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6105章 悲伤的气氛

    让林逸有些奇怪的是,为什么门口都没有人做迎宾的?按说里面没有多少客人,应该还会有许多人来贺喜,没有人在门口迎接未免太失礼了一些。

    以林逸和齐天镖局的关系,自然不需要敲门通报之类的,两人直接并肩走入齐天镖局。

    在通往客厅的路上处处张灯结彩,就是不见人影,林逸越发觉得奇怪,而且他神识中的齐文翰,似乎并没有什么喜气洋洋的样子,反而有些愁眉苦脸,另外他老子齐志远也是面色沉重,一言不发的坐在椅子上。

    要不是林逸看到夏落落就在新房中呆着,他还真以为齐文翰娶了别的什么自己不喜欢的人呢。

    “齐兄,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吗?我刚好赶上贺喜啊!”林逸一肚子疑问,和立早忆跨入客厅的同时,先笑着抱拳恭喜齐文翰。

    不等齐文翰说话,又跟齐志远道喜问候了两句,其他认识不认识的,也都招呼了一声。

    “林兄!你怎么会来了?!”齐文翰看到林逸先是微微一怔,随即大喜过望,赶紧迎上来抱拳躬身。

    齐志远也是一样,齐天镖局能够成为五大镖局之首,可说是以林逸一己之力完成的,当然,那时候林逸是叫凌一,不过这都无所谓,齐天镖局对林逸的感激和尊敬从来没有减落分毫。

    稍稍寒暄过后,又为立早忆简单介绍了一下,众人这才发现林逸身边的女子已经不是黄小桃,而是换成了另外一个漂亮姑娘。

    看他们全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林逸忍不住开口开口问道:“今天是齐兄的婚期吧?怎么我看大家的情绪都不太对?”

    提起这个话题,齐文翰顿时又有些唉声叹气起来,虽然看到林逸就好像有了主心骨一般,可他还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那欲言又止的样子,真是让林逸觉得好气又好笑,当初那个豪气干云的齐文翰,怎么就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

    不但是齐文翰,齐志远也是一样,这个五大镖局之首的总镖头,脸色很是难看,摇头轻叹间,好似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们倒是说话啊!”林逸暗自挠头,不明白他们都在搞什么。

    看他们实在不肯说,林逸只能用神识再次扫过新房,刚才是怕不礼貌,所以只是稍沾即走,现在他才发现,夏落落竟是在新房中偷偷抹泪,哭的宛如梨花带雨一般。

    “齐兄,你是不是和夏落落吵架了?这马上就要拜堂成亲的人,有什么话说不开的?要真是吵架了,就赶紧去道个歉吧!”林逸压低声音,在齐文翰耳边小声说道。

    齐文翰苦笑摇头,他好不容易才和夏落落走到今天,怎么可能因为吵架就闹成这样?

    “林兄,你不要问了,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兄弟一场,我不想你被牵连进来。”齐文翰轻叹一声,神情萧索的摆摆手。

    林逸目光一寒,冷声道:“有什么人想要为难齐天镖局?是兄弟你就告诉我!何况我还是镖局的荣誉副总镖头呢!”

    “林兄,正因为是兄弟,我才不想你卷入其中,这么久没见,没想到好不容易见一面,会是这样的情况。对方实力太强,远不是我们能够对抗的,你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齐文翰眼神坚定,他心中感激林逸,所以无论如何都不想把林逸拖下水,这话差不多算是在赶人了。

    要是平常时候齐文翰这么说,林逸自然是不会停留,直接拂袖而去,但现在知道是有人逼迫齐天镖局,他却打死也不会离开这里。

    可惜蓝古扎他们似乎没有来齐天镖局,要不然就能够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说起来这些家伙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大约是真的迷失了方向,飞到了别的海域?

    对于那四人组,林逸还是放心的,论实力,晋级开山期之后的蓝古扎,即便遇到辟地初期的强者也能硬抗一会儿,郝自立闵慧晨两人实力也不弱,而且脑子比较好使,加上飞翼速度极快,空中不行蓝古扎还能下海,这个组合应该不会遇到多大的危险。

    等抽空去海边用通讯珠联络一下蓝古扎,就怕他们迷失方向之后还没到南洲,连自己身处何方都不知道就搞笑了……

    林逸心中念头一转,又回到齐天镖局的事情上,正不知道该怎么弄清楚来龙去脉呢,外边就有一个家伙凶神恶煞般冲了进来,口中还大声叫唤道:“考虑清楚没有?老子劝你们别自己想不开找死啊!”

    齐家父子和镖局的人脸色都很是难看,只有林逸暗自欣喜,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正愁没人跟他说原委呢,这家伙就巴巴上门来为他解惑了,不用问也知道,齐天镖局的麻烦和这家伙有关。

    林逸淡淡的看了众人一眼,没有开口说话,他相信冲进来的家伙自己会把事情说清楚,不需要多费唇舌。

    果然那家伙进来之后神情倨傲之极,双手抱胸仰着下巴大声道:“别浪费老子时间!决定是什么?”

    齐文翰挺身怒道:“有种冲着我齐文翰来,恃强凌弱很了不起吗?我们齐天镖局没有一个孬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哈哈哈哈!有骨气!可惜有骨气的人向来都短命啊!还要拉着整个镖局一起陪葬,说什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你们算哪门子玉?从头到尾都是瓦片好不好?”这个面目凶狠的家伙仰天大笑,毫不留情的奚落齐文翰。

    齐文翰脸色有些苍白,死他不怕,最怕就是连累了整个镖局,这个家伙的话正中软肋。

    “堂堂五大镖局之首,却被人欺负上门来,还没有任何反抗能力,毁了也就毁了,我们齐家的人,都是有血性的男儿汉,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齐志远站到自己儿子身边,一脸凛然的神色。

    余下的那些人,也都围拢在他们身边,怒视那个凶神恶煞的家伙,如此一来,反倒显得旁边没有动弹的林逸和立早忆有些突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