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123章 郑东决的妥协

    果不其然,三个时辰之后,林逸总算成功炼制出第一枚五品丹药,品质上等,距离极品尚还有一线差距,但林逸相信只要多让药鼎校正几次,这都是早晚的事情。

    接下来几天时间,天丹阁的生意相比开张头一天,明显滑落了许多,渐渐开始趋于平缓。

    这其实一点都不奇怪,开张第一天,很多人都是冲着热闹被吸引过来,难得发现众多的极品丹药,再加上天行道的活人招牌,这才导致了众人争相抢购的场面。

    而丹药虽然也是消耗品,但毕竟不像喝酒吃饭,绝大数修炼者一个月也都未必会服用一枚丹药,当这些人将丹药买回去之后,短时间内是不会再有需求了。

    因此,天丹阁的销售额下滑,这也都在情理之中,事实上就算当年的五行商会,也不可能天天都如新店开张那么人气爆满,销售额下降一大半,那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毕竟展架之上还摆着为数不少的极品丹药,天然就有着不俗的吸引力和号召力,相比于其他商家门可罗雀的惨淡情形,天丹阁的生意依然还是相当不错,让众多同行眼红艳羡。

    没有第一天那么宾客爆满,单靠雪梨一个人便可以应付店内的生意,这样倒是刚好给林逸和天婵两人留下了炼丹的时间,若是连他们俩也被逼着一起出面,而导致无暇炼丹的话,那可就真离断货不远了。

    这一段时间。林逸每天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便是专心炼丹,不仅要尝试炼制更多的五品丹药,同时也要积存四品丹药作为日后储备。

    不过林逸手上这些新鲜出炉的五品丹药,他并没有直接摆上展架出售,毕竟天丹阁才刚开张,四品极品丹药还有足够的吸引力,并不着急更进一步推出五品丹药。

    至于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则是林逸从蔡中扬那边得知的消息,中岛拍卖盛会,十天之后便将正式开始。

    故而,林逸打算将手头这些五品丹药囤积起来,到时以天丹阁的名义,拿去一并拍卖,想要尽快打响天丹阁的招牌。这是一个绝对不容放过的天作良机。

    除此之外。这一段时间,林逸还从蔡中扬身上等来了另外一个好消息,期盼已久的噬心玲珑草到位了!

    总共五株,数量虽然不似之前宁雪菲十份那么多,但林逸炼制之后,却成功爆出八枚极品筑基金丹,成丹率比起上一次还要更加夸张!

    究其原因,除了这五株噬心玲珑草的成色上佳之外。也有新鲜采集的因素在内,存放时间越短,便意味着药性流失越少,拿来炼丹的效果自然也会越好,爆出八枚虽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手头捏着全新的八枚极品筑基金丹,林逸自己暂时却是用不到了,毕竟他才靠着筑基金丹冲击到筑基后期巅峰不久,如果继续冒然嗑药。容易导致根基不稳,得不偿失。

    但是。林逸自己暂时用不上,这些极品筑基金丹对于实力低微的天婵和雪梨来说。却刚好是雪中送炭,以她们现在的境界,只要服用一枚极品筑基金丹,再配合筑基破障丹,便可以妥妥突破升级。

    这个意外之喜,着实把两女震惊了半晌,以她们跟林逸的关系,总不能说不熟悉林逸的事情,不过给她们的感觉,林逸这人简直就跟叮当猫一样,时不时就能掏出一个大惊喜惊吓她们,甚至于,她们到现在都还不敢确定,自己这个男人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林逸亲自出面顾着天丹阁的生意,天婵和雪梨两女,则各自心花怒放的拿着丹药闭关突破去了。

    至于剩下的那六枚极品筑基金丹,林逸也一并留给了她们,让她们巩固境界之后,可以再继续服用升级。

    说白了,只要能够找到噬心玲珑草,林逸自己随时都可以炼制筑基金丹,但如果让天婵来的话,且不说能否确保极品,甚至都还有很大的几率会炼丹失败,毕竟筑基金丹不是寻常的大路货色,炼制难度可是相当高的。

    丹堂,郑园。

    “爷爷,您上次可是跟孙儿说过,会想办法让孙儿如愿的,可现在非但找不到机会,还让天婵搬出去自立门户了,这可怎么办?”郑天出这些日子地位愈发稳固,借机向郑东决抱怨道。

    越是吃不到的东西,往往就越是眼馋,之前能够天天缠着天婵,他倒还有这个耐心再多等一段时间,但是现在天婵搬出去了,眼看着煮熟的鸭子飞了,这种百爪挠心的心情,一般人可真忍受不了。

    更让他无法忍受的是,天婵能够搬出去,竟还是自己爷爷亲自首肯的,这可让一心想着好玩不如嫂子的他情何以堪?

    “哼,一天到晚就知道围着女人转,你这样能有什么大出息?”郑东决忍不住瞪着眼睛骂了一句。

    相比起死去的郑天杰来,郑天出无论各方面都要差了许多,扶他做接班人其实是颇有风险的,但郑东决也没办法,郑家其他年轻一辈子弟比郑天出还要更差,不选郑天出他还能选谁?

    “爷爷您别生气,其实孙儿只是为了能够继承堂兄的遗志,这才对天婵念念不忘,并不是不思上进,只是为了解决一个执念而已,爷爷您不也说修炼过程中不能有执念吗?”郑天出缩着脖子狡辩道。

    郑东决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他一眼,郑天出这点小心思,哪可能逃得过他的眼睛,不过男儿好色倒也是无伤大雅的小事情,他自己也有过这样的年纪,只要让他心愿得逞,之后自然就不会这么念念不忘了。

    “先看看吧,这段时间你不要轻举妄动,我还没有摸清楚天行道到底恢复得怎么样了,不过上次天丹阁开业,他还当众展露了一手,把刁掌柜给吓跑了。”郑东决安抚道。

    “可是,他们都只是被那老家伙的名气吓跑而已,说不定他的实力根本没有恢复,只是装腔作势呢?”郑天出不死心的怀疑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