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6357章 航线争夺

    “奥田兄,看到我们不高兴吗?”林逸笑着上前和奥田坝打招呼,说实话,他也没想到能够这么快过来,只能说是考核安排的时间太好了,一天就结束,为他节约了太多时间。

    “怎么可能,林老弟你就是喜欢和老哥开玩笑,快请进,张院长和上官小姐也能来,真是让我喜出望外啊!”奥田坝笑呵呵的说着,侧身虚引,请三人去远古战舰上的会客厅就坐。

    “打扰奥田舰长了。”张矜淼客气的和奥田坝寒暄了几句,两人的身份地位其实相差不大,而且因为林逸的关系,也天然有着亲近的感觉,说话虽然还保持着一定的客套,但却绝无生疏的意思。

    “林老弟,你能来,老哥就放心多了,我刚刚得到消息,说是黄阶海域的势力中,新组建了两支船队,也会参加这次的航线争夺,新的对手实力不明,要是没有你帮忙,老哥心里可是真的有些没底。”奥田坝带着三人在他专属的会客厅坐下,吩咐下边人准备食物之后,拉着林逸感叹起来。

    “奥田兄可不要对我抱有太大的希望啊,若是失败了,岂不是要让你失望。”林逸笑着摆摆手,他也不会狂妄的认为自己出马就一定能够获得胜利,毕竟这个大会比试的可不是个人的战斗能力,而是对于舰队的操控。

    好吧,其实林逸现在才发现,自己还不知道这个大会究竟是比试什么的,一切都是他的想当然而已。

    “林老弟太谦虚了,在老哥眼里,你就是一个能够创造奇迹的小家伙,你不来帮忙,老哥肯定是没什么希望的,要是你也没能获胜,那就是天意下次再来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奥田坝哈哈一笑,很是豁达的样子。

    “哈哈,奥田兄这么说了,那我们兄弟联手,尽力而为就是,对了,这个大会具体是什么情况,奥田兄不妨给我们讲解一下。”林逸淡淡一笑,奥田坝看来也并没有存了必胜的心思,只是想要全力争取一下罢了,这样也好,大家都不至于压力太大。

    “具体的比试项目,目前还是保密之中,只有等到大会开始之后,才会一项项的揭开,所以现在我们也没办法做出任何的针对性准备。”奥田坝耸耸肩,面上也是有些无奈,或许黄阶海域的那些船队能够通过自己的人脉得到一些消息,可是他在东洲这边,根基实在是太过薄弱,根本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林逸点点头,这点他有所预料,之前奥田坝就提起过,比试项目每次都不一样,今年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只是没想到还有几天就要开始的大会,到现在都没有一点消息流露出来。

    “这次所有船队要争夺的,最重要的是两个通往玄阶海域的航道名额,其余的航线,其实差别并不是很大,通往各大岛的航道,最差的和最好的,也不过是相差十来天的航程,并非什么不能忍受的差距。但是通往玄阶海域的航道名额,却绝对是万金难求的!”奥田坝眼神中露出向往之色,若是能够拿到通往玄阶海域的航道名额,他的舰队就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到时候回到中岛,他这个离家出走的浪荡子,也足以抬头挺胸的面对自己的家人,毕竟这样的成就,放在奥田家族这种远古世家里面,不算了不起也绝对不能算无足轻重。

    “张姨,我们去玄阶海域不是通过陆路的吗?怎么海路也是可以走的?”林逸疑惑的看向张矜淼,他记得闲聊的时候听张矜淼说过,去玄阶海域的时候,是走陆路的。

    从黄阶海域到玄阶海域,中间有禁制相隔,开山期之上的修炼者,可以有资格办理有时效限制的通行证通行,玄升期及以下的,那就只能跟随学院的引领才能够过去,所以林逸一直以为黄阶海域到玄阶海域的海路是不通的,否则的话,岂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从海路过去玄阶海域了?

    “天阶岛海域如此辽阔,海路当然是能够去玄阶海域的,但是从海路过去,却只能到达玄阶海域的海港城市,所有交易都必须在那里完成,从黄阶海域过去的人,是无法离开海港的,即便你手中有通行证也没用,海港城市只允许玄阶海域原住民来回,但是贸易的话,却没有任何问题,并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出现故意抬价之类的情况。”张矜淼笑着为林逸解释,作为飞扬学院的副院长,这些小事她还是知道的。

    “原来如此,奥田兄你想要这两个名额中的一个是吧?”林逸明白到其中蕴含的巨大商机,自然也就了解了奥田坝迫切想要胜利的心愿。

    “不是我想要这两个名额中的一个,是所有船队都想要这两个名额!”奥田坝哈哈一笑,摆摆手接着道:“所以我说我们尽力就好,大家都想要的,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林逸明白奥田坝这是不想给自己太大压力,他把自己请来,目标自然是直指两个名额之一,失败的话,肯定不会如嘴上说的这么无所谓。

    “嗯,可惜现在还是不知道比试的项目,也没办法做什么准备。奥田兄你若是有以前大会比试内容的资料,不妨拿出来我们研究一下,或许会有启发也说不定。”林逸想了想之后,觉得参考以往的大会内容,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这个倒是有,我拿出来大家看看吧。”奥田坝在这方面自然是早有准备,直接从随身的储物袋中取出一大叠书册,也不知道他究竟收集了多少届大会的比试内容。

    林逸拿起书册,分了一些给张矜淼和上官岚儿,几人开始快速翻看,研究以往的比试战例。

    奥田坝也没有闲着,他不光要参与讨论,还要继续派人去打探消息,哪怕是在开始之前得到一些风声,也总归是能够做出准备的。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