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158章 你自己去报仇

    “这叫噬心蛊丸,吃了它,我就相信你。”林逸回到会客厅,将噬心蛊丸递到魏申锦手上:“你背叛我,会生不日死。”

    接过噬心蛊丸,魏申锦二话不说,没有丝毫犹豫当即就吞了下去,他连给林逸做灵宠的觉悟都有了,又岂会害怕这小小的药丸?

    “现在可以了吗?这下总不用再担心我叛变,可以对司徒倩那贱女人动手了吧?”魏申锦虽然不知道吃的什么,但是却可以肯定是个类似控制他的东西,于是迫不及待道。

    “这个么,还是留给你自己去杀吧。”林逸却是微微一笑。

    “什么?我自己去杀?我现在废人一个,怎么杀得了她?”魏申锦顿时一愣,反应过来之后随即勃然大怒,又是悲伤又是无助的怒道:“你……你坑我?!”

    他如今可是把一切都赌在林逸身上了,连性命和尊严都豁出去了,结果却换来一句你自己去杀吧,这特么让他如何接受得了!

    “呵呵,我从来不骗人,既然说了让你自己去杀,自然就会给你这个实力,怎么会坑你呢。”林逸淡淡一笑,示意魏申锦一旁打坐道:“你先坐好吧,我帮你恢复一下受损的经脉。”

    “啊?恢复经脉?”魏申锦闻言大惊,顿时将悲伤无助抛在了脑后,直愣愣的盯着林逸难以置信道:“这怎么可能?你别骗我了,我的经脉都被你打成粉碎了,连四品大还丹、五品大通络丹都没有效果,否则也不会沦为废人,这点你应该清楚的……”

    “我知道啊。大通络丹确实没用,但不代表我就治不好,你可知道天行道大哥的经脉,也是跟你一样粉碎的,甚至比你还要更严重。现在不照样生龙活虎么?”林逸淡淡笑道。

    “天行道是你治好的?”魏申锦顿时骇然失色,愣愣的看着林逸,震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天行道伤愈在整个中岛都是一个谜题,谁都不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治好了这等绝症,有人说是神秘药师,也有人说是章力钜苦心钻研多年的手笔。各种说法都有,而天行道本人从来没有出面澄清,丹堂上下对此也都是缄口不言,魏申锦压根没想到,这竟然是出自林逸之手!

    如果换做别人说这话。魏申锦绝对以为这人是在胡说八道,往他自己脸上贴金,但对方是林逸,他却毫不犹豫的信了。

    若非如此,以天行道这等传奇高手的身份地位,就算林逸是他认的妹夫,又怎么会如此竭力维护林逸这么区区一个北岛三大阁的新人弟子?

    没有回答魏申锦的疑问,林逸直接以行动给出了答案。才不过短短一个时辰之后,魏申锦便骇然发现,自己全身粉碎的经脉。竟然奇迹般的恢复如初了!

    “这……这简直就是奇迹啊!”魏申锦瞬间陷入了狂喜之中,原本已是一个万念俱灰的废人,一具没有未来的行尸走肉而已,继续苟活下去的唯一意义就是杀死司徒倩这个贱货,却没想到,惊喜竟然来得这么突然!

    一时间。魏申锦甚至都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对着林逸张了张嘴巴。却不知道该怎样才能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当即二话不说“噗通”一声再次下跪。对着林逸连磕三个响头,砰砰作响。

    “不必如此,赶紧起来吧。”林逸连忙上前将他扶起,虽然跟天行道同样是经脉尽碎,但魏申锦的伤势却要轻许多,不像天行道那样是累积多年的老伤,他修复起来也算是轻松愉快,并没有花多少力气。

    “林逸,哦不,林逸老大,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这几个响头你受得起!”魏申锦神色坚定道,且不说林逸已经给他服下噬心蛊丸,就算没有这个,他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他是发自内心的感激,没有半点演戏做作的成分。

    林逸笑了笑,从世俗界到现在也算是阅人无数,魏申锦是真心还是假意,他当然一眼便知,单是冲着这番表现,就看得出来这家伙也算是一个知恩图报有血性的纯爷们,收这么个人做小弟,倒也是不亏。

    “林逸老大,我这就回去宰了司徒倩那个贱女人!”魏申锦杀气腾腾道,当即就要提剑出门,虽然经脉才刚恢复,但他有自信快速恢复实力,干掉司徒倩,易如反掌!

    “慢着!”林逸却是开口阻止道:“你如果就这么回去杀她,就算你是雪剑派的核心弟子,到时候也难逃制裁!”

    “管他的!”魏申锦不管不顾,怒气冲冲道:“这女人带给我这等奇耻大辱,若不杀她天理何存?之前我没有实力,没办法所以只能苟且偷生,但是现在我忍不住了,就算去死,我也要拉上这个贱货做垫背!”

    “为了这么一个无耻贱人,你去给她做陪葬,有意义吗?”林逸冷冷的看着他道:“你可别忘了,你的命现在是我的,我花这么大力气把你治好,可不是为了让你去陪贱人一起死的。”

    “可……可那我要怎么做,林逸老大,我真的忍不住了!”魏申锦总算稍微冷静了一点,但还是蠢蠢欲动。

    他已经反应过来,自己跟刚才不一样了,刚才是一个毫无希望的废人,能够拉着司徒倩一起死那是赚到,但现在却已重新变成前途无量的金丹初期核心弟子,再想着跟司徒倩这种贱女人一命换一命,那只能说愚不可及了。

    “你在这里等我片刻。”林逸笑了笑,转身出门去配了两种药,回来交到魏申锦手上。

    “这是……让我去毒死那个贱货么?”魏申锦诧异道。

    “当然不是,如果只是单纯的毒药,司徒倩一死最后还是很容易查到你头上,那跟你直接杀死司徒倩有什么区别?我给你的这两种药,可是对症下药,就算最后司徒倩死了,也保证怀疑不到你头上,神不知鬼不觉。”林逸笑着摇头道。

    “对症下药?什么意思?”魏申锦依旧一头雾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