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974章 李在想的伤势

    从高空俯视下去,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一片的海平面比周围至少要低了七八米,其中所有的海兽,除了两只辟地期和少数的两三只防御型的开山期海兽之外,全都和海水一起蒸发的无影无踪。

    至于幸存下来的这少数几只海兽,也已经是身负重伤,离死亡不过是一口气的距离,基本上失去了再战的能力!

    李在想猛的喷出一口鲜血,然而在空中的血液根本没来得及落下,就被蒸发一空,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还不跑,等死吗?”李在想瘫软在火凤身上,虚弱的笑了一下。

    火凤也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一下子蒸发了上百里的海面和海兽,几乎是彻底消灭了这方的海兽潮,他和李在想都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这次回去,恐怕没有几年的闭关修养,都无法恢复元气。

    这一招联手的无定炎潮,对他们两人来说,几乎就是一个禁招,使用一次,搞不好自己就要交代了,若非情况实在紧急,他们也不会兵行险着。

    “等死是不会,可我快被你害死了!本来是想好好打一架的,你个混蛋居然一上来就发大招,要是我飞不起来,岂不是会变成第一只淹死在海里的火凤?太耻辱了!”火凤的身体已经沉到了海面上方不足两米的位置,事实上等周围的海水倒灌进来,他确实是算沉没在海平面下了。

    努力的挥动着双翼,火凤好不容易才拉升了高度,原本如同流星一般的速度,现在是一点都不剩了,远远看去,倒是和有人在放风筝一样,晃晃悠悠飘飘荡荡的,还是那种随时会一头栽下来的风筝。

    那几只重伤的海兽也不比火凤和李在想好多少,基本上是随便来一下子就能结果他们的状态,可惜李在想和火凤现在也怕他们来给自己一下子,所以大家还是各跑各的好了。

    李在想倒在火凤身上,再次吐出一口鲜血,同样的马上就被蒸发一空,他的状态实在是非常的不妙,原本他以为自己走火入魔造成的影响在阴阳丹的作用下已经完全消失,使用无定炎潮也完全可以承受的住,但显然这次是他太乐观了一些。

    无定炎潮的反噬还在其次,之前那些不算太严重的旧伤和暗伤,也同时爆发出来,这才是李在想最大的危机。

    除了吐血之外,他的皮肤也在迅速的变得干燥皲裂,就好像严重脱水一样,水火系武技一旦无法控制反噬,就会出现这样的症状,如果李在想不能尽快治疗伤势,光是这种症状就足以要了他的性命。

    “喂喂,李在想,你没事吧?别特么吓唬我啊!”火凤也感觉到了李在想的不对劲,顿时有些慌乱起来:“你的疗伤丹药呢?赶紧多吃几颗啊!”

    “我还撑得住,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别真的淹死在海里了!”李在想强笑一声,还不忘嘲笑火凤的状态。

    “看你这么精神我就放心了,说实在的,我还真有些飞不动,要不然你下到海里自己游回去吧?这样我还能够省点力气,免得真的淹死就难看了!”火凤压下心中的担忧,大大咧咧的胡说八道着。

    现在火凤只能通过和李在想说话来提起他的精神,免得他彻底昏迷过去,那样就真的危险了,只有保持清醒的神智,才能够努力去控制伤势。

    至于疗伤丹药,火凤也不再提起,因为他已经发现,李在想取出一颗七品大还丹的时候,刚接近嘴巴,还没有吞入口中,那颗丹药就已经化成了丹液,随即蒸发一空。

    也就是说,李在想现在已经连吞服大还丹疗伤的机会都没有了,只能依靠本身残存的真气来勉强控制伤势,恢复一点是一点,要是失去了意识,不用说也知道是死定了。

    “也好,你把我丢下去吧,搞不好我游泳还能比你先回去呢!没见过飞的这么慢的火凤,随便来只蝴蝶都比你速度要快吧!”李在想一边咳血一边笑着说道,他对自己的状态心知肚明,搞不好这次还真是撑不下去了,能够和火凤多说几句,开开玩笑,也是好的。

    火凤心头一堵,竟是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想让李在想保持清醒,可是这家伙每说一句话就要咳两口血出来,这样下去,真的能够撑得下去吗?

    “火凤,我的兄弟,如果这次我真的不行了,我们家那个臭小子,还要拜托你好好照顾一段时间,至少等他真正成长起来之后……”李在想见火凤没有说话,轻叹一声后收起了笑容,话语间满是掩饰不住的虚弱感。

    “放屁!你特么别妄想了,你的儿子,我才不会帮你照顾,你特么给我好好振作起来,然后过个百八十年的再把岛主位置传给你儿子,听明白没有?”火凤恶狠狠的打断了李在想的话头,一边爆着粗口一边拼尽全力的扇动双翼,想要加快速度回去极北之岛。

    七品大还丹李在想无法吞服,那玄阶一品的丹药呢?再不行玄阶二品的丹药呢?越是高级的丹药,炼制时候经受的丹火温度就越是恐怖,就不信他身体里的热量还能够融化这种玄阶的丹药!现在极北之岛上面可是有玄阶一品和玄阶二品的炼丹师在的!

    火凤不知道的是,他听说过的那个玄阶二品炼丹师,现在也正陷入困境之中,就在不久之前,以远古战舰为首的舰队封锁住北方禁制的缺口,但外海的海兽在冲击缺口的同时,也在外海对禁制发动了攻击。

    就和李在想面对的问题一样,如果只是躲在禁制中防御,这个禁制的缺口早晚会越来越大,最后完全崩溃消散,林逸也必须要下定决心,究竟是冲出去主动攻击,寻找海兽的首领进行斩首行动,还是马上撤退,趁着远古战舰的能源还充足,或许可以在八艘中型战舰的掩护下成功脱离。

    “林老弟,不用犹豫了,就照你的想法去做吧!”奥田坝爽朗一笑,用力的拍拍林逸的肩膀,言语间充满了对他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