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058章 黑衣人再现

    “你是谁?”冒然见到一张陌生面孔,破烂王顿时吓了一跳。

    “别紧张,是我,之前我一直都戴着一张面具,现在这个才是我的本来面貌,一直瞒着王兄你真是不好意思。”林逸解释道。

    “嗨,原来是林兄你啊!没关系没关系,这种能改变相貌的面具其实我也造得出来,出来行走江湖总要留一手的嘛,可以理解。”破烂王恍然笑道。

    林逸点了点头,关心道:“外面的麻烦我都已经解决了,没影响到你铸器吧?”

    “这倒是没有,现在还只是铸器刚开始的预热阶段,虽然已经不能半途停下来了,但至少最近几天内,我们只要在一旁耐心等着就好,暂时也没什么事情可干的。”破烂王道。

    “那就好,我怕被这些人坏了咱们的大事。”林逸松了口气,之后也没有闲着,坐到一旁跟破烂王讨论后续的铸器事宜,这次除了给自己铸造兵器之外,他还有个任务就是观摩学习。

    怎么说他也是一名铸器师,这方面多少总该有所长进才行,若不然日后再有铸器方面的需求,他总不能每次都回来找破烂王帮忙吧。

    与此同时,另一边被南天霸带回去的于哲,心情可就没有这么愉快了,三人去了一趟执法堂仔细验尸之后,很快便得出了结论,老三南天勇确实是死于于哲之手!

    之前因为表象,南天勇也没有仔细查验。现在一看,才知道被于哲给忽悠了!

    证据确凿,这一回于哲彻底百口莫辩,心中仅存那一丝侥幸也随之湮灭,这下终于是万念俱灰了。

    “你这大逆不道的人渣,老三怎么会教出你这么个徒弟,真是瞎了他的狗眼!本座明天就将你千刀万剐,凌迟活祭老三在天之灵!”面对这个结果,南天霸简直气得目眦欲裂。

    无论是谁杀了南天勇,他都可以接受。但唯独被南天勇的徒弟杀死。这实在让人无法容忍,这死得也太窝囊了,死都没法瞑目!

    尤其他和南天门竟然还被于哲这种小人物骗了这么久,现在回想起来。麻痹的都忍不住脸皮臊得慌。丢人呐!

    逆徒弑师。这种事情无论放在任何一个年代,任何一个地方,那都是不折不扣的巨大丑闻。南天霸和南天门虽然极力不想被人知道,但世上从来没有不透风的墙,从他们验尸的那一刻起,风声就已经传了出来。

    短短不到半天时间,于哲弑师的事情,就已经传遍三大阁,街头巷尾茶余饭后,几乎每个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情。

    先是徐灵冲强X未遂逃跑,紧接着是上官岚儿绑架事件,如今立马又爆出于哲弑师的巨大丑闻,三大阁,或者准确的说是冲天阁,这段时间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不过,即便已经闹得众人皆知,也始终改变不了南天霸誓要将于哲凌迟的决心,这是他的家事,就算三大阁和执法堂,也都无权干预。

    甚至,反正都已经被人知道了,南天霸干脆决定不再藏着掖着,公开在冲天阁广场之上开坛祭法,在无数人的围观之下,拿于哲活祭老三南天勇!

    对于南天霸来说,这么做虽然有可能惹来非议,但却是洗刷于哲带给他家族耻辱的绝佳方式。

    消息不胫而走,等到第二日正午,冲天阁广场已经聚集了黑压压数百上千人,不仅有冲天阁弟子,其他两阁的弟子也都闻讯过来看热闹。

    然而,众目睽睽之下,南天霸南天门兄弟却是突然放了所有人的鸽子,没办法,于哲消失了!

    看着空空荡荡的地下室,南天霸气得三尸神暴跳,但同时,就连他自己也是觉得匪夷所思。

    从昨天到现在,他始终都在上面的房间内没有走出去过半步,而这个全方位封闭的地下室,也就只有他脚下这一个出口,周围都被严密的防护阵法笼罩,想要从其他地方逃出去,根本没有可能。

    但是,就是这么毫无可能的事情,硬是发生在他的眼皮底下,本该闭目等死的于哲,就这么毫无征兆地的人间蒸发了。

    如果不是深知自家大哥的禀性,南天门甚至都要怀疑是不是这位老大一时心软,把于哲给偷偷放掉了,不过,这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事关老三南天勇之死,南天霸只可能让于哲多挨几刀死得更惨,却绝无可能就这么放对方一条生路。

    许久,南天霸才幽幽憋出一句话:“看来,是有高人出手把他给救走了。”

    “什么?”南天门顿时一惊:“大哥你亲自守在这里,还有谁能瞒过你的耳目,从地下室救走于哲?这不太可能吧?”

    “我也觉得不可能,但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事实摆在这里你还能怎么说?”南天霸无奈道。

    这下南天门也无语了,在他眼里,南天霸身为金丹期高手确实已经极其强大了,但在这三大阁,实力远在南天霸之上的,依然大有人在。

    让两人怎么都想不通的是,这几个月来,于哲这小子一直都在他俩面前讨好卖乖,什么时候竟然勾搭上了这等强大的人物?

    于哲的失踪,顿时再度掀起轩然大波,不仅让南天霸和南天门两兄弟颜面扫地,关键这已是继徐灵冲之后,第二个畏罪潜逃失踪的案例了,前后相隔时间,都还不到一个月。

    地下密室之中,于哲幽幽睁开了双眼,借着微弱昏暗的光线打量着四周,突然一个激灵哀求道:“师伯求求您饶我一条小命吧,当时动了邪念确实是弟子的错,弟子该死,弟子猪狗不如,但是弟子对您还有用处啊!只要您饶过弟子这一回,这辈子,不,下辈子、下下辈子都给您做牛做马……”

    话说到一半,突然被笼罩在阴影之中的黑衣斗篷身影打断:“省省吧,我不是南天霸,你不用害怕,我不会杀你,也不会把你交给南天霸。”

    “什么?你不是大师伯?”于哲一惊,这才回想起来,自己之前万念俱灰被关在密室之中,费了无数力气却始终找不到脱身的办法,结果被人一记手刀打在后颈,之后就人事不知了。(新年快乐!公众薇信yuren22,欢迎添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