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112章 好自为之

    这话林逸倒是能够理解,顺则凡逆则仙,六个字说出来,无论是谁都能理解这是什么意思,但仅此是没有用的,只有真正深刻体悟了到这一点,那才是逆天成圣的关键。

    “我现在这样,虽然也可以修炼,而且拥有远比常人更加强大的实力,但是每一次冲关,都非常凶险,一不小心就会经脉俱断,尤其上一次突破元婴,更是弄得经脉尽碎……”天行道心有余悸的后怕道。

    林逸闻言愣了愣,同样是修炼造化战诀,不过自己倒是从没遇到过这个问题,难道是因为轩辕驭龙诀的缘故?

    这个造化战诀本来有缺陷,但轩辕驭龙诀却是万能心法,所以两者综合在一起,被自己改造过之后,原本那点缺陷消失了?

    想想倒还真有这种可能,不过从天行道这番话来判断,林逸大概也明白,这应该只是一种没办法的办法,恐怕造化战诀的真正修炼方法,根本不是像自己现在这样,轩辕驭龙诀的作用,只是让它变得能够修炼了,某种程度上起到了替代作用,仅此而已。

    不过,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林逸倒没有太过忧心忡忡,也没有急着想要弄清楚造化战诀的真正修炼方法,毕竟就算造化战诀再好,那也是额外的心法,轩辕驭龙诀才是林逸真正的根本所在,而且现在既然能够修炼,走一步看一步,又何必伤脑筋理会那么多!

    而至于天行道这边,林逸暂时却没打算将自己用轩辕驭龙诀改造之后的心法给他,毕竟彼此才见面不过一天,就算有天婵这一层关系,那也还没到完全可以性命相交的地步,暂且先看看再说。

    “林逸。你当初从天阶大圆满突破到筑基境界的时候,有没有跟我一样,遇到特别大的凶险?”天行道关心的问道。

    林逸摇了摇头,道:“那倒是没有,当时感觉还挺顺利的,并没有您刚才说的经脉俱断这么凶险。”

    “那倒是奇怪了。当年我可是凶险万分啊。”天行道惊讶的看了林逸一眼,随即又若有所思道:“不过就算是同一种心法,修炼起来也是因人而异,或者也可能是天阶大圆满这个级别太低的缘故,当你冲筑基境界突破至金丹的时候,或许就会感受到一定的痛苦了。”

    “也许吧。”林逸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他修炼的造化战诀跟天行道这个原版造化战诀已经是两码事了。天行道的经历未必就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具体会怎么样,只有到时候才会知道。

    “痛苦还不是最主要的,咬咬牙就忍过去了,最大的问题。是很可能像我当初那样,每次突破的时候经脉都承受不住巨大的真气冲击而炸裂,那才是真正要人命的事情,你可一定要引以为戒。提前有个心理准备啊。”天行道告诫提醒道。

    林逸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天行道见他这样子。就知道没有劝住他,当即也没再继续劝说下去,实力对于修炼者来说,那可是比性命更加重要的根本。就算明知修炼下去有危险,也极少有人会半途停下来。

    当年天行道自己就是如此,别人劝他不要练的时候,他也非要坚持练下去,现在伤势恢复了,虽然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但起码有希望了,而如今有了希望之后,他第一个念头还是要修炼,遇过这么大挫折的他自己都是这样,何况乎林逸?

    既然劝不住林逸,天行道索性转而将自己这些年的修炼心得,一点一滴说给林逸听,尽量让对方在以后修炼过程之中有个参照,这样就算到时候遇到凶险,也可以做到心中有数。

    修炼心得,尤其是天行道这种传奇高手的修炼心得,无论放在哪里,那可都是真正的无价之宝,灵玉再多都买不到的好东西,天行道这么慷慨跟林逸分享,也算是一种变相的报恩了,毕竟林逸可是他再生父母一般的大恩人。

    当然,林逸和天婵的关系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要不然天行道顶多也就是替林逸做点事情作为回报罢了,而不可能这么尽心传授。

    两人秉烛夜谈,一直到天色大亮,都丝毫没有疲惫,反而谈得更加兴起了.

    天行道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对林逸提议道:“陪我出去走走,咱们继续边走边聊如何?说起来,我也已经有很多年头,没走出过这个房间了,都不知道现在外面有没有变样……”

    林逸笑了笑:“敢不从命。”

    两人当即并肩出门,行走于丹堂庭院之间,谈笑风生,兴致盎然,顿时引来了众多丹堂弟子的围观。

    天行道那可是货真价实的传奇人物,平常根本见不到的存在,何况他们一向都知道这人已经成为废人一个,没想到今天竟然出门走动了,看这样子,似乎是已经完全恢复了?

    曾经的中岛副岛主,传奇人物天行道伤愈恢复的消息,一时间不胫而走,几乎短短片刻之内,便传遍了丹堂上下。

    很快,林逸二人便见到了闻讯赶来的天婵,不过,等看到跟在天婵身后出现的郑天出之时,神色顿时一冷,这个阴魂不散的二逼!

    郑天出看着恍若重生的天行道,忍不住不可思议道:“你……天老您这是恢复了?”

    他问这话的同时,周围忽然传来一阵骚动,这一次来的人,赫然竟是如今丹堂最为位高权重的话事人,丹堂副堂主郑东决。

    天行道瞥了郑天出一眼,刻意抬高声音,对着周围所有人道:“天婵是我天家在世俗界的妹妹,以后她就是我天行道的亲人,有些对她居心不轨的人,都给我注意点,若不然真要惹到我妹妹头上,我是绝对不会客气的,相信你们也都听过我杀伐果决的事迹,好自为之。”

    众人顿时一脸艳羡的看向天婵,同时也不由面面相觑,天行道这话分明是意有所指,以他的身份地位,就算他本身不是丹堂中人,他这话的威慑性那也是无与伦比,根本没人敢有这个胆子,去惹他亲口承认的妹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