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6128章 你们还有问题吗?

    问题是林逸为什么能指挥灵兽做事?他和灵兽一族有关系吗?而且这关系还是非常的牛逼,要不然普通的灵兽也没有这种权利能够随便指挥别的灵兽啊!

    “林逸,有话好说,欠你的灵玉我们一定会还,只不过现在我们身边已经没有灵玉可以给你,等回到中岛之后,五千万灵玉绝对如数奉还!”郑东决赶紧开口服软,他可不想再次被关回监狱中,实力封印之后,以他的岁数,还真熬不了多久,区区五千万灵玉而已,给!

    “还是郑副堂主会说话,既然你说会还,那就先打个欠条吧!”林逸嘴角一勾,戏谑的笑看着郑东决。

    郑东决倒也算拿得起放得下,这种时候丝毫没有犹豫,很是爽快的点头答应下来。

    至于这些人被挑剩下的东西,林逸也没多大兴趣,只是拿走了那个方位玉盘,其他都还给他们自己处理。

    “林大师,这里事情也告一段落了,不知道是否有暇,由本座做东我们一起吃个饭吧?”灵兽统领笑着向林逸抱拳问道,这次送了个人情给林逸,要是能够继续加深关系自然更好。

    林逸同样抱拳回礼道:“这次多谢统领大人帮忙,原本应该是我做东请客的,只是现在我有要事在身,必须马上离开葳弧城,只能下次再感谢统领大人了。”

    灵兽统领微微一怔,不过他也没有觉得林逸是不给面子,反正人情已经送了,是不是吃这顿饭并不重要。

    “林大师有什么急事吗?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在葳弧海域,本座还是有些能力的。”灵兽统领很是自信的说道,如果真能帮上忙,又是一个人情,和林逸的关系想不好都不行啊。

    “本来我都已经离开葳弧城了,就是因为接到他们的求救通讯,才赶了回来,很感谢统领大人的关心,不过我的事情,统领大人大约是帮不上忙的。”林逸微微一笑,略略解释了两句,就婉拒了灵兽统领的好意。

    “既然如此,那本座也不耽误林大师了,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到了葳弧城,也一定要来找本座喝两杯啊!”灵兽统领哈哈笑着说道,林逸自然也是一定一定的应酬了几句。

    离开监狱之后,林逸带着立早忆和蓝古扎等人直接往码头方向走去,既然玉盘到手,他自然不会再去理会郑东决等人。

    虽说丹堂还有其他人,但那些都是客卿护卫,本身在丹堂中并没有什么实权,基本上算是郑东决的人,所以林逸也不需要顾忌他们的面子。

    搜寻遗迹这种事,能不带着郑家的两人,林逸是绝对不会带着的,可惜郑东决他们的方位玉盘被林逸拿走,又怎么会轻易被甩掉?

    “林逸!那个方位玉盘是我们丹堂的东西,你要还给我!”郑东决眼看林逸他们都快要到码头了,实在忍不住,只能快步上前拦住林逸,伸手索要玉盘。

    “老大,这老头真是不要脸,明明是我们的东西了,他居然还说是他的,我能不能揍他?”蓝古扎眼神一亮,赶紧凑上前来黑郑东决,希望能够好好打一架。

    郑东决脸色一变,他也是没办法才索要玉盘的,林逸这边的战斗力他很清楚,真的不是他们八个人能够对抗的。

    要是打起来,估计蓝古扎一个人就能横扫全场,所以打架这种事,还是要能避免就避免的。

    “不是,林逸你听我说,赎金不是五千万嘛,这五千万里也包括了我们的这些东西,既然我欠条给你打了五千万灵玉,那么方位玉盘当然也是我们的,对不对?都是中岛有头有脸的人,这点道理还是要讲的吧?”郑东决赶紧摇手,阻止蓝古扎的同时,巴拉巴拉的摆事实讲道理,把话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

    林逸微微一怔,郑东决这话说的还有点道理,既然他打了欠条,那么赎回来的东西确实应该算是他们的。

    “方位玉盘是丹堂的,现在又是林逸拿回来的,我说他拿着没问题,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吗?”立早忆忽然冷冷开口,一下子就把郑东决给噎住了。

    身为丹堂首席炼丹师,确实有资格拿着方位玉盘,立早忆和林逸在一起,所以他们谁拿着其实都一样。

    而且是郑东决他们自己保不住方位玉盘,现在还想要拿回去,哪儿有那么好的事情?

    “立早大师,您要方位玉盘,当然没有问题,之前不就已经拿过一个了嘛,好吧好吧,我们不要玉盘了,但是探索遗迹是丹堂的重要行动,所有人都在一起,这总可以吧?”郑东决先是点出立早忆已经有了一个方位玉盘,又退而求其次,要求跟着林逸他们一起去遗迹。

    立早忆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可他们拿出了丹堂的大义名分,她确实不方便拒绝,只能看向林逸。

    林逸也没办法,如果没有立早忆,他才不会甩郑家的这两个傻泡,现在就必须要考虑立早忆的立场才行了。

    “跟着就跟着吧,不过遇到危险自己负责啊,我可不会救你们。”林逸斜睨了一眼郑东决和郑天擎,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那个遗迹可不简单,光是守门的金毛猿猴傀儡就已经是辟地初期的实力,进了石门之后,谁知道会遇到多少危险?

    毫不客气的说,如果这次没有林逸,光靠丹堂这些人,根本连大门都进不去!

    “那是自然,安全问题不需要林大师操心!”郑东决咬牙笑道,其实他并没有认为真的会遇到多大的危险,不过是个炼丹师的遗迹而已,能有多危险?

    “对了,你在传讯中说有事情要和我说的,是什么事情?”立早忆忽然想起这件事,当即看向郑东决。

    “呃,其实就是关于遗迹的事情,立早大师你离开的早,所以有关于遗迹的一些情报没来得及看到,我想说的就是这方面的事情。”郑东决面不改色的说道,遗迹的情报,他当然是故意没有告诉立早忆的,所以比立早忆晚出发,他也一点都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