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6045章 韦加顶发难

    中岛码头瞬间热闹起来,无数货物被卸下宝船,然后分别送去了各自的主人家中,一时间中心区域也变得车水马龙,人声鼎沸。

    林逸感觉到外界的变化,神识释放开去,发现魏申锦、侯关启、蔡中扬等人都已经下船,正在和奥田坝道别,于是也没有过去凑热闹,等安静一些之后再去打个招呼也不迟。

    除了这几人之外,林逸还看到了洪钟,这次他并没有留在北岛,而是直接跟来中岛,可能是要去洪氏商会总部办事吧?

    一行人出了码头就各自分开,蔡中扬等人都有不少货物需要回去处理,只有魏申锦不急着回雪剑派,所以直接往天丹阁这边走来,大约是想先拜见林逸之后再回去。

    商雨桦原本是在他身边的,不过万通商会的东西也不少,为了帮她父亲,只能暂时和魏申锦分开,好在已经回到中岛,以后两人想要见面,机会多得是,也不急在这一时。

    少顷之后,魏申锦来到天丹阁,天婵直接让他上楼见林逸,都是自己人,没什么顾忌。

    “老大,我回来了!”看到林逸,魏申锦顿时露出微笑,赶紧快步上前抱拳躬身。

    “行了,和我客气什么,看你春风满面的样子,和商雨桦发展的很好吧?”林逸微微一笑,挥手示意魏申锦坐下说话。

    “还好,多亏了老大!”魏申锦面色微红,真心的感谢了一句,才转身坐下。

    经历过以前的失败感情,对于商雨桦,魏申锦是打从心底里珍惜的,所以对林逸的帮助更是感激。

    “和我可没关系,这是你们自己的缘分,商雨桦是个好姑娘,以后好好对她,别辜负人家!”林逸笑着叮嘱了一句,魏申锦和以前相比已经判若两人,相信他和商雨桦两个,应该会有很好的未来。

    魏申锦郑重的点头答应,然后问起了韩静静的情况,林逸对于这个话题兴致不高,随便说了两句就不说了。

    知道聚神枝也没能唤醒韩静静,魏申锦顿时也是有些难受,他可是知道林逸为了得到聚神枝,究竟花费了多少心力。

    “这次回来的路上一切都还顺利吧?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林逸也不想气氛沉重,于是转移了话题。

    魏申锦略微想了一下才道:“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一路上都算是风平浪静的,不过我听说洪掌柜和韦加顶又发生过一些小小的言语冲突,这次洪掌柜跟着来了中岛,或许会被韦加顶针对。”

    “韦加顶只是个跳梁小丑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洪老哥毕竟是洪家人,估计他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林逸淡淡一笑,并没有太过在意。

    区区一个韦加顶,如今根本就没有被林逸放在眼里,虽然他只是洪氏商会的荣誉副会长,但是论影响力,恐怕十个韦加顶加起来都不如林逸。

    没有哪个商会,会为了一个副会长,而去得罪一个玄阶二品的炼丹师,以林逸和洪钟的关系,只要洪氏商会的高层不是傻的,就知道该怎么对洪钟了。

    可惜韦加顶似乎并没有认清这个事实,他一回中岛,就开始拜访洪氏商会的一些实权人物,从北岛购买的中心商会高科技产品,就是用来交好这些人的。

    送出大批礼物的同时,韦加顶顺便隐晦的提出了要弹劾洪钟的意思,作为洪家二房的坚定支持者,要对付大房支持者洪钟,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所以那些洪氏商会的人并没有任何的奇怪。

    原本他们就是中立派,在不影响大局的前提下,谁给的好处多,他们就能支持谁,既然收了韦加顶的好处,那略微表示一下支持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虽然没有明确的表态,不过韦加顶已经心满意足,这一次对付洪钟的事情,在他看来已经是十拿九稳,现在就要趁热打铁,尽快召开会议,把洪钟给一撸到底,免得夜长梦多。

    天黑之前,上蹿下跳的韦加顶就完成了他心目中的合纵连横,马上以他洪氏商会副会长的身份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会议的议题,就是罢免洪钟一切职务,并展开对他的彻底调查。

    “各位!洪钟在北岛担任掌柜期间,和外人勾结,营私舞弊,亏空公款,将我们洪氏商会的利益侵吞为私人所有,这种害群之马,不把他清理出去,怎么能够让我们洪氏商会继续发展下去?”韦加顶站在会议室中,用力的挥舞着自己的手臂,一脸慷慨激昂的表情。

    参加会议的那些洪氏商会高层都面无表情的听着看着,暂时没有任何人发表看法。

    “不仅如此,洪钟还勾结外人,武力威胁我这个总会的副会长,简直是岂有此理!我并不是一个记仇的人,如果他能够为我们洪氏商会带来利益,这点小事我绝对不会计较,但是他这种叛徒的行为,不但大大损伤了我们洪氏商会的利益,而且连我们的声誉都被他给败坏一空,我觉得,就算是革除洪钟所有的职务,都不能弥补他的过错!”韦加顶继续着自己的表演,对于洪钟的指控,更是肆无忌惮。

    反正已经和大部分高层沟通过,只要半数以上支持他,就能够让洪钟彻底没有翻身的可能,韦加顶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看向洪钟的眼神,也充满了不屑和得意。

    “洪钟!你还有什么想要辩解的吗?”完成了长篇大论之后,韦加顶冷笑盯着洪钟,虽然是在询问,但语气却和下了定论没有任何区别!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洪钟行的正坐得直,为人处世俯仰无愧,你想要将我罢黜,不用说那么多废话,拿出证据来,我自己离开!”洪钟淡然一笑,不屑的看着韦加顶,说话斩钉截铁,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韦加顶微微一滞,他哪有什么证据?敢这样公开弹劾洪钟,全仗着在中岛总会里面的人脉比洪钟深厚,再加上那大批礼物换来的承诺,真要细细分说,只会出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