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6663章 阵法大师

    两人闲扯淡的空当,两条人影先后落在林逸面前,正是他之前发现的那两个在因断城坐镇裂海期高手。

    当然,如果林逸是在因断城外遇到他们,说不得就赶紧逃跑了,免得浪费黑色圆珠这种底牌!

    但是反而在因断城中,因为有护阵的存在,林逸就有底气了!

    明明是因断城的底牌,此刻却成为了林逸的信心所在,说起来也是够讽刺的。

    “小辈,你竟敢杀我因断城的人,究竟是何人指使?”

    先到的那个裂海期老者冷冷看了林逸和吴语花一眼,倒是没有马上动手。

    如果换成普通修炼者,不管玄升期还是开山期,甚至辟地期也是一样,敢在因断城中当街杀人,老者二话不说直接就会出手。

    只是,林逸在他的威压之下仍然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似乎不是简单之辈,再看那有恃无恐的样子,更是让老者有些摸不透底细。

    而最关键的是,林逸不光无视了他的威压,甚至还帮身边的吴语花抵御了威压!

    否则一个小小的元婴高手,老者一个眼神就令她跪伏在地,连头都抬不起来。

    “前辈这话从何说起?我背后的是语花姐姐!”

    林逸耸耸肩,顺手指了指身后的吴语花。

    “小辈,别以为我们在开玩笑,你惹了大麻烦了!不老实交代,今天谁也别想走了!”

    后来的那个裂海期高手是个童颜鹤发的老妪,此时看向林逸的眼神也是有些莫测。

    “呵……你看我想走了吗?要想走我早走了!实话告诉你,我的名字就叫麻烦!”

    林逸十分不爽,打了小的来了大的,打了大的来了老的!

    “林的不错,你以后的名字就叫麻烦了!”

    鬼东西不紧不慢的打趣。

    “鬼前辈,你就别打岔了。”

    林逸很是无语,平时找鬼东西的时候他天天不耐烦,不找他的时候又跳出来说风凉话,这到底是什么鬼啊!

    “小子,你以为有点能耐就可以藐视群雄了?今天老夫不管你背后是什么人,也要伏法!”

    老者相当不满的冷哼一声。

    因断城本就是因断山脉中最大的城池之一,就算是顾忌,也是别人顾忌他们!

    所以老者觉得能给林逸一个说出背景的机会就不错了,既然不珍惜,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林逸却是不在意的耸了耸肩,挥手丢出几枚阵旗,然后将控制阵旗随手一挥。

    随着那几枚阵旗落地消失,这片区域开始出现隐隐的颤动,不过范围不算大,仅仅是将整个广场囊括进去。

    好在周围的人刚才已经逃散了,整个广场除了两个裂海高手之外,就只剩下六个执法队的和两个江护法的护卫在。

    那老者和老妪的脸色顿时大变!

    他们不是没有眼力的人,一下就看出了林逸在做什么!

    控制阵法,割裂阵法!

    而且割裂出来的阵法,威势居然没有下降,反而有种隐隐提升的样子。

    这是要多么恐怖的阵道造诣才能做到?九级?还是传说中超越了九级的阵道?

    “住手,住手!你究竟是什么人?”

    老者赶紧摇动双手,在这个阵法之中,他和老妪还能自保,但剩下那几个可就彻底完犊子了。

    当然老者倒不是在乎这几个护卫,他在乎的是林逸对于因断城阵法的控制和改动。

    这种阵道强者,几乎翻手之间就能把整个因断城给毁掉!

    能够割裂一部分阵法出来,自然能控制更多的区域,若是完全控制了阵法,城中所有人都会变成阵法打击的目标!

    “我是雷鹰,天武佣兵团的预备队员雷鹰!有何见教?”

    林逸笑吟吟的看着两人,心中却在想着如何收场。

    林逸本想低调一些,谁知道事情的发展已经无法掌控,为了他和吴语花的安全,只能高调的震慑敌人。

    “天武佣兵团?什么时候新崛起的大佣兵团吗?请恕老夫孤陋寡闻。”

    老者看到林逸停止了动作,顿时松了口气,只不过这个天武佣兵团,他还真没听说过!

    让一位至少九级的阵道宗师当预备队员,这是多么强大的佣兵团啊?

    边上的执法队队长欲言又止,忍了几次才忍下来,他很想告诉裂海期老者,天武佣兵团现在就两个人了,一个是正式团员吴语花,一个是预备队员雷鹰……

    你老人家要是听说过,那才奇怪了!

    “行了,知道你孤陋寡闻,那你现在想怎么样?打还是不打?”

    林逸不耐烦的挥挥手,这事儿最好尽快了结,要不然拖的时间越久,越容易把他给暴露出去。

    还好腹黑萝莉三人组没在这里,林逸才敢高调一把,若是发现了三人行踪,他肯定转身就跑。

    “不打了!雷大师,能不能来舍下喝杯茶,有些事情,老夫想和雷大师商量一下。”

    这老者突然一反常态,满脸堆笑,和林逸商量。

    “什么事情,不能在这里说吗?我很忙!”

    林逸狐疑的看着老者,不确定对方是不是真心实意。

    “雷大师放心,不会耽误太长时间!而且老夫保证,绝不会让雷大师有分毫危险。”

    老者肃容挺身,用力的拍拍自己的胸口。

    “对了,老夫是因断城的长老钟不离,这位是丁不弃长老!”

    钟不离介绍自己的时候也不忘介绍一下身后的老妪。

    两人的名字倒是有趣,一个不离,一个不弃,不知道是不是一对老夫老妻。

    “钟长老,丁长老!”

    林逸略一拱手,算是打过招呼了。

    “雷大师,钟不离长老说的没错,我们确实有事和你商量,而且一点恶意都没有,只是事关重大,这里说话有些不方便。”

    老妪丁不弃出声附和,试图打消林逸的戒心。

    “没什么不方便,若是不想别人听到,做个隔音禁制就行了。”

    林逸随手挥洒出几枚阵旗,将四人围在其中,一层无形无色的隔膜立刻升起,隔断了内外的声音传播。

    “雷大师的阵道果然厉害,已经到了化腐朽为神奇的地步!”

    钟不离啧啧赞叹了,又转头和丁不弃对了一下眼色。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