。放在古代世俗界,那可是堪比一代女皇武则天,被无数人景仰的传奇存在!

    故而真要严格说起来的话,宁雪菲的背景,比起上官岚儿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然,两人能够成为闺蜜,脾气相投才是最主要的原因,至于家世背景什么的。根本就不在她们关注范畴。

    前阵子宁雪菲来信,说她要去极北之岛参加拍卖会。上官岚儿本以为她会顺道过来北岛找自己玩,却一直没有等到自己这位闺蜜,心中还一直觉得遗憾呢。

    这一次给宁雪菲回信,上官岚儿将自己最近遭遇的这些郁闷事情。从之前生日宴到这次被绑架,一股脑全部说了一遍,反正被禁足在家中没事情做,索性跟闺蜜分享个痛快。

    倒也难为她这个自称不会写字的大小姐,挥毫泼墨一整天,生生写了一大叠纸,才终于把这些事情说了个大概,意犹未尽地寄出去了。

    数日之后,上官岚儿便收到了宁雪菲的回信,信上的内容顿时令她欢呼雀跃不已,宁雪菲在信中说,她已经得到了母亲的首肯,要来北岛找她玩儿!

    跟上官岚儿一样,宁雪菲的闺蜜也是极少,如今听了上官岚儿的种种遭遇,身为好闺蜜的她自然要过来安慰关心一下,至于自动铸器机关的研究工作,自然有她另一个好闺蜜韩静静接手。

    因为被爷爷禁足在家,上官岚儿如今正郁闷着呢,不过现在,心情总算又重新振奋起来了。

    ……………………

    中岛,丹堂。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丹堂最受人关注的事情有两件,其一是郑天杰之死,其二,便是天婵跟郑天杰之间举办的冥婚!

    正是如花似玉的年纪,穿上千娇百媚的新娘礼服,这种场面每一个爱做梦的女孩子都想过很多,即便是无限接近超凡仙人的修炼者,这种时候只怕也都会生出同一个念头,只羡鸳鸯不羡仙。

    然而,若对面这位如意郎君,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呢?

    在一旁郑天杰冰冷尸身的映衬下,天婵越是美貌动人,落在旁人眼里便越是楚楚可怜,就算平素没什么交情的人,见了也都忍不住替她扼腕叹息。

    换做其他女孩子,就算对方再怎么不济,人家顶多也就说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面,而天婵这一位如意郎君,在常人眼里只怕还不如一坨牛粪。

    不过,这都只是旁人的看法,天婵自己对此却是非常满意。

    虽然跟死人冥婚这种事情,听起来非常渗人,但身为郑天杰的遗孀,对于天婵而言却有着不小的好处,不仅不会有其他不长眼的人来骚扰自己,而且连在丹堂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

    没了那么多繁杂的修炼任务,也不再需要参加丹堂的例行修炼,相比于冥婚之前,天婵的生活反倒是变得平静安然了许多。

    丹堂核心深处,有一个极为特殊的房间,里面住着一个奇怪的病人,原本以天婵普通弟子的身份自然无法轻易进来,但是现在,她一有空就会过来看望这个人。

    “祖爷爷,您今天觉得怎么样?”天婵再度出现在房间的门口,带着微笑恭恭敬敬地问候道。

    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很快便从房间内部传出:“我不是你的祖爷爷,我和你们世俗界天家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也不用来刻意讨好我,我现在就是一个废人,你再怎么讨好我也没用!我的话,郑东决也不会听,想让我帮你解除婚约,你还是趁早死了这份心吧!”

    天婵微微一笑,却是道:“祖爷爷,不管怎么说,您都是婵儿的长辈。”

    “别提什么长辈,我不是你的长辈,咱俩谁辈分大都不好说呢,没准儿你还是我姐呢!”沙哑声音没好气的道。

    天婵被这句话噎了半晌,只得苦笑道:“好吧,天副岛主,您就算走火入魔经脉俱断,那也不要气馁,只要有信心,总有恢复的那一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