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6326章 劝和的郑东升

    只要林逸愿意出手,全灭对方的舰队都有可能,能够把星落阵和万里阵操控的如此完美,远古战舰的战斗力简直可以算是翻倍了。

    “奥田兄还真是看得起小弟,没办法,谁让我是荣誉副舰长呢。”林逸故作无奈的样子,随即和奥田坝相视大笑。

    说实话,林逸还真是没把对方的那些战舰放在眼里,真要战斗起来,数量多的一方,未必就能够占据上风。

    这边是这么想的,对面却完全不是如此想法,原本在旁边和后方护航的三艘大型战舰,在看到奥田坝的船队之后,已经快速的移动到前方,跟在旗舰远古战舰的侧后方,形成一个箭矢的阵型,显然是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林逸神识一扫,确定了航道的宽度是多少,左右两边远处的海面之下,确实有无数细小的颗粒飘浮着,应该就是隐礁,阴阳两族隐礁相距还算比较远,形成的安全通道其实勉强可以让两支舰队擦肩而过,只要双方都没有恶意,慢慢航行,就都能保证安全。

    可惜这两支舰队之间,显然是恶意满满,谁都不放心这样近距离的通行。

    最稳妥的是一方调头,离开这片隐礁海域,让出通道给另外一方通行,然后再进入通道,然而作为竞争对手,谁有肯如此示弱?最后只能是争执一番再说了。

    双方舰队在进入各自的射程前就缓慢的停了下来,奥田坝气沉丹田,用真气喊话道:“顾云昊,你懂不懂规矩的?这条通道是我先进来的,现在已经航行了三分之二的航程,你作为后来者,不应该先退回去吗?”

    “奥田坝,你别跟我瞎比比,你航行了三分之二就是你先进来的?你怎么不说是因为你生意不好,所以轻装简行,速度比较快呢?没看见老子这边的宝船吃水线都比你深很多啊?我们船多货重,不方便调头,还是你们退回去吧,反正没什么东西,空船回头总归是要容易许多的。”顾云昊同样用真气扩音喊话,说完后他船上顿时响起震天的哄笑声。

    “你的船怕翻船,放了那么多镇舱石,不重才有鬼了,自己速度慢的像蜗牛,还好意思怪别人的船快?谁找你运输才真是瞎了眼了!别跟我废话,我们已经过了三分之二的航道了,照规矩来,你们马上给我让出航道来!”奥田坝也不是好惹的,当场就给他嘲讽回去,同时强硬的要求顾云昊让出航道。

    这个要求已经降低了,顾云昊可以不退出去,只要靠边让奥田坝的船队过去就可以,有林逸在,奥田坝相信对方想要搞鬼,最后吃亏的也不会是自己。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叫我给你让出航道?这样吧,今天老子赶时间,也不跟你废话了,你给我靠到一边去,让出航道让我们过去!”顾云昊也跟着改口,由要求调头转为避让,因为静止避让的一方,其实是略微占了一些劣势的,奥田坝刚才那么说,除了林逸这个底牌之外,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在内。

    整条安全通道的宽度有限,只不过是勉强能够让两支船队擦肩而过罢了,一旦控制不好稍有碰撞,静止的船绝对没有移动的船好控制,很容易就会进入隐礁范围之内。

    那些小东西的突变速度可是极快的,根本不会给你有反应的时间,只要进入这个范围,无坚不摧的礁石就会出现,搞不好整支舰队就这样被摧毁也是有可能的。

    “顾云昊,你还要不要脸了?航程是我前进的多,让航道也是我先向你提出来的,怎么?仗着船多就耍横是吧?”奥田坝面带冷笑,他可是堂堂奥田家族出来的嫡系子弟,虽然不靠家族帮助,但这份傲气依然在。

    别说还有林逸这个超级底牌在,即便没有林逸,他在这种情况下也绝对不会退让分毫,一旦在有理的情况下认怂退让,那以后就不要再混航海了,船上的人心也都会散掉。

    “嘿,你还真说对了!老子就是船多,老子就是耍横,怎么着吧?再不让开航道,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自取其辱!”顾云昊狂笑着用力一挥手,他的旗舰连同后边的三条大型战舰开始启动武器,对准了奥田坝的船队。

    双方如今仅仅是在射程之外一点点而已,只要继续移动少许,就能够进入彼此的射程之中。

    “奥田舰长,对方船多火力猛,没必要和他们置气,还是让在一边,把航道给他们通行吧!这样对大家都好,还不伤和气不是吗?”郑东升看到对面船上的武器开始准备,心中慌乱之极,赶紧凑到奥田坝身边,小声的劝说起来。

    在郑东升看来,奥田坝也不过是因为一时意气,和对方闹僵了,所以有些下不来台,只要能够给个台阶,应该就会马上下来了。

    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郑东升不介意来搭这个台阶,只要能够化解马上就要到来的冲突,一点点所谓的尊严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郑东升,你滚开!”林逸面色一寒,毫不留情的大声呵斥,奥田坝的傲气,又岂是郑东升这种两面三刀的墙头草所能理解的?

    何况双方开战的话,谁吃亏谁占便宜还难说的很,同样的星落阵,林逸操控的话,又岂是顾云昊那边所能比拟的?

    如今远古战舰上储备充足,使用万里阵瞬间突入,然后星落阵全力轰击,别说对方仅仅是一条远古战舰和三条大型战舰了,即便全部都是远古战舰,也未必能够抵挡林逸这样的狂暴战术攻击。

    “林大师,我这是为奥田舰长好,也是为了战舰上所有的乘客好,我们没必要因为船队自身的麻烦而卷入一场明显必输的战斗中去!”郑东升还想据理力争,这个时候,他都忘了自己还有求于林逸呢。

    “你觉得必输,可以现在下船去,我奥田坝从来不会勉强别人和我共进退的。”奥田坝冷淡的扫了郑东升一眼,要不是看在这老家伙是和林逸一起过来的份上,他都想要出手把这老东西丢下海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