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5975章 星落阵的威力

    林逸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在心中询问鬼东西:“鬼前辈,你能不能找到外面海兽潮的首领?如果能够确定他的位置,或许还有一线机会!”

    “首领是哪个我不知道,不过外面至少有十来头辟地期的海兽,甚至裂海期的也有,但是,你想要冲出去,估计是没多少机会生还的。”鬼东西难得的正经起来,就算是他以前巅峰时期,面对这样的恐怖阵容,也会选择退避三舍,所以林逸想要去突击海兽潮,还是在没有禁制压制的外海,鬼东西真的是一点都不看好他能活着回来。

    “难道要逃跑吗?就算想逃,远古战舰估计也逃不掉的!”林逸没有继续犹豫下去,时间上也根本容不得他犹豫,他必须要阻止外海海兽对禁制的攻击!

    “鬼前辈,帮我锁定你能够找到的最强海兽,然后操控星落阵灭杀对方,这是唯一的机会了!”林逸豁然睁开眼睛,铿锵有力的下令:“全舰准备,突击!星落阵预备!”

    庞大的远古战舰在林逸的命令之下,犹如洪荒巨兽一般露出了最为狰狞的爪牙,速度提升到极限,猛然冲出了禁制范围,舰炮的光芒不断的闪烁着,将阻拦在前方的海兽全部收割一空。

    没有禁制对实力的压制,海兽潮顿时如同闻见血腥气味的鲨鱼一般,迅速的向远古战舰围拢过来,其中不乏开山期甚至辟地期的强大海兽,无数狂暴的攻击落在防御层上,引起了一阵阵的动荡波纹。

    “防御层能量无法维持太久,最多还有十个呼吸的时间!”负责防御的船员冷静的报告着自己的情况,只是他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暴露了心中的紧张。

    如果失去防御层,即便是远古战舰,在海兽潮中,也只不过和纸糊的差相仿佛!

    漆黑的夜空中忽然出现了漫天的繁星,整个星空好像倒扣在头顶一般,无尽的星辰之力正在汇聚,星落阵已经准备完毕!

    极北之岛西方海域突然如同白昼一般亮起了耀目的白光,同时还有一种恐怖的波动传来,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天空中闪耀的星光。

    最靠近远古战舰的那头辟地期海兽疯狂的想要逃跑,星落阵的威力,即便是他这个等级,轻易也不敢有丝毫沾染上身,因为那一丝丝的攻击,都很有可能令他灰飞烟灭。

    好在这个家伙似乎知道星落阵的攻击速度极慢,而且不好瞄准锁定,只要能够在发动前,不停的改变自己身处的位置,就能够轻松的避开星落阵的攻击。

    理论上来说,这个说法也没错,如果奥田坝来操控星落阵的话,开山期的海兽都能够做到这一点,但现在操控星落阵的不是奥田坝,而是鬼东西这个地阶阵法大师!

    一道璀璨的星河倾泻而下,宛如虚空瀑布一般,轻易的击中了那头辟地期的海兽,同时干掉了附近数百个海兽。

    所有星落阵下的海兽,根本没机会逃脱,连抵挡的能力都没有,全部化成了飞灰。

    “奥田兄,星落阵的威力好像又大了一些,比上次要厉害多了!”林逸满意的点点头,这还不是星落阵最强的攻击力,牛刀小试之下能够干掉一只辟地期海兽和众多其他等级的海兽,也算是不错的收获,至少能够削弱对方不少的实力。

    奥田坝顾不上回答林逸,他正震惊的看着海兽潮的动向,那些辟地期之上的强大海兽,正在集体脱离战场,眼看远古战舰就要无法坚持下去,突然出现这种莫名的转机,难道好运终于要降临了吗?

    星落阵虽然厉害,但奥田坝不至于天真的认为海兽潮会因为这点而害怕导致改变计划,对方更合适的做法就是用大量的低级海兽来消耗己方的星落阵攻击,然后趁机攻击远古战舰本体!

    只要击沉了远古战舰,那后面的八艘中型战舰不过是一些玩具罢了!

    “我明白了!这是西面海域出现变故,所以那些强大的海兽都转向那里去了!”奥田坝猛的一拍指挥台,几乎是用咆哮的方式吼了出来。

    联系到刚才那个方向亮如白昼的样子,其实并不难得出这个结论,如果远古战舰没有出来的话,这些海兽或许还会强攻禁制,但星落阵表现出的超强攻击力和精准的杀伤力,让辟地期之上的强大海兽都有些畏惧起来,能够修炼到如此实力,谁都不是傻瓜,与其在这里硬抗星落阵,不如去西方海域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许那里已经有了足够通过的禁制缺口呢?

    林逸对于这样的变故也是准备不足,辟地期之上的海兽都去了西方海域,但这里还有许多的开山期海兽,使用星落阵的话,并不能灭杀多少,而且太消耗能量,不使用星落阵的话,就只能和这些开山期海兽形成对峙局面,更加不可能去追击那些离开的高级海兽。

    “奥田兄,你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林逸也是暗自挠头,星落阵就和世俗界的核武器一样,作为威慑是最合适的,一旦使用出去,就失去其最强的效果了。

    正因为有远古战舰的星落阵在,那些海兽才会退出一段距离,远离了禁制边缘,没有继续疯狂进攻下去。

    “西边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况,这里的海兽都不再行动,恐怕是因为领头的去了西边,我们好像也只能先这样僵持着,希望极北之岛上面能够尽快修复阵基,将禁制的缺口合拢起来。”奥田坝也想去西边海域看看情况,但他知道远古战舰现在根本不能轻易移动,所以只能继续在这里和海兽潮对峙。

    一艘远古战舰,和数以万计的强大海兽潮远远相对,这个场面也是足够震撼人心,要不是没办法,奥田坝才不会做这种傻事,星落阵的能源最多轰杀一两千海兽,剩下的那些一人一口就足够把远古战舰给生吞活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