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贴身高手 鱼人二代

第4166章 勉为其难成全你

    这一次返回北岛,他所选择的途径是乘坐飞行灵兽,相比于陆路和海路,飞行灵兽明显要快捷许多,不过代价却是,更多了几分风险。

    横穿茫茫大海,不仅要随时提防天上的凶禽,同时还要小心留意来自海兽的偷袭,加之路程漫长,寻常飞行灵兽根本撑不住如此高强度的长途飞行,十之五六折损半途。

    故而绝大数人就算选择乘坐飞行灵兽,也不敢横穿茫茫大海,而是避开大海,绕远循着陆路走,这样才能保证安全,不过林逸这一次乘坐的却是天行道的专属坐骑,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不仅飞行灵兽本身实力强横得令人发指,光是其身上的特殊标志,尤其是那“中岛岛主阁”五个耀眼大字,就足可吓退九成九的修炼者和灵兽。

    这要是对它出手,那就等同于跟中岛岛主阁作对,别说修炼者不敢,就算是灵兽也都没这个胆子,它们智商可不比人类低多少,就算茫茫大海从未被人类征服,但中岛岛主阁代表着什么,它们还是知道的。

    一路无风无浪,仅仅两个日夜之后,仗着天行道这头坐骑灵兽非同一般的速度,林逸便回到熟悉的北岛地域。

    目送飞行灵兽自行离去,林逸才刚一回到迎新阁,都还没来得及跟苦逼师兄这些人说几句话,结果就迎面摊上了一件大事,苏兆河带着牛强堵上门来了!

    坊间传言,苏兆河拜师上官天华之事已成定局,所以苏兆河如今在北岛三大阁的地位,简直如日中天,他才刚一出现,就吸引了迎新阁大批新人弟子。

    “你就是林逸?缩头乌龟当了这么久,你可总算舍得回来了,正好,我要当众向你约战,你可敢应战?”苏兆河一脸睥睨的朗声道。

    林逸还不知道自己在北岛也被海捕通缉的事,骤然碰上这么一出,简直莫名其妙一头雾水,看这人面阔方圆,倒是自有一派气场,看起来倒像是一号人物。

    “你哪位?”林逸不由皱了皱眉,随口问了一句。

    卧槽!林逸此话一出,全场顿时一片哗然,人的名树的影,如今北岛三大阁哪有人会不认识苏兆河的?这家伙到底真不认识还是假不认识啊?

    一众迎新阁新人不由面面相觑,这货平白消失了这么久,没想到才刚一回来就又开始习惯性装逼了么?

    众人还只是看热闹,苏兆河本人此刻却是脸色涨得通红,这段日子他早已习惯了众星捧月,何曾被人如此当面小瞧过,何况对方还只是区区一介迎新阁弟子,换做平常他根本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我,冲天阁苏兆河。”众目睽睽之下,苏兆河神情僵硬的咬牙回道。

    “苏兆河?”林逸微微挑了挑眉,这货怎么突然找上门来了,随即又道:“我应该没见过你吧,为何找我约战?”

    “哼,你是没见过我,可是我堂弟苏兆湖,你总见过吧,林逸?哦不,或者说我应该叫你凌一?”苏兆河冷笑着逼视道。

    林逸闻言顿时了然,不过同时也是诧异不已,自己当初杀苏兆湖的时候,确实是武夫凌一的模样,不过这事出在呼采天午山那种人迹罕至的地方,怎么暴露的?

    当时在场之人,除了已经死掉的苏兆湖和陈木桩这些人,其余就只剩下黄小桃和丛志马两个,但林逸看人的眼光一向很准,相信他们两个应该不会出卖自己。

    莫非是那个金丹中期高手?林逸顿时眼皮一跳,那家伙虽然没看见全过程,但想来想去,也极有可能就是他提供的线索了!

    只是,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林逸却是无从知晓,只能等日后再次碰上,才有机会报上次的一箭之仇了。

    “他是咎由自取,在呼采天午山那种地方,既然要抢人东西,自然就要有去死的觉悟。”林逸淡淡回应道。

    他是武夫凌一的事情,只要去中岛调查一下就能知道了,没办法抵赖,而且他也没想过要抵赖。

    “咎由自取?哼,看你这样子似乎还很得意是么?现在我堂弟已经成了死人,无论对错都是你一张嘴巴说了算,根本无从考证。”苏兆河冷冷的盯着林逸道:“既然你跟我说觉悟,那我也跟你说一个觉悟,既然有胆子杀人,自然也要有去死的觉悟,你说呢?”

    “这么说来,你是非杀我不可了?”林逸淡淡道。

    转头扫了一眼,这时候被这剑拔弩张的场面,吸引过来的围观看众已经越来越多,甚至于,林逸都看到了远处上官岚儿的身影,也正在往这边赶过来。

    “怎么?你怕了?不敢应战?”苏兆河见状顿时轻蔑的笑了,不屑嘲讽道:“你是迎新阁弟子,拒绝也没关系,无非就是丢脸而已,总归还是能捡回一条狗命,也好,省得我落一个欺负新人的名声。”

    未等林逸开口,周围众人都已在指指点点,虽然从彼此名气和实力来看,完全就不在一个层次,但林逸在迎新阁也是出了名的新人王,这要是当面认怂,他的名声可就全完了。

    “这下林逸完蛋了,苏兆河师兄可是最强筑基大圆满高手啊,听说对战金丹期都不在话下……”

    “是啊,嘿嘿,听说林逸是个装逼头子,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头脑发热去送死……”

    “……”附近的人顿时议论纷纷。

    不过,林逸从来都不在意这些,眯眼打量了苏兆河一番,嘴角随之微微弯起了一丝玩味的弧度,呵呵,筑基大圆满?

    以他现在的实力,真要想整死这厉害哄哄的苏兆河,绝对轻松加愉快,唯一需要顾虑的一点是,将对方整死之后,到时候怎么善后。

    “好吧,既然你这么强烈要求,那我就勉为其难成全你。”林逸当即点头道,反正在场这么多人看着,是对方主动挑战自己一个新人,本来就是对方理亏,就算整死也应该没法怪在自己头上。