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6046章 形势逆转

    “你不用把自己说的多了不起,证据我当然有,但现在根本没有必要拿出来,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对此事已经相当清楚,对你洪钟这个人的人品,也是看得通透,所以我们已经不需要再讨论下去,直接就能够对你下达判决!”韦加顶冷哼一声,决定避实就虚,以快刀斩乱麻之势,将洪钟彻底打落尘埃。

    只要这里过半数的人同意他的提议,洪钟被罢黜的事情就是板上钉钉,即便是洪氏商会的会长,也无法扭转这个局面。

    “有证据却不拿出来?你当洪氏商会是你韦家的产业吗?”洪钟冷笑相对,简单的一句话,却令韦加顶感觉极为难受。

    在座的洪氏商会高层大半都是洪家人,洪钟这话说的就极为诛心了,哪怕是韦加顶背后的人,心中也难免会有些不满。

    洪氏商会的权力机构,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姓人指手画脚?难不成真的有一天会改姓不成?

    韦加顶背后顿时有细密的冷汗冒了出来,洪钟这种明显的挑拨现在或许没什么作用,但却会给洪氏商会的高层心中埋下一颗猜疑的种子,一旦韦加顶今后有什么行差踏错,绝对会被放大数倍数十倍的来针对。

    “你不要挑拨离间,洪氏商会当然是洪家的产业,也永远是洪家的产业,我韦加顶虽然不姓洪,但却一心为了洪氏商会,哪里像你这种吃里扒外的家伙!还有,你的事情不是我说了算,而是在座各位的共同决议!”韦加顶大声的打断洪钟说话,随即抱拳做了个罗圈揖,对所有洪氏商会的高层道:“大家对洪钟的事情已经清楚了,我提议革除洪钟所有职务,并驱逐出洪氏商会,永不录用,立即执行!不知道各位觉得如何?”

    韦加顶觉得继续让洪钟说下去,只会让情况更加糟糕,干脆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请洪氏商会的高层开口表态。

    如此简单粗暴的罢黜一个分会会长,说实话连韦加顶自己都觉得有些儿戏,但是这里小半数都是和他一系的人,还有一部分中立者被他收买,洪钟那边的人只占了一小部分,所以韦加顶根本是不管不顾,哪怕是指鹿为马也无所谓。

    在他想来,当这个提议说出口之后,会马上迎来大批的赞同和附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通过决议,将洪钟彻底踢出洪氏商会,而这也将会成为洪氏商会变天的预演,只要能够成功搞掉洪钟,下一步就能够顺利扶持他背后的人上位!

    可惜的是,预想中的情况并没有出现,韦加顶说完之后,足足等了一两分钟时间,硬是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别说那些中立派了,就算是和韦加顶一系的盟友,也都低垂着眼帘,要么专心的喝茶,要么认真的研究着自己的手指,居然谁都没有表示支持的意思。

    “这件事现在决定太过草率,如果韦加顶副会长真的掌握了洪副会长的什么不利证据,就提交上来让大家看看吧!”第一个开口的是洪钟一系的人,洪氏商会长老洪泉,原本以为韦加顶如此气势汹汹的针对洪钟,应该是胜券在握,所以他们都已经放弃了挣扎,改为考虑怎么保住洪钟,等以后找机会东山再起。

    谁知道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儿,韦加顶的提议居然一个支持的都没有,洪泉顿时就精神起来,立即抓住机会让韦加顶拿出证据来。

    韦加顶顿时傻眼,他要有证据还费那么大劲儿去送礼做什么?那么仓促的让大家表态,就是避免洪钟一系的人出来反驳,只要刚才半数以上的人同意他的提议,洪泉再能掰扯,也是于事无补。

    “韦加顶,这件事就暂时搁置一下,你去准备弹劾洪钟的材料和证据,洪钟在此期间不得离开中岛,今天先到此为止!大家觉得怎么样?”中立派中的一个长老面无表情的挥挥手,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他没有特别针对韦加顶,也没有特别帮助洪钟,感觉很是公正的样子,但韦加顶却差点吐血,这魂淡刚才收礼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啊!怎么转眼就翻脸不认人了呢?

    “很好,就这么办吧!韦加顶,给你三天时间准备够了吧?三天之后再次召开会议讨论这件事情,今天先散了吧!”这次开口的直接就变成了韦加顶一系的长老,按说他应该是无条件支持韦加顶的,不知道怎么的居然也这么说话。

    韦加顶真是欲哭无泪,他火急火燎召开的临时会议,到现在简直成了一出闹剧,大家才坐下来说了两句话,就宣布散会,赶着投胎吗?那也不用这么急吧?!

    洪钟倒是微微有些诧异,他也没料到事情会峰回路转,突然出现这样的变化,虽然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但似乎并不是什么坏事。

    众人不等韦加顶反应,都已经起身开始离去,根本没人理睬韦加顶,而洪泉等人更是用鄙视的眼神瞪着韦加顶,然后拉着洪钟昂首挺胸的从他身边经过。

    韦加顶暗自咬牙,他现在也没有办法,只能先去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再说,好在这事儿还没完,三天之后洪钟依然逃不脱被罢黜的结局。

    少顷之后,韦加顶悄悄来到自己一系的长老家中,面带怨气的说道:“你是怎么回事?这么好的打击机会,竟然都不出来支持我,刚才不是都说好了吗?还有那些中立派的墙头草,居然收了东西不办事,简直岂有此理!”

    这个长老就是刚才最后说话的那个,同样是洪氏二房的支持者,名叫洪秦,听到韦加顶的抱怨之后,面色平淡的放下手中茶盏道:“怎么回事?难道你自己不知道么?”

    “我知道什么啊?我知道还用来找你?”韦加顶没好气的瞪了洪秦一眼,他们平时关系还不错,所以说话没太多顾忌。

    “我支持你有什么用?中立派不支持你,什么都是空的,要是我们先开口赞同,中立派表示反对的话,这件事就彻底黄了,还不如像现在这样,暂时押后几天,让你有个补救的机会比较好。”洪秦斜睨了韦加顶一眼,语气中带着淡淡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