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6660章 护发靠山

    吴语花瞪了林逸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说笑!

    打了人家城门守卫,有理也变成没理了!

    还打了不止一次!

    好吧,吴语花心里其实真的很开心,江蜂那种贱人,就该多揍几次才好。

    “对了,语花姐姐你不如和我说说,那个江蜂和你是怎么回事?他背后是什么人?”

    林逸简单布置了一层真气屏障来隔绝两人的声音,执法队的人脸色虽然不太好看,不过也没有特意去打破这层隔膜,免得激怒了林逸发生一些无法掌控的意外。

    能太太平平的把这两人带回去,就算是完成任务了,所以他们也不想节外生枝。

    “他就是一条疯狗,因断城中稍微有点姿色的女子,他都要去撩拨两下,若是实力强大或者背景深厚的自然不敢招惹,但像我这种实力不如他,背景也不如他的女子,则是他最喜欢的目标。”

    吴语花撇撇嘴,说起江蜂一脸的厌恶!

    “他说是喜欢我,但姐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资质一般,最多算是有点姿色,根本配不上做他的道侣,估计他是只是想玩玩!若非我哥的实力比他略强,还不知道要被他怎么欺负呢。”

    说起吴昭阳,吴语花面上顿时多了一丝黯然:“现在我哥没在我身边,这条疯狗马上就扑上来乱叫了,真是讨厌至极。”

    “语花姐姐不用烦恼,吴大哥不在,还有我呢,我专治这种疯狗。”

    林逸轻轻安慰,不过他也没骗人,他的确是专职各种不服。

    虽然吴昭阳和褚加旺都不在,但是还有雷鹰在!天武佣兵团还在!

    吴语花顿时有些激动,略微停顿了一下才道:“江蜂的靠山,是城主府的一个护法,实力乃是开山后期巅峰!别看他的实力在因断城不是最强的,但他手中有权力,所以很多人都会卖他面子,江蜂也因此狐假虎威。”

    “一个护法靠山,就敢对执法队呼喝指挥,我还以为他的靠山是城主呢!”

    林逸摇了摇头,开山后期巅峰的后台?就不怕后台被他干死吗?

    两人说着话,和执法队走到了一处广场,人来人往的相当热闹繁华。

    有人看到林逸和吴语花两人被执法队围着,顿时在远处指指点点,猜测他们犯了什么事。

    “江护法!”

    领头的执法使看到对面有一中年男子带着两个护卫快速走来,立刻抬手停下脚步,和手下一起拱手躬身行礼。

    “不用多礼,听说有人在城门口袭击守卫,就是他们吗?”

    江护法面无表情的摆摆手,淡漠的扫过林逸和吴语花。

    “正是!”

    领头的执法使低着头,心中却有些忐忑。

    林逸明显是个刺头,他抓在手里就是个烫手山芋,若是姓江的愿意接手那是再好不过,就怕这混蛋让他来处理林逸。

    “有人敢袭击因断城的守卫,你们居然没有当场击毙凶徒?现在的执法使都没有血性了么,不会守护因断城的荣耀了吗?”

    江护法冷哼一声,不阴不阳的打着官腔。

    领头的执法使心中暗恨,就知道这姓江的混蛋会把他当枪使,这是在以势压人啊!

    “江护法言重了,事出有因,我们执法队已经将两人拿下,准备带回去好好审问,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

    执法使依然低着头,说话却变得有些冷硬。

    江护法是有些实权,但并非执法队的直接统属人,所以这执法使还能保持不卑不亢的态度。

    “审问什么?这两人袭击城门守卫,打伤因断城士兵,这是不是事实?够不够清楚?你还要审问什么?执法队是用来执法的,什么时候还管起审案了?”

    江护法冷冷一笑,不依不饶:“你们执法队要是继续这么做事,我看因断城也没必要养你们这群闲人了!”

    “江护法,如果你对我们执法队的行事有什么疑问,大可以将人带走,我们执法队可不敢阻拦江护法你,如果江护法不想把人带走,那就请不要妨碍我们做事!”

    领头的执法使也有些不高兴了,尤其是江护法大声呵斥,将广场上的人都吸引了过来。

    原本就有不少人在注意林逸和吴语花,现在被江护法这么一闹,注意的人就更多了。

    “谁给你的胆子敢这么跟我说话?你们统领在我面前,也要客客气气,是不是把你们统领找来,好好教教你们该如何做人?”

    江护法微微眯起眼睛,瞳孔中闪过丝丝不善。

    “统领来了,我也是这样做,江护法若是不想接手,就请让开,有什么问题直接找我们统领!”

    领头执法使已经骑虎难下,这么多人看着呢,他若是认怂,今后执法队的声誉将一落千丈,再也别想在因断城中有什么威信!

    一直在旁边看戏的林逸忍不住失笑摇头,指着江护法问身边的吴语花:“那傻泡就是江蜂的靠山了吧?果然一脉相承。”

    吴语花顿时无语,那江护法可是开山后期巅峰高手,她在对方面前站着就已经很有压力了,这雷鹰怎么就这么没心没肺?

    “大胆!竟敢侮辱我们因断城的护法,简直不知死活!你们执法队就是这样不作为吗?”

    江护法身边的一个护卫伸手指着林逸,又回头去呵斥执法队的人。

    “叔叔,就是这个小子,嚣张跋扈,完全不把我们因断城放在眼里,杀了他,马上杀了他!要不然我们因断城的脸面,今天算是彻底丢尽了!”

    江蜂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了过来,跳出来大声呼喝。

    江护法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虽然所有人都知道他是给江蜂出头来了,所有人也都知道江蜂是他的侄子,可是大庭广众之下,被江蜂这么一吼,他难免有些面子挂不住。

    “这不但是条疯狗,而且还是条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疯狗!”

    林逸微微皱眉,对于江蜂的死缠烂打有些不耐烦了。

    原本双方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江蜂出言不逊,林逸也教训过了,也就拉倒了。

    可这傻泡一而再再而三的跳出来挑衅,还叫嚣着要杀他们,这就有些过分了。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