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825章 我要弹劾你

    没办法,奥田坝背后是一个超级世家,整个丹堂最多也就是和对方的家族差不多等级,他郑东决目前虽然是个副堂主,但正如奥田坝所言,他还无法代表整个丹堂!

    郑天擎见状,伸手指着奥田坝,冷笑着说道:“奥田船长,你这样说我叔叔,是摆明了要包庇林逸了?别以为你背后有奥田家族就了不起了,我们郑家虽然不如你们奥田家族,但……”

    “但个屁啊但!在我奥田坝的船上,有你说话的份吗?你又算是个什么东西?竟敢伸手指着我!找死吗?”奥田坝直接一巴掌拍飞郑天擎的手指,什么玩意儿,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连郑东决都没有放在眼里的奥田坝,没拍死这傻鸟已经是考虑到自己是个生意人了!

    “你!”郑天擎大怒,他可是东洲过来的天之骄子,尤其是在立早忆面前,被奥田坝如此不留情面的教训,差点就要直接翻脸了。

    可惜船上的护卫瞬间包围了他,让郑天擎彻底冷静下来,在这远古战舰上,和奥田坝叫板实在是太过不智,郑天擎也只能忍下了这口气,等以后有机会再来报复了。

    林逸对奥田坝摆摆手,微微一笑道:“奥田兄,说了这件事交给小弟自己处理了,你不用理会这些跳梁小丑,现在既然大家都已经来了,我也不耽误诸位的时间了。今天我林逸就在这里告诉诸位,凡是主动招惹我的人,不管他是什么来头,只要落在我手上,就只有一个下场死!”

    说到最后,林逸的语气已经冰寒无比,冷冽的眼神缓缓扫过全场,如商万毅之类和林逸有过交集的人心中顿时微微一震,之前交谈的时候,还真是没有感受到林逸有如此威势,现在才发现,此人确实不是简单之辈!

    郑东决大急,石军确实是暗中倒向了他,但这种事是没办法拿到明面上来说的,要是一个丹堂的供奉就此被杀,无论如何,章力钜回来后都会彻查的,那么一些事情就会自然而然的浮上水面,这是郑东决绝对不能允许的事情!

    “林逸,你真的要和我们丹堂为敌吗?你只要敢杀石供奉,就必定要承受我们堂主丹神章力钜的怒火,你确定你和你的朋友们能够承受得住吗?”郑东决厉声叫道,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林逸杀了石军,为此他不惜把章力钜的名头都抬了出来。

    想想也是悲哀,郑东决一心想把丹堂从章力钜手中抢夺过来,可是关键时刻,却还是需要章力钜的声望来镇住场面,就算真的能够得到丹堂,那就一定会是他郑东决的丹堂吗?

    林逸满脸嘲讽的讥笑道:“郑东决,你能不能换些说辞,翻来覆去的就那么两句,没有章丹神的名义,你就活不下去了吗?还有,奥田兄已经说过了,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代为管理丹堂的一个管家罢了,还真以为自己是丹堂的主人了?动不动就代表了丹堂,代表了章丹神,简直是可笑之极!”

    周围的人群中有低声的窃笑传出,显然觉得林逸骂郑东决的话很有道理,在这里的多数都是中岛身份显赫的人,笑笑也就笑笑了,谁也不会怕了郑东决这个丹堂副堂主。

    立早忆依然是面容古怪的样子,抬眼看了郑东决一眼,然后又转头看向林逸,却并没有要开口说话的意思。

    “奥田坝,你究竟管不管这件事?在你船上发生丹堂供奉被人击杀的事件,你以为你能够抽身事外吗?难道林逸是你奥田坝的贵宾,我们丹堂就不是吗?你还想不想在五大岛的海域中做生意了?”郑东决又转头对奥田坝大吼道,他已经有些乱了方寸了,完全没有看到跟上船来的佟卧吸在对他使眼色。

    奥田坝微微皱眉,他可以不在乎丹堂,不在乎郑东决,但却不能不在乎自己的声誉,这件事确实是林逸有理,但他要是没有任何作为的话,却也有些说不过去,对今后的船队建设相当不利。

    不过转念之间,奥田坝就有了决定,那就是依然是坚定的站在林逸这边!

    “郑东决,我奥田坝的船上发生了什么不需要你来告诉我,石军破开禁制袭击林逸,被擒拿住之后当场击毙都是应该的,不要跟我说什么都是贵宾,如果全部都是你们这样的贵宾,我奥田坝还真的不敢接受你们的生意!”奥田坝不咸不淡的说道,郑东决有句话说的没错,他也是这船上的贵宾,所以奥田坝的语气略微的收敛了一些。

    郑东决哈哈大笑道:“奥田坝,你不要跟我扯这些没用的,我就直接跟你说了,要是你再继续这样偏袒林逸,把我们丹堂的供奉性命不当回事,我立刻就去海运协会弹劾你,不要忘记了,我们丹堂同样是海运协会的贵宾会员,就不信没人能管到你了!”

    奥田坝面沉如水,他想要在这片海洋中闯出自己的天地,就必须接受海运协会的管辖,除非他不做正当生意,转当海盗,否则就不能不在乎这件事。

    郑东决什么的,奥田坝真心没放在眼里,他也相信丹堂不至于全力对付他,但是以郑东决这个小人的性格,还真的有可能去海运协会投诉弹劾他,这让他相当的为难。

    林逸也看出了奥田坝的难处,他当然不会让自己的朋友陷入两难境地,所以干脆的说道:“奥田兄,石军这个人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毕竟只是一只棋子罢了,我会把他身后的人揪出来的,所以这人不杀也无所谓!”

    奥田坝明显松了口气,他也知道林逸这是照顾自己的面子,所以笑着说道:“林老弟你胸怀宽广,和这种鼠辈确实没有什么好计较的,放心,等这趟走完,哥哥一定会陪你一起讨回这个公道的!”

    说到这里,奥田坝的眼神冰冷的扫过郑东决,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在他船上派人刺杀林逸不算,还敢用海运协会来威胁自己,真当他奥田坝是善男信女不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